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枯树

小的时侯,门前不远有棵枯树,我极喜欢爬,因为它没有什么枝枝绊绊,母亲就不干了,怕树枝断了把我摔下来,我还是偷偷地爬。一天正在树上,哥哥喊我赶快下来,我跳下树,抬头望着哥哥,问:“什么事?”“你还敢爬这棵树,胆子真大。”他像很佩服地望着我,“为什么?”我不解地问,他指着一个树洞说:“那是一个蛇窝,我昨天看见一条蛇从里面爬出来。”结果我就做了一个恶梦,我正在爬那棵枯树,头对着树洞时,一条蛇爬出来和我四眼对望,还吐出长长的红杏,一下子就把我吓醒了。

枯树

母亲知道后气坏了,马上把哥哥揪来,叫他跟我说,那是他瞎编的,根本就没有什么蛇,哥哥委屈地说:“我还不是看你担心弟弟爬树,想帮帮你。“你知道弟弟最害怕蛇,这样吓唬他,是叫帮帮我?我不要你帮什么,你实在要帮,就帮忙把你自己管好,这就是最大的帮我了。”


哥哥嘴里不知嘟了几句什么,转身走了。母亲坐下来,把我拉到身边,说:“你为什么要怕蛇呢,民间认为蛇是一个吉利的东西,叫它小龙。你知道吗,传说刘邦的母亲梦到了蛇,怀了他,后来成为汉朝的第一个皇帝,就是汉高祖。”我想了想,问:“妈妈,那你怀我的时侯梦到了什么?”这下母亲真正满脸都是笑了,说:“那到没有梦到蛇,那时就是总高高兴兴的,想你将来一定是一个既听话又聪明的孩子。”


我想母亲恐怕是失望了,我肯定不怎么听话,也不像她想的那样聪明。不过没关系,她会依然一样爱我,我知道。她接着说:“万一你遇见了蛇,不要慌,慢慢退回去就没事了。”“那它追上来咬我怎么办,它有毒。”“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动物不会主动攻击人,它不会上来咬你,除非它感到受到威胁,所以啊,你要慢慢的,不要做很大的动作,不要让它误会你要攻击它。”然后好像对她自己说了一句我听不懂的话:“其实人也这样。”不过哥哥的办法还真管用,我再也不敢爬那棵枯树了。


夏天,在一片青青翠翠中,那枯树倒真是显眼,它下面依然阳光灿烂,也听不到蝉鸣,仿佛在无限的繁华茂盛中,提醒着什么。冬天,一场大雪,别的树给压得东倒西歪,一片洁白,只有它,依然黑漆漆,昂然挺立,仿佛要刺破雾雪,甚是醒目。


大了以后,读到庾信的《枯树赋》,就想到了那棵枯树,“桓大司马闻而叹曰:“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的确也是,无论什么,只能死一次,已经死了,复有何惧。“夫哀莫大于心死”,如果总是要死的,不如早死。就像这棵枯树,看到身边枝繁叶茂,不由充满悠然和怜悯,这倒也是另一种风景。又想到了跟他一样有才华的陆机,比他还倒霉,竟糊里糊涂地被夷三族,读到“欲闻华亭鹤唳,可复得乎!”,不得不掩卷长叹,人生在一个错误的时代实在是不幸。继而想到了父母亲,他们一生都是战乱,动乱,到最后,算有了几天安稳的日子,却老已。


在乱世之中,人要自保是多么困难,真可谓:复巢之下,安有完卵。有一天,我突然发现,那枯树的一个分支有了一点绿色,赶紧拉着母亲去看,她看了一会,说:它的心都已经枯尽了,怕不能持久。果然,还不到秋天,绿色就没有了。这就不好了,为什么要死第二次,第一次难免,第二次就叫不堪了。


我到美国来后,第一天拉开窗帘,发现不远地方赫然又有一棵枯树,走近一看,地面有一个铜牌,就是我们常见的纪念某某,那又怎么样,它们终归还是要枯的。想到小时候,在那枯树上看得并不远,因为有山,就像书上那样问过母亲:“山那边真的还是山吗?”很明显,母亲看过那书,答到:“山那边不能总是山,最后是海。”“那海那边呢?”“傻东西,地球是个园的,那不就回来了。”

枯树

是啊,是啊。人总是忘记这一点,想探索未知,想到一个不同的地方,过不同的生活,想知道山那边是什么,等到了那边一看,其实也差不多,是用不着跑那么多路的。


有人说,重要的是过程,那是理想主义的老套。没有人真是这样想,那为什么要结婚,永远谈下去不就结了。就像你听人讲,我不在乎成富婆,只要那个过程,你会信吗?人实际上根本就不想要什么过程,只想今天就要,现在就有。如果你听到某个成功人士大谈什么过程,千万别信,那绝对是在忽悠你,你知道有那个成功人士放弃了财产和地位,醉心于过程而重新再来?


对占有的渴望,而不是什么过程,是人类最原始和强烈的动力。


就像那棵枯树,那么绝望地想抓住生命,可终究还是不能。

 

 

惠盈金服博客blog.hviyn.com)分享专业心得、记录人生感悟!提供并发布众多所学、所想、所悟以及热门精彩观点,打造信息化领域主流的网络日志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枯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