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运河之行

工作之余,和业务员庄喜一同开了家服装店,在中桥那边。虽说周围的人收入不高,小店所处的位置较为繁华,所以店内生意还过得去。无奈本身工作繁忙,慢慢地也只好将店铺的打理基本都交于庄喜了。每天一早上班,他准会来说说昨天的生意情况,我也只是听个大概,只要过得去,也就放心了。

 

久而久之,我便很少再去那里了。夏秋之际,庄喜来跟我说要去往杭州进些衣物,因为得开始为换季做准备了。他是来跟我商量一起去往那里,另外还想请他舅舅同行,我也就答应了。庄喜的舅舅在八十年代初就开始摆地摊,做服饰生意,挣了些钱,置了套大房子,结婚后却变得颓唐起来,一直无所事事。平时也只是听他说过,却从未谋面。


码头
周五傍晚,一行三人在梁溪桥堍的轮船码头相聚,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那位传说中的舅舅。就是这么一位身高近一米八的大个站在我面前,全身放荡不羁的样子,头发略微蓬松。与他简单的几句交谈,便看得出那从骨子里散发出的精明和久经社会的丰富阅历。

 

此时,夕阳的余晖散落在冷清的码头上,几艘零零落落的铁皮船停泊在一边,前来上船的人客也是三三两两。踏上木板,服务员领着我们进入船舱,来到了通道最后靠右手的一间房,里面搁着几张上下铺。被告知今晚就我们三人住这里,也是由于生意愈来愈不好的原因。现如今交通四通八达,象我们这样坐着船去往外地的人是不多了,目前这里的轮班已经大幅减少了很多。从服务员脸上那没精打采的表情也能多少看得出这点,生意少了,想必他们的收入也就不会多了。

一声鸣笛,船开启了。坐在船边,掀开窗帘,透着玻璃能看到外面的景色,只是略显浑浊,于是踱步来到了前身的甲板上。之前答应庄喜前去杭州,也是因为想坐坐船,沿着京杭大运河,来看看这千百年来流逝在一路上的故事和那些淡泊的痕迹。

 

河水已然失去了旧时的那份安逸和清澈,但运河及两岸的古朴之感依旧闪进了你的眼帘。铁皮船慢慢驶出了市区,驶出了市郊,夕阳的余晖还未散尽,依旧散落在两岸的河堤上,依旧映照在那逐波起伏的运河水中。舱门又被打开了,来甲板上透空气的人逐渐多了起来。

 

秋风佛过,顿觉凉爽。不知过了多久,自己的眼睛开始亮堂了起来,兴奋之情悄然开始挂上了我的脸颊,我似乎已近看到了我想要去找寻的东西,而我的手也慢慢地握紧了栏杆。眼前的这一切分明就是那一幅清明上河图,穿过时空隧道而来,只是略带着一丝现代气息。但这一切已经让我满足,更确切地说是我已然陶醉于此间。我不认识这个地方,不知道这里属于哪个地界,但是那街道,那房子似乎还是停留在旧时的年代。


码头边

 

两岸杨柳垂荡,掩映在后面的单层和二层古旧住宅驻足在那里,正面对着这条运河。门前的石板路上行走着三两路人,这里看不到一辆汽车的踪影,只有犬吠之声闻及于耳。三两妇女正蹲坐在河边一级级的青石台阶上,弯着腰淘洗着自家的东西,嬉笑声借着秋风而来,是那么的婉转,又似风铃一般。丁字路口拐角旁的二层小楼上,飘挂着四棱形的幡牌,上方白底黑字书写着杂货铺的字样。这楼是那么恬静地偎依在运河的身旁,在夕阳的影映下,令看到它的人顿感到一丝的遐意。这类的场所是我所爱,与我理想中身处沿街木楼之上,端坐于窗前方桌旁,嗅着古镇的味道去写上一段故事的那份情节已然为之不远了。

对于眼前看到的一切,我很是兴奋,却又随着暮色的降临,视觉开始变得模糊,我很是担心前方那些最美的景色恐怕要看不到了。是的,毕竟最后一轮余晖已经在与我道别,此刻的内心只能多添几份遗憾了。庄喜开始在后面叫我了,说是同他舅舅一起去打牌,一回头才发现甲板上已只剩我一人,也许是他人都不屑于此,读不懂这些故事罢了。头一回睡在船上,有些不习惯,自然没有了睡意,这牌一打就到将近午夜。庄喜是个小馋虫,平时就比较好讲究吃,于是他把服务员给叫了进来,塞了二十元钱,想让他去弄些吃食来。很快服务员略带窘意地走了进来,说在厨房里实在找不到什么东西了,翻箱倒柜地也只寻得一小块肉,一点茭白,还有些花生米,不过有几瓶啤酒。但对于这些,我们也是很满足。

 

大半夜的,让人家去伺候着做夜宵也真是难为他们了。于临近后舱门那里,我们搬来了一张几乎已褪了漆色的旧木桌和几方看上去不怎么结实的三腿凳。厨师和服务员也赶来凑热闹了,摆放在我们面前的是一盆茭白炒肉丝,一碟花生米还有一盆子酱油皮蛋。虽不是什么山珍海味,但能在这夏末的夜晚,坐在渡轮上,透着千年运河水的气息,同这几个认识和不认识的朋友一起,吃着小菜喝着啤酒,去讲尽那些飘逝在古运河上的故事,这才是我最为喜爱的事。

 

惠盈金服博客blog.hviyn.com)分享专业心得、记录人生感悟!提供并发布众多所学、所想、所悟以及热门精彩观点,打造信息化领域主流的网络日志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运河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