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儿时记忆:五月桑葚甜

五月,是桑葚的季节。


小时候,桑葚给我留下了最甜蜜的记忆。那时,离我家不远有一家院中便栽有一棵高大的桑树,每年一进入五月,满树的桑葚便开始由青转红最后变黑,每次从那家门前走过,我都要望着那桑枝上紫黑色的桑葚垂涎欲滴。


可虽然桑树的小主人是我的好伙伴,但要想尽情享受那酸甜可口的桑葚却不行,因为村子里几乎就他们一家栽有桑树,物以稀为贵,要吃到桑葚是有条件的:要用我家枣树上结的枣儿交换,我吃一颗桑葚秋天枣儿成熟时要给他吃一个红枣,一想到这个不平等的交换,我便压制着自己贪吃的欲望,每吃一颗桑葚就想着我又要给他一个大大的红枣。


我常常想,我家要是也有一棵桑树该多好呀,有一年春天,我让母亲也给家里栽棵桑树,母亲瞪了我一眼,说栽啥桑树!


五月


后来我才明白,有一句俗谚叫“前不栽桑,后不栽柳”,说“桑”音同“丧”,有丧事在前之意;柳树无籽,有无后之意。所以人们很少在家里栽种桑树和柳树,特别不在屋前栽桑屋后插柳。


后来上了初中,在语文课本里学习了陶渊明的《桃花源记》一文,读到其中的“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一句,我便想象着那种世外桃源的生活该有多么美好!


其实,在古代,人们早就对桑树情有独钟。古人为了穿衣,家家种桑植麻。《孟子》曰:“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所以“桑麻”一词就专用来指农事,唐朝诗人孟浩然《过故人庄》一诗,就有“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的句子。

 

《诗经·小雅》中说“维桑与梓,必恭敬止”,桑树的叶可以用来养蚕,果可以食用和酿酒,树干及枝条可以用来制造器具,皮可以用来造纸,叶、果、枝、根、皮皆可以入药,有生津止渴、补肝益肾、明目安神等功效;而梓树的嫩叶可食,皮是一种中药(名为梓白皮),木材轻软耐朽,是制作家具、乐器的美材。

 

正是因为桑树和梓树与人们衣、食、住、用有着如此密切的关系,所以古代的人们经常在自己家的房前屋后植桑栽梓,而且人们对父母先辈所栽植的桑树和梓树也往往心怀敬意,后来“桑梓”就用来做“故乡”的代称。有一个成语叫“沧海桑田”,用种桑之地泛指农田,可见桑树在农人们心中的神圣地位。


古人如此敬桑爱桑,我们今人却说“桑”如“丧”!
  

前几天还看到一个新闻,说有一个都市小区,长着几棵郁郁葱葱的桑树,结的桑葚又大又甜,可桑树附近的一些小区居民却嫌晦气,非要物业人员砍掉。真是可笑又可叹。


不过后来我还真来到了处处栽桑的地方,那便是新疆的吐鲁番盆地。在吐鲁番的乡间小路,随处可见路旁栽植着一棵棵桑树,特别是在很多村庄,几乎家家户户门前都有一棵百年老桑!


五月的吐鲁番,虽已是炎炎夏日,却又处处绿荫匝地,空气中弥散着桑葚的甜蜜气息。


桑葚


五月里,采桑吃桑是最快乐幸福的事!来到一棵大桑树下,抬头看到一枝缀满桑葚的枝桠,只需踮起脚尖,便可伸手抓住一片桑叶,两只手交替着牵拉,牵拉,满枝肥肥胖胖密鼓着一个个小糖包的桑葚离你越来越近,不料刚准备采摘,几个大个的便跳离枝头,掉落在地上。你正在懊恼,却又有一颗桑葚轻砸在你的头上,真像是调皮的孩子在和你做迷藏、玩游戏,所以采摘桑葚一定要轻手轻脚,悄无声息。


吐鲁番有个驰名中外的葡萄沟,而这时却应该叫它“桑葚沟”了!沿着平坦的柏油马路进入沟中,满沟满坡的桑树!你随处可见这样的情景:一家老小穿着艳丽的民族服饰站在家门前的桑树下,一个人举起一个树勾,勾住一桠桑枝轻摇,几个人围牵着一面废旧的布单在下面欢接,幸福和快乐流淌在每个人的脸上。

 

路上不时会有一辆摩托车一闪而过,一个巴郎子载着一个巴郎子,后座的巴郎子手里还提着两筐新摘的桑葚,喜形于色!他们是去沟外国道边售卖给那些匆匆而过的乘客的,一筐一二十元,想想也不贵,他们就挣个采摘费。在“桑葚沟”里,一边行走游玩,一边采桑吃桑,这里的每家每户可不会小气那几把桑葚的,你既欣赏了美景,又品尝了美味。

 

如果你会爬树,那你就坐在树杈上,忙不迭地伸手采,忙不迭地往嘴里送,只要你不折断了桑枝,没人会说你,保准不到半天时间,便可吃得满嘴满肚的甜蜜,此时,具有安神催眠作用的桑葚又开始发挥作用,令你醺醺然乐不思家了。


虽然桑葚功效多多,被称为“民间圣果”,可每年真正被我们吃进嘴里的只占其中很少一部分,大多数都掉落在地上,化作桑泥。但我想,随着人们对桑葚功效的深入了解,对桑葚的广泛开发利用一定会逐步展开,也希望在这个桑葚成熟的五月,越来越多的人们来到吐鲁番,品尝桑葚的甜蜜!


又回想起小时候吃桑葚的记忆,其实生活本来是多么的甜蜜和快乐,可我们有时却偏偏要给它套上一些沉重的枷锁……

 

 

惠盈金服博客blog.hviyn.com)分享专业心得、记录人生感悟!提供并发布众多所学、所想、所悟以及热门精彩观点,打造信息化领域主流的网络日志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儿时记忆:五月桑葚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