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午夜的末班车

初乘午夜末班车就喜欢上了午夜追赶末班车的那种生活,上了瘾。

别小瞧了午夜,似乎这是个万赖寂静的时刻,卡尔加里的大街上应该一片寂静无声。一点也不,主要街道上依旧有行人,咖啡店里仍然坐着客人,马路上车流穿梭,卡尔加里今昔非比了。它成了西部一个黄金重城,来这儿掏金子的人已经把它变的终日嘈杂,零乱。午夜赶车的人都是疾步往家奔,与正坐在Tim Horton's屋里饮咖啡者安静闲适的样子是个对比。

午夜上车的人都略显疲倦,浑身彻底放松了似的,软的没精打采。窗外也看不见什么,除了繁灯点点,车内大家都是同路人,目光更容易聚集在同行者身上。这让我自然而然地想起多年前在国内看的一部电视剧《午夜有轨电车》。午夜里的故事和白天确实不一样。

第一次乘午夜末班车,车前行在某一站,上来一个男孩子,背着一个书包,大约十一,二岁的样子,一上来便大方地和司机说了些什么,然后在我附近的座位上坐下来。由于和我目光对在了一起,他抿嘴对我笑了笑。不过一分钟,他开口向我要钱,我诚实地对他打开我的钱夹说,我总是带月票,不带钱。 其实,在我的包里还有一个钱夹,那里只有现金。我犹豫过给不给他,斗争了一下, 决定不给。 "这么晚了,去哪里?"我问, 他说他去他朋友的家,我又问,为什么不回自己家? 他告诉我,他八点就离开家了。我不知道他说的八点,是早晨还是晚上。正说到这里,车又到了一个站,上来两男一女三个年轻人,一副现代颓废派的装束打扮。这小男孩见了他们立刻离开他的座位,跑向他们,我以为他是去要钱的,他没有,而是坐在了他们前面,不时扭头看他们,他们身上好象有块磁铁把小男孩吸引住了。小男孩会在哪里下车? 然后他去哪里? 他为什么是这样的生活? 他要了钱去抽烟喝酒?我先下了车,车又向前继续开去。到了家小男孩的命运全抛在了后脑勺。


第二天,我又赶乘了午夜末班车,半路上上来一个背着脏乎乎的大小共三个包的小伙子,包外吊了两双鞋子,一卷单人睡袋和一顶工地的帽子。小伙子从头到脚都浮着一层灰尘,头发竖起,身上唯一的亮点是脖子上系的那条鲜绿色小围脖。上了车,先问司机要去的目的地,然后开始在裤兜里掏钱买票,掏啊,掏啊,拿出的是一张整票子,我看见坐在我前面的那位乘客开始翻口袋,我也拿出我的钱包,掏了零钱,替他付了。小伙子很随意的一句谢谢,车启动了。

路上我好几次打量了他,虽然一身工地模样,很脏,但那张脸却相当的英俊,煞是好看的是他的鼻子,鼻梁挺直,他的脸上看不出对夜色有任何迷茫的表情。车走了一阵他从包里摸出一个小本子,翻出具体地址,指给司机看,司机说已经过站了,他说要去对面再乘车返回吗,司机告诉他,没有车了,显然,他对卡尔加里并不熟悉。他说要的士,司机说,前面有一家旅店,你去哪里可以联系。“sure” 这一声小伙子说的特响亮。下车前,他和我打了招呼说,希望以后还能再遇见你。

到了家,我突发了奇想,在我的脑子里形成了一个童话故事,如果哪天小伙子成为了一个大富翁,他一直记着有这么一天,一个人在午夜里帮他解除了点点困难,他要寻找,他要回报,我就可以不这么辛苦的打工了,给我一个好工作便知足了。这多么像前苏联的一部早期电影《红帆》的故事情节,一个贫穷而又善良的姑娘在她童年的时候,她奶奶告诉她,在她长大了以后会有一个王子率一支红帆船,来接她而去。她一直守着她善良勤劳的本性等待,多少人说她痴心,说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议论她穷,议论她从来就没有穿过好看的衣服,她默默无语承受着底层生活的苦难。20多年后终于有一天红帆来了,是为她来的。

想到这我自己也笑了,笑我多么幼稚,我都老了,我给我自己总结,这不是幼稚,恪守一种对生活热爱的态度,以善行事,感动了老天,它老人家助人的力量可是大无边的。生活的每个角落都是故事,帮助了一下别人,心里是很快乐的,特别是接着再续一个童话般的梦,有什么不行。

 

巴士上,一个来自于祖国台湾的就读于神学院的学生,给我留下的印象也那么深刻.如果他不张口说话,一直以为他是韩国人.我想出于传教的目的,他才会主动问我,是中国人吗? 然后,我们聊了起来.他的普通话说的特别好.

 

午夜末班车
对于大陆他只对南京熟悉,他去过两次,每次都会去宋美龄生活居住过的地方看看.南京市有个著名的卫岗牛奶厂,我记得我在那里的时候很喜欢喝由它出品的酸牛奶.从他嘴里我第一次知道,该厂是当年宋美龄从美国引进四十头奶牛建起来的.他还记得这个场在中山门外.得知这段历史就生出无限感慨,诺大的南京城及周边的一些地区每天有多少人喝着由卫岗牛奶厂生产的牛奶,可很少有人知道宋美龄的功劳.

由于对南京这所文明古城我不太陌生,民国时期的一些历史建筑群我都去游览过,和他聊起,话题就很近,他虽然是个台湾人,可对南京表现出了一种厚爱.原来他的父亲就毕业于南大前身中央大学农经专业.上世纪四十年代毕业后去了台湾.

说起台湾,他就怀念蒋经国先生,蒋经国在台湾曾经推动的"十大建设",让台湾的经济有了一个突飞猛进的发展.他离开台湾也十五年了.

我们在车上相遇,时间过的特快,临下车,他给我了一本小册子,那是他的必然----传教.

如果没有反反复复乘巴士的经历,哪有一系列的巴士风景.
的确,这也是城市的一个角落,我越来越喜欢这个角落的风景了,要告别它,还真舍不得.

 

 

 

惠盈金服博客blog.hviyn.com)分享专业心得、记录人生感悟!提供并发布众多所学、所想、所悟以及热门精彩观点,打造信息化领域主流的网络日志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午夜的末班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