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半封情书

 自从有了搜索工具,经常到网上去搜搜自己熟悉的名字,看看国内的亲人朋友都在做什么,竟然在无意中发现父亲的信息在网上被公开了,也不知是喜是怒。看看别人的八卦不失为一种乐趣,可自己的亲人成了名人,不免有些担忧。和母亲在电话里谈及此事,母亲羡慕地说,多好,怎么就没人写我点什么,让我也当当名人吧。在母亲的逼迫下,我无奈地在google的搜索栏里键入母亲的姓名,跳出无数不相关的信息,我边迅速地翻阅信息,便告诉母亲,别想了,你还没我出名呢。突然,我的眼前一亮,“我的数学老师某某某...”跃入眼帘。


这不是我母亲的名字吗?我赶忙点进去看看到底是谁的职业和姓名都和我母亲一样。在这位网友的博客上,介绍的还真是我的母亲,她是我母亲二十年多年前的学生,我母亲在我小时候也经常提起她,还时常让她到我家里来做客。可是她竟然在博客上爆了我母亲和父亲的隐私,那便是一封她无意中看到的我母亲写了一半的情书,那一封她只看到一半的情书竟然成了她对我母亲永远的记忆,这封情书让我的母亲从一位严厉的数学教师变成了一位温柔的妻子,称职的母亲和等待的爱人。

情书

电话的那一头,母亲还在故作失望地问着,查到什么了吗?我在电话的这一头却陷入了对母亲深深的回忆和思念中。我的眼前仿佛又看到那一幕,在那无数的夜晚,母亲一个人背着我打着雨伞走在回家的路上,我趴在母亲的背上,偶尔被雨水惊醒了一下,睁开眼,却依然觉得那么温暖,接着又进入了梦乡。

 

二十几年前,母亲生下我的那一年,父亲就考上了一个大城市的研究生,一念就得要三年。母亲是县城的老师,当时的工资只有几十块,可她把工资的三分之一寄给爸爸买些补品,三分之一寄给双方的长辈,剩下的用来和我相依为命。我小时候不懂事,经常给母亲惹麻烦,不是摔进沟里,害得母亲要重新帮我洗澡,就是把邻居家的哥哥姐姐欺负哭,害得母亲一直代我赔不是。偶尔母亲把我放在邻居家,我当时没吭声,但是当母亲来接我的时候,我会伤心地问她是不是不要我了。所以母亲只能一直带着我,只有她在,我才觉得安全。母亲每天晚上要去学校陪学生晚自习,我就被放在教室后面的板凳上,晚上我睡着了,母亲就背着我回家。

 

母亲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在周末等着父亲的来信,每次收到后,她会抱着我一起读信,接着她会握着我的小手给父亲写信。虽然当时我很小,但我却记得很清楚,母亲的第一句话一定是:“亲爱的爸爸: 宝宝想爸爸了”,然后我会很看着母亲的眼睛,说妈妈的眼睛变亮了,是妈妈想爸爸了。那每周一封的情书,成了他们唯一的沟通方式,成了母亲漫长的等待里忽明忽暗的曙光。

 

母亲时常抱着我,指着地图上的一点,告诉我爸爸就在这里等着我们的信,等着我们。所有的思念,就变成了这么简简单单的一个点,所有的爱,就被这一封封情书传递到这个小小的点。母亲常说,有了我以后,她很幸福,因为她不再孤单。可我知道,那时的她有了我,她还是很孤独。


后来父亲把我们都接到大城市,父亲总有一个抽屉是锁着的。好奇的我总想方设法地打开它,终于有一天,我弄到了父亲藏着的钥匙,打开抽屉后发现里面塞满了他们当年的情书。再后来,翻阅这些情书成了我最大的爱好,读着他们的爱,读懂他们的心。

情书

我一直得意地认为看他们的情书是我的专利,不想有半封情书已经被母亲的学生看过了,可我一点也不生气,原来也有别人和我一样在为他们的爱而感动。这时,母亲在电话另一头的呼唤打断了我的回忆,竟然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惠盈金服博客blog.hviyn.com)分享专业心得、记录人生感悟!提供并发布众多所学、所想、所悟以及热门精彩观点,打造信息化领域主流的网络日志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半封情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