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三代女人

觉得真是写小说的好素材.哪天我文笔长进了的时候, 一定要把它写出来或者等我自己成家了之后, 连我一起写成四代女人

 

第一代是爸爸的外婆, 也就是我的太婆. 太婆年轻的时候是个美人, 可惜真的是红颜薄命. 生在一个普通人家, 却被我的太公相中, 算是那个年代的自由恋爱. 太公家世显赫, 据说是芜湖最大的地主, 太婆的父母为了给女儿挣足面子, 用了一百亩好田做陪嫁. 太婆生了一子一女, 也就是我的舅公和我的奶奶. 但太公后来去南京中央大学读书, 另娶了一房太太, 似乎又散了不少枝叶. 太公由此乐不思蜀, 对芜湖这边几乎不管不问. 解放之后,所有的田地房产都被分掉了, 太婆带着一双儿女, 栖居于几间小屋之中, 每天看见无数陌生人在原来自家的大院里走来走去, 生火做饭.  51年长江发洪水, 太婆, 舅公和奶奶三人坐在木盆里漂到了安庆. 幸亏那时工作好找, 舅公和奶奶因为读过私塾, 算是有点文化,两人很快都在安庆扎下根来. 太婆于是跟着儿女留在了安庆.

三代女人

我印象中的太婆是个端庄慈祥的老太太, 眉清目秀, 头发梳理的一丝不乱. 她一直到80多岁去世, 都保持朴素整洁的习惯. 我脑海里最清晰的一幅画面, 就是她穿一件蓝色的呢子大衣, 黑色的布裤子, 一双黑色的棉鞋, 端一杯清茶, 坐在奶奶家的院子里晒太阳. 说话温柔细语, 笑的时候眼睛微弯, 行动举止都非常优雅有度. 虽然一个人辛辛苦苦把一双儿女拉扯大, 却从没听她抱怨过. 我对所谓的大家闺秀没有什么概念, 不知道是不是像太婆这样. 或者太婆更接近小家碧玉?

第二代是奶奶. 奶奶是一个很复杂的人, 有时候觉得她有大智慧, 有时候又觉得她很拎不清. 奶奶年轻的时候也很命苦.童年的时候身处高墙大院内, 虽然是周家大小姐, 却从来没有贴心的玩伴. 曾听奶奶说她小时候的娱乐, 觉得真是残忍. 家里给她养了很多鸽子, 于
是她在院子里抓幼鸽, 抓住了捏死 (哦弥托佛!).  偶尔出门, 她会在口袋里装很多铜板,


或者糖果糕点, 路上有佃户的小孩过来行礼, 她就打赏 (真是算不上什么娱乐!). 年纪稍长, 家里请了老师来教舅公和她, 诗书礼乐, 样样都要修. 曾经问过奶奶如果她不好好学习先生会不会拿把戒尺来责罚, 奶奶笑说, 先生都很恭敬, 毕竟教的是大公子和大小姐,如果得罪了这两个人, 教书先生的日子估计也不好过. 我猜舅公和奶奶之所以学问不精,大概就是因为没有严师管教J 再后来就解放了, 奶奶稀里糊涂就来到了安庆, 在粮食局找到了一份工作. 大概50年代中期的时候, 奶奶遇到了一个从江苏来到安庆支援三线建设的帅小伙, 也就是我的爷爷. 奶奶生了我爸爸, 大姑姑和叔叔三个孩子, 索性将工作辞了, 专心在家当主妇. 但她的大小姐脾气还是没有收敛多少, 加上爷爷也个性极强, 两人时有龃龉. 不久文革的风暴卷来, 性格暴烈的奶奶于是和根红苗正的爷爷离了婚, 独自带着三个孩子艰难生活.

因为没有稳定的经济来源, 奶奶很想回到原来的单位工作, 但她地主后代的身份决定了这已经是不可能的. 奶奶只好辗转来到了城郊的一个生产队安家落户. 奶奶有很多故事, 现在还被当成笑话说来说去. 有一次爸爸砍柴卖了些钱, 回家交给奶奶. 奶奶没有去买米,却买了肉回来. 有肉吃孩子们当然都很高兴, 可是过了两天家里没米了, 大家才发现问题的严重性. 从这件事情就能看出, 那时候奶奶显然对安排一家人的生活没有什么经验, 她的思维方式还是想吃什么就买什么. 但显然后来奶奶就学乖了. 她学会了种菜, 养鸡, 喂猪, 砍柴, 同时还拉扯三个孩子. 作为一个单身母亲, 一个因为出身问题备受欺凌的单身母亲, 我相信奶奶一定经受了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多的多的苦难. 

终于文革结束了, 三个孩子也长大了. 奶奶遇到了秦爷爷, 也就是她的第二任丈夫. 秦爷爷戴了很多年的右派帽子, 当时刚刚摘掉不久. 他几乎是新中国第一代的律师. 秦爷爷的性格很好, 对奶奶的大小姐脾气很包容, 两人幸福的生活了很多年, 直到几年前秦爷爷因为心脏病突发去世. 每次去奶奶家邻居都会跟我们说奶奶的趣事. 她后来也一直没有上班, 但有绝对的经济支配权. 大家都觉得奶奶和别的老太太不太一样. 像她这样年纪的老太太一般生活都很简朴, 吃穿用度都很节约. 但奶奶绝非如此. 菜市上最新鲜, 刚上市的东西, 就能在她的餐桌上找到. 牙膏她用佳洁士. 她几乎是小城里最早装上现代卫浴设备和铝合金门窗的. 她也很爱干净, 扫地的时候都会包上头巾. 每天洗澡. 家里所有的角落都一尘不染. 每次去奶奶家都会发现她院子里晾着很多刚洗的衣物, 毛巾, 床单, 沙发套之类. 但她迄今不肯使用洗衣机. 她洗衣服的时候水龙头是不关的, 因为她认为这样是活水, 才能把衣服洗干净.
三代女人
第三代, 是我的妈妈. 她是外公外婆四个孩子里最小的一个. 外公外婆40岁的时候喜得此女,自然视若掌上明珠. 妈妈比爸爸小两岁, 但两人的童年简直天差地别. 爸爸在十几岁的时候就要上山砍柴, 自己生活做饭, 还要照料弟妹. 看见别人穿双雨靴都羡慕不已. 妈妈
出生的时候, 她的哥姐中年纪最大的已经20, 最小的也已经16岁了, 因此父母宠, 哥姐惯. 她最痛苦的回忆包括去她姐姐, 也就是我大姨家的时候, 大姨给她很多瓜子吃, 不吃完不让走. 她就坐在门槛上, 边哭边磕瓜子 (唉, 这算什么苦啊).

嫁给爸爸的时候, 妈妈几乎什么家务也不会干. 爸爸当时是业务员, 经常出差在外. 我出生的时候, 爸爸不知去干什么了, 反正是没有守候在产床旁边. 妈妈因此看到爸爸第一眼, 就狠狠的在他胳膊上咬了一口以泄愤. 爸爸也由着她. 分娩过后被接到奶奶家, 大概有半个月她都坚持不上厕所, 因为嫌脏. 后面半个月回到娘家, 每天被强迫吃6个红糖麻油鸡蛋补身子, 吃的她腻得不行. 妈妈说她现在发胖大概就是那个时候资本原始积累的结果.


那时身为一个国营大单位的出纳, 妈妈每天都非常忙. 爸爸经常出差在外, 但他如果在家, 我们就会有口福了. 早上他会冲好两杯麦乳精, 一杯给我, 另一杯送到妈妈的办公室.有时候会炖鸡汤给妈妈送去, 妈妈的同事们也都会跟着有口福, 大家都好羡慕啊...

妈妈实在太忙, 于是在我两岁的时候将我扔进了幼儿园, 三年后又将我送进了小学. 早上偶尔我能获准去她的办公室玩, 就站在她办公桌最底层的抽屉里, 静静的看她拨拉算盘珠子. 如果我不乖, 她又恰恰忙的焦头烂额心情不佳, 我就遭殃了, 要么被揍, 要么被关在家里面壁.

不知为何, 妈妈对我的教育非常上心. 两岁的时候就让我背唐诗三百首, 每背下来一首她就用眉笔在那首诗的标题上勾个圈. 爸爸出差回来, 看到那些圈圈就很得意, 还会突击抽查L四岁的时候就天天罚我算算术, 我用笔算, 她用算盘校验, 算错了就挨揍, 真痛苦啊…


我上小学的时候爸爸去省城读书, 妈妈终于学会了下厨, 但我们吃的最多的就是各种各样的炒饭: 鸡蛋炒饭, 咸菜炒饭, 火腿肠炒饭… 某次她学会了蒸馒头, 非常得意, 于是我被迫吃了一个月, 所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我都对馒头深恶痛绝.

妈妈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美人, 因此对我非常不满意. 眼睛没有她大, 头发没有她黑, 牙齿没有她齐… 让我痛苦了很久. 现在她发福了, 终于将重心放到了自己身上, 不再对我横挑鼻子竖挑眼J 她发福的原因我们一致认为 a) 多年过去, 厨艺大有精进. 现在爸爸已经很少下厨, 妈妈变成了家里的第一大厨. b) 心宽体胖. 妈妈这么多年, 都没有关心过家里的财政状况, 甚至连自己钱包里有多少钱都不清楚. 每月的工资她都给爸爸, 要花钱的时候她知道到什么地方拿就行. 至于买大件的东西, 冰箱彩电洗衣机, 从来都是爸爸操心.

 

惠盈金服博客blog.hviyn.com)分享专业心得、记录人生感悟!提供并发布众多所学、所想、所悟以及热门精彩观点,打造信息化领域主流的网络日志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三代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