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家人

我的小时候多半是被奶奶带大的。奶奶没读过书,可以说是典型的家庭主妇。爷爷当时是某食品公司的经理。当时由于工作忙,早出晚归,因此和爷爷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爷爷平时的话不多,不会像其他爷爷那样,没事的时候就逗孙子孙女玩儿。但他总是喜欢在旁边笑呵呵地看着我们玩儿。后来,据奶奶说,我缺钙的症状就是这么被爷爷观察出来的。多亏及时补钙,小树苗才没有长歪。

家人

在我的眼中,爷爷要比其他老头都要帅,奶奶也百分之百赞成我的观点。她还经常翻出发黄的老照片,那是他们婚前和婚后的照片。我第一次看到爷爷的照片时,禁不住啧啧的感叹,我对奶奶说如果爷爷出生在这个年代,如果他被星探发现,肯定要红过F4。奶奶笑了,很幸福的样子,就像照片里那样。

意外的,我还发现有一张照片,里面四个顽童正傻呵呵地朝我笑。那是爷爷奶奶的四个儿女,当然那个笑得最实诚的就是我老爸了。我才恍然大悟,明白为什么每次照相,笑得最傻的总是我了。说到老爸,他是四个儿女中最像爷爷的一个, 当然both性格and外貌,但身高除外(but我从没觉得老爸矮) 。老爸说是因为出生不久,赶上了3年自然灾害,营养不良所致。可是我暗暗地想:和老爸同龄的人中,也有不少“高”人呀!老妈说,多亏她的基因对我的改良,我身高还算正常。老爸也毫不示弱的说,如不是他的基因的影响,何来这么聪明的daughter呀?其实我明白,在父母的眼中自己的孩子总是最聪明最可爱的,即使像我这样在正常智商临界边缘的孩子(注明:是normal distribution的lefttail)。

说到聪明,四个儿女都很聪明能干。二姑是聪明伶俐型。但不幸赶上了文化大革命,中断了学业。她属於风风火火,慷慨大度的那种(呵呵,是和“聪明伶俐” 兼容的),再加上能干,同事,上司都很佩服她,现在可以说也事业有成了。小时候,我最怕的是二姑检查我的手指甲。每次玩泥巴回来,脏兮兮的手上,指缝里都糊满了泥垢。如果一不小心被她发现,就会向其他人广播一番,然后带着我洗手剪指甲。这对於被其他人经常夸为小淑女的我来说,的确是沉重的打击。尤其是“猪毛丫丫” 事件让我记忆犹新。(“猪毛丫丫” 是我们当地小孩对“猪蹄儿” 的称呼。) 这里就不多说了。说来话也就长了。这一事件,也成了日后家庭聚会上的常谈话题。最最让我生气的是,老弟老妹们也从奶奶那里听说到我的这个典故,好不容易在他们面前树立的光辉形象毁于一旦了。为了挽回一点点面子,我便使劲讨好奶奶,想从奶奶那里挖出他们每个人的典故。

但不幸的是,除了一个表妹,其他弟弟妹妹们都是保姆带大的,所以他们的史记无从查找。以至于每次家庭聚会上,我总在祈祷,千万别有人带猪蹄儿。后来,奶奶对我说,二姑没有女儿,她一直把我当女儿看待。其实,我知道。

小叔是四个儿女中最聪明,知识最广博的一个。我还记得小叔看到别的小孩玩一种土制的四驱车,而我和表妹只能眼巴巴的在一旁看着,他便埋头苦干3个小时,给我们做了一辆,我们真是高兴得不得了。后来听奶奶说小叔当年第一次高考,是地区的头几名。但中间又发生很多遗憾和无奈的事件,小叔没有去成他理想的学校。但第二年,他终於圆了他的大学梦。小叔对我说过,他是那种越挫越勇的那种人。对此我从没怀疑过。前一段时间,他发生了一次意外事故,要不是老弟的email,我还蒙在鼓里。给小叔打电话时,他却故意转开话题,语气很轻松。但我知道,他很痛苦。忍不住流泪了,这是我来美国后第一次流泪。后来,小叔给我发email, 把他用以安慰家人的诗转发给我,让我放心。

家人

突然很想念家人,想念每逢周末大家在一起做菜,包饺子。想念奶奶的拿手菜,老妈的卤面。想念爷爷坐在旁边,看着我和弟弟妹妹们边吃饭边争论而笑得入神的表情。不知到大妹减肥成功没,不知到大弟心中的篮球偶像加上姚明没,不知到二弟打游戏机的毛病戒了没,小妹和小弟又长高了没……最近的非典使得人心惶惶,甚是为家人担心。但愿爷爷奶奶身体健健康康,但愿家人都平平安安,但愿所有国人都能平安度过难关。

 

 

惠盈金服博客blog.hviyn.com)分享专业心得、记录人生感悟!提供并发布众多所学、所想、所悟以及热门精彩观点,打造信息化领域主流的网络日志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