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大清煎饼

在美而廉超市货架上,看见大清煎饼赫然在立,心里一阵狂喜,为这“煎饼”,也为这“大清”二字。

 

大清煎饼图


离开老家的人未必想家,心中有家的人才想。这股浓浓的乡情,在火热的置办年货的人潮中,被这小小的,标价$1.49的煎饼勾起来了。

小时候吃的煎饼,都是自家烙的。玉米面,打成糊,用一厚平锅,烧热,勺起,平板一摊,香气就出来了。一张煎饼卷上豆芽,三下五除二就下肚。吃急了,连嗓子眼儿,胸口都觉得烫。

19岁离家之后,天南海北,好像再也没有吃过这种煎饼。(天津的煎饼果子走的是另一路子)那种皮皮软软,一点点韧,淡淡的,薄如蝉翼的“饼”,不觉间深埋在记忆中,仿佛从来没存在过。

兴冲冲将煎饼拿回家,炒一盘儿豆芽,一卷,一咬......真还是那个味道,那个哏劲儿,原来小时候吃的却是这满族的风味--大清煎饼。

 

满族,是个来龙去脉清晰而又被刻意冷淡的民族。

 

 满族狩猎图



在讲究正统的汉文化史书上,最早出现的是联合汉人抗击契丹人的盟友-金人,随之即成为靖康之耻的作俑者,即民族英雄岳飞的对头;待到努尔哈赤崛起,后金(大清)和大明朝一起又为演艺小说增添了不少素材。

满人,却不等于是金人。八旗建立的时候,是将金人和混居的汉人以及住在白山黑水的所有服从努尔哈赤的部落通编而成,叫做满八旗。随着越来越多的汉人集合在后金的帐下,又成立了汉八旗。皇太极建立大清朝时,八旗子弟兵,倒是源自汉人的占多数。待到清兵入关,大清坐稳了中华江山,抬籍入旗是皇室的一种封赏,200年来也不知有多少汉人又成了旗人。

吴三桂被康熙镇压以后,八旗子弟兵分散驻守在中国各地。民国时期,这些散居的旗人都悄然没了声息。关内旗人最后的聚集地,只剩下了当年从大顺手里顺来的北京城。清末民国初,有组织地从河北山东涌来了大批汉人,关外的白山黑水间,旗人的比例远不到半数。

49年以后,中央划分56个民族,很多地区因为是满族聚集地的缘故而将这一地区的所有居民化为满族。后满族被取消,后又被恢复。以咱的民族成分为例,8岁前是汉族,8岁后又为满族,只因为咱老家又被恢复为满族自治县。

 

 

党项人的后代建立了大唐王朝,说汉语写汉字用汉法,开疆劈土,大唐盛世也是汉文明的荣耀,承受这一荣耀的也不尽是汉人。满族人建立了大清王朝,说汉语写汉字用汉法,开疆劈土,康乾盛世也是汉文明的荣耀!


康乾盛世
一如唐后之五胡乱华,八国联军也是在一个胜极而衰的文明之后的蚕食者。大清末年的衰落,实质上是汉文明的衰落。将中国百年乱世,归于非汉族的统治,真是狭隘至极。而接下来的民族消亡举措,更是小人之举。

民族成分,有谁真能把自己分得一清二楚吗?中华美食,到了日本就成了料理。北美的中餐馆,有多少比例还保有原始的味道?眼前的现实和血液中的记忆,总有着不断加深的区别。虽然不甘心,可是忘了本,却是寻常事。这样便生出万分惆怅和思念,困扰着。在特定时间地点,DNA上的某一点,猛地跳出来,勾起莫名的情绪。



-------------

惠盈金服博客blog.hviyn.com)分享专业心得、记录人生感悟!提供并发布众多所学、所想、所悟以及热门精彩观点,打造信息化领域主流的网络日志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大清煎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