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秋夜

秋夜在家里闲坐,时时听到橡子打到木制阳台上的声音,噼噼啪啪,断断续续的,总在想,莫非这是树上的松鼠故意扔来的橡子,来提请我们注意它的存在?于是推开门走出去,夜凉如水,西半球的星空在静谧中闪烁不定。草间的萤火虫时明时灭,像传说中林中仙子的绿色小灯笼。

秋夜

且踏秋霜前行,不知比后主的踏月何如?草间露珠沁袜,不一会儿脚就觉出了湿冷,“履上足如霜,不着鸦头袜”,是谁的句子?这么回想着,古人的名字与诗词争先恐后的跳到新世界的土地上,追逐月光松鼠而去。


这会是那些名字与诗词所熟悉的秋夜吗?我默想着,在那些句子中凝固了的秋意:或是江南:闲梦远,南国正清秋,千里江山寒夜色,芦花深处泊孤舟,笛在月明楼或是塞北: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我熟悉北京的秋夜,犹如熟悉这样的文字:


入秋以后,天气渐渐凉了,总有人在一场淅淅沥沥的雨后,感叹一层秋雨一层凉。以前我总觉得这句话的质感特别脆,象玻璃做的,所以总有意无意的重复,似乎想看看说得多了以后,会不会某一天这句话就啪的一声碎了,从此再也寻它不着。常常是秋雨停了之后,夜也同时来临。我喜欢在这个时候来到宿舍的阳台上,向外面张望。我那时住在学校游泳馆的对面。游泳馆前面有个篮球场,旁边则是一条杨树小道。

 

夜晚秋风四起,扫过杨树的顶端,会传来一阵哗啦啦的声音,像海边拍打沙滩的细浪。于是知道明天早晨肯定又会是一地黄叶。秋风清,秋月明。北京的秋夜,月亮是夜空的主角。印象中总是在澄蓝色一望无际的天空中,悬挂着一弯清清冷冷的新月。月光会清得发白,有种玲珑剔透的感觉。也许这就是古人所说的“玲珑望秋月”吧。


  记得有一年秋天,入夜之后,总有人在游泳馆附近练习笛子,也是清冷的声音,泠泠的,迂回的,穿过月光而来。每次笛声一响起,我的思绪就会被莫名的触动,犹如一个开关被拨到了开启的位置。这时我会情不自禁的停下正在看的小说或是正在做的作业,来到阳台上。月华如练,淡淡而下,笛声袅袅,如倾如诉。究竟有怎样的情感蕴含在这样的笛声中,在这样的月光下,在这样的秋夜里?是微笑的哀愁吧,怨而不怒,哀而不伤,在笛声中一点点得化开,散到远方。想来他(她)一定不知道在对面六楼的阳台上,有我这样忠实的听众,享受着难得的秋夜时光--或许分享了他(她)那似是而非的某种情怀,又或者是借用了他(她)的笛声,沉浸在想象营造的某种氛围。

 秋夜

  如此星辰如此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至少,是为这夜色吧。 无论是在大洋的这一边,还是在大洋的那一边,秋夜都使我倾倒。又也许,倾倒我的不仅仅是秋色,而是这似水的流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