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雷雨,童谣,还有什么?

昨天深夜,在灯光明亮的楼里坐着,窗外一条闪电打来,紧接着雷声滚过,风雨来势汹汹,窗外只见一盏橘红的灯,看来有丝妖异。我低头看文章,又有雷声过时,竟然觉得楼也在震动,似乎听得到墙壁里有水流的声音,更为奇诡。某一刻不禁脱口而出:以前小的时候,一打雷就往外婆床上钻。

纪念

是,家乡夏夜多雷雨,我小时胆怯,怕极那惊天地泣鬼神的声音。那样的雨夜,似银河决堤,天水哗啦啦的泼下来,一点缝隙也不给,闪电银亮银亮,那银亮后的等待是最为可怖的,总不知道那雷有多远多近。我常常拿头发遮住眼睛,宁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雷声吓到胆裂,也不愿承受那度秒如年的煎熬。这样的夜里,我往往撑不到半小时就爬到外婆床上,说来也怪,雷雨还是那样的雷雨,而先前我和外婆也同在一个屋里,外婆也并不会特别安慰我什么,但睡到她身边,我就是可以觉得安宁,慢慢入梦。


外婆在我高一的时候离开我家,从那以后我只好独个对抗那些雷雨之夜。往往被炸雷惊醒之后,再难入睡,眼睁睁望着窗外对面楼道里的声控路灯在霹雳之后齐刷刷亮起,拿手指堵住耳朵也不管用,只觉得恐惧弥漫到每一根发稍。那个时候,也正是对自己情绪最无控制的时候,烦闷悲伤的白天,续以张皇失措的夜晚,多么可怕。有时爸妈会来我屋里关窗子,我常常装作未醒,或即便跟他们说话也不要人来安慰,我总是这样古怪的性子,拒绝被某些人看到我的脆弱,某些人,从来。待他们走后,又听到他们在外面忙碌,或在阳台上收衣服,窗外的雨是那样痛快凌厉,而房间里却还是一样的闷热,我什么也不盖,背心短裤睡在篾条席上,周身是汗,我可以想象当年那样瘦弱,那样惊慌,那样青涩。叹,十七岁。


因想起外婆,便想起孙燕姿那首著名的天黑黑,当日毕业前在日月明的幽光里听兄唱这首歌,看字幕一行行打出来的时候,险些掉泪,心里一阵阵发酸。
  
我的小时候 吵闹任性时侯 我的外婆 总会唱歌哄我夏天的午后 老老的歌安慰我 那首歌好像这样唱的:
  天黑黑 欲落雨 天黑黑 黑黑 离开小时候
  有子自己的生活 新鲜的歌 新鲜的念头 任性和冲动
  无法控制的时候 我忘记 还有这样的歌 天黑黑 黑黑
  我爱上让我奋不顾身的一个人 我以为 这就是我所追求的世界
  
  然而横冲直撞被误解被骗 是否成人的世界背后 总有残缺
  我走在 每天必须面对的分岔路 我怀念 过去单纯美好小幸福
  爱总是让人哭 让人觉得不满足 天空很大却看不清楚 好孤独
  天黑的时候 我又想起那首歌 突然期待 下起安静的雨
  原来外婆的道理早就唱给我听 下起雨 也要勇敢前进….
  我相信 一切都会平息 我现在 好想回家去 天黑黑 欲落雨 天黑黑 黑黑 
纪念

为什么可以这样打动我?是因为生活吗?社会吗?爱情吗?学业吗?浮躁吗?郁闷吗?失意吗?烦恼吗?毫无方向吗?无端疯癫吗?成长里面沉沉浮浮的失望和痛苦?每天面对的枝蔓横生挥之不去的烦扰和困惑?那无人见过的眼泪,无人陪伴的醉,那从未实现的梦想,从未淡忘的委屈,那不再有安慰的雷雨天气蜷缩在床最深处的恐惧,全都溶解在那么安安静静的调子里,天黑,落雨,无声,温暖。外婆苍老的手,沙哑的声音,浑浊慈爱的眼光,不说什么......眼前一切的痛苦化为苍茫凡尘里阴晦背景中的一点,虽然还是苦楚,却变得柔和。


于是又想到老爸曾说他叫我背的第一首儿歌:灯光亮,亮堂堂,灯下坐个小姑娘。手里拿着针和线,一针一线缝衣裳。那时我才两岁吧,咿咿呀呀的背着这首儿歌,在二中教师宿舍外面的某个沙山上面,应该有不太强烈的白色阳光,我身后,或面前是那棵远望如小山般的大榕树。童年童年,那无边无际弥漫黄沙的操场,对幼小的我像沙漠一样。我背的第一首词似乎是苏轼水调歌头的前半阙,五岁的我,死活要去家附近看火车,我那样幼小,那样对一切充满好奇,那奔驰而过的绿皮火车,是我每个下午的盼望。拉着妈妈的手,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火车飞驰而来,火车飞驰而去,明月挂在高天,洋槐花早已谢了,夹道的


农家院落篱笆上爬满了金银花藤。。。。。。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五岁的我不会背下阕,我不懂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我只要看火车,一节一节,绿皮火车,是去攀枝花还是成都,有什么要紧,车上有些什么乘客,他们每个人是喜是忧,有什么要紧。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成昆线两头有多少相隔千里的故事,有多少婵娟,有多少破碎,说到底,有什么要紧?


可是昨天晚上,雷声并不那么大,而且即便再大些,我也不会害怕了。是啊,昨晚的我已经二十五岁,不是两岁五岁十七岁,我不可以再背儿歌看火车害怕打雷下雨,我不
纪念

可以再无知天真面对喜欢的男孩手足无促,我不可以吃手指头抱黄帕帕站在篮球场边在每个同学的注视下给他递水送茶。。。。。。。我低头看文章,窗外铺天盖地铺天盖地的雨,隐隐滚过的雷声,想起外婆,开始分神,那怀抱的温暖,她的,他的,他们的,瞬间,无穷个瞬间,夜里的白天的雨里的月下的街边的海边的笑的哭的面无表情的欢喜的狂躁的心乱如麻的,安宁的。。。。。。
 

当一切都已平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雷雨,童谣,还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