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夕拾朝花

记不得是小学几年级了,学校没有足够的教室,就把我们几个班发配到院墙下一排小平房里。因为没有暖气,屋子中央生个炉子。


有一天门外一声“报告”,是一个在楼里的班派人送什么东西过来。门口站了个大眼睛的小男生,身上的外套估计是从他妈妈的旧衣服改的,还有胸线,大大的,套在他瘦巴巴的身上。他走的时候一瘸一拐的,大家哄堂大笑。不想老师却生气了,“你们笑什么笑?人家考双百,你们考得了吗?”后来才知道老师以前是他的班主任。这是在我记忆中第一次见到他。
老师

初中大家在一个班里。他坐在我的左前方。他常回头和我还有我同桌的男生嘻嘻哈哈。有一天他同桌的女生忽然要和我换位子,说他很流氓,回头和我说话时,膝盖常碰了她的大腿。我听了觉得很好笑,反正我很瘦,发育也不好,和男生没什么两样,不怕。

那一年的冬天,寒假以后。开学的头几天,照例是发上学期期末的考卷。他没有来,我帮他把卷子放进他的桌斗。班主任发卷子时随口说,他回老家探亲,要晚几天回来。

随后的一天晚上,我去附近的副食店买东西。冬季的天黑得早,店里人很多,热气腾腾的,落地的玻璃窗上结满了水汽。水滴聚大了,一行行淌下来,窗外的人流影影绰绰。忽然间就看见他从窗前走过。滴水成冰的日子却没戴帽子,头发短短的,两个有点招风的耳朵就更突出了。鼓鼓囊囊的棉衣外面套了件绿军装,一下就消失在人流中不见了。

我的心一下变得很安静,好像只是因为知道他明天会坐在我旁边。

高中开学的第一天,站在布告栏前,我的心一点一点沉下去。一个假期的期盼全都被分班名单毁掉了。虽然还是会见面,可是机会就少多了。其实上大学以后,我就已经发现我们并不是我想象的样子,我自己缺点一箩筐,他的个性也决非我所欣赏。不过很多东西,包括感情,不是想放下就能放下的。平时我和别的男生在一起就很自然,我根本忘了他们的性别,称兄道弟。可是在他面前,我会结巴,会说错话,然后后悔的想把自己的舌头剪掉。做事也是磕磕绊绊,手忙脚乱的。留给他的大概就是这样傻乎乎的印象吧。

认识多年,好像也一起说过很多话,现在记住的事却很少。年轻的时候固执地相信缘分这种东西,总以为将来还会有很多机会在一起。可现实是,分易分,聚难聚。一次出差回来,老同学给我打电话,才知道他刚搬到我去出差的那个城市,可能就住在那条我走了几趟的高速边。
记忆

和伊人隔山隔水隔音隔,忙忙碌碌几年就过去了,有一天发现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过他。据说男人随着年龄的增加会更有成熟的魅力。可是少年那种阳光健康的魅力也是逝去了就不再来。虽然他从没有爱过我,可是我还是很感谢上苍,让我在他曾经美丽的年华遇到他,留给我些许或快乐或痛苦的记忆。

写下这些,纪念一个青涩而遥远的少年时代。


 

惠盈金服博客blog.hviyn.com)分享专业心得、记录人生感悟!提供并发布众多所学、所想、所悟以及热门精彩观点,打造信息化领域主流的网络日志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夕拾朝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