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老屋,带给我的是心中悠远的回忆

我的QQ名曾经叫做“盛巷老路”,之所以起这名字,确实是为了怀念陪我走过小学,中学,大学乃至上班后若干年的这座老屋。是的,我对它的感情很深,很深。盛巷是无锡市里的一条不起眼的小巷,它是我老屋的所在地。

 

在解放前,巷子曾算是市内一条比较宽的路,因为它是去往火车站的主要通道,市里面赶火车的人通常都是走这条巷子的。它也是当时全市算命人士云集居住,开业的场所,当然,我们家不是做这一行业的。到后来随着城市的发展,它也相对变的越来越小了。

老屋就坐落在这条巷子的中间,有着三开间的门面大。左右两间是一大一小的屋子,各住着一户人家。他们是40年代后期开始租住在这里的。打开中间的小门,一条通往里屋的走廊,走廊不长,7-8米的样子。出得廊外为天井的所在,是大人洗衣做饭,我们小孩戏耍之地。再往里走就是客堂了,客堂是用来招待客人及日常起居的。左右两边连着两个厢房,父母和我住在南间,爷爷奶奶在北间。两个厢房都是通长间,很大,很宽阔,比起我现在居住的卧室要大上好几倍了。再往里,又是一个小房间,不过这间屋不用来住人,因为占地小,也只是用来放放东西,走走人的。再进,就是最里间了,里间是家里堆些杂物的地方,但从墙头遗留下来的墙阁子和半个台面来看,以前这里可能就是厨房了。旁还有一个很小的天井,是用来堆放些瓦片。


老屋


江南多雨,所以屋的瓦砾也损耗的较为厉害,哪里有漏雨了,拿上几块瓦片,搬上一张木梯,就可以自己上屋顶更换了。

老屋是爷爷30年代花了10根小黄鱼,从他人手中购买进来的。小黄鱼在旧时的江南这一带是黄金的代名字。爷爷那时是在盐务局当差的,做得还不错,是个科长什么的。听奶奶说,最为风光的时候,爷爷还有几名跟班陪护着。手里有了些积蓄后,就在无锡买了这所房子。爷爷他们家是江苏武进人,奶奶则是无锡市南门火腿行的小姐。

 

听奶奶说过,慈禧太后也曾吃过她们家做的火腿。好景不长,日寇进中国后,因单位要搬迁至其它地方去了,爷爷也就失业了。从此,他就再也没有过正式的职业,那是才30多岁。奶奶是从来没做过工作的,家里为了生计,就把最为外面的两所房间给租出去了。

租出去的这两户人家,一户姓朱,另一户姓王。王家就一个妇人住,租了南向的一间,而朱家则是夫妇两人,他们租了北边的一个大间。朱姓当家的是算命的,靠着问卜占卦而谋生,大家送他一个雅号“白云天”。那时候爷爷在上海的一家亲戚开的钢厂里做会计,我奶奶就靠着这两家人的租金和爷爷寄回来的钱维持着一家8口人的日常生活。自解放后,随着国家有关政策的出台,租金就不能再收了。租出去的房子一半成了国家的,一半是自己的。这两家人家倒好,不用再付房租就可以安然舒适的生活着。奶奶的收入就减少了,还好,大姑妈已经开始工作了,倒可以贴补点家用。大姑妈是在离城较远的蠡湖附近当小学教员。那时,二大伯大学也毕业了,在找工作,爷爷就把自己的工作让给了二大伯,自己回了无锡。后来,爷爷也就在盛巷口的一家烟脂店里打打工,挣点家用。

天井是家人打发时间较多的场所,天井中有着一口圆弧井。小的时候,我就喜欢趴在井口往里看,看着水中的倒影,望着井中的寂静。夏天的时候,无锡很是闷热,那时候冰箱还没进入市场。每天午后,我就守候在天井中,等着自巷口传来卖棒冰的吆呵声,奶奶会出门给我买上一根,很便宜,才4分钱。除了吃棒冰外,就是中午时候,爷爷把西瓜放入一只网兜里,浸入井中,另一头系在井旁。井水很凉,到下午的时候,就可以取上来,大家切着吃,瓜囊很是冰甜。


水井


当然那个时候,很少有机会自己能独享半个西瓜。下午4时左右,爷爷就会用水吊子取上几吊来,浇在地上,降降已被太阳晒了一天,感觉很热很热的天井里的温度。到了夜头,家家户户都在自家门口摆放上凳子和床板,大家都躺在上面乘凉。我们家因天井比较大,一家人就不用出去门外了,就在天井里铺上板床,自得其乐。有的时候,爷爷还会外出买些香瓜之类的水果,坐在客堂后面的小房间里乘乘凉,吃吃水果。这小房间因通后面的小天井,又通外面的客堂,有着穿堂风,自然是爷爷最为喜欢消暑的好地方。

小天井的后墙隔着另一户殷姓人家,我爷爷其实买的这所房子就是他们家最为外面的一部分。他们家在旧时应该是挺有钱的,我觉的我们家都已经够大了,到后来才知道也只是他们家的前院部分。爷爷刚买下老屋的时候,殷家不让把通向他们家的天井墙给启出来,这样他们就可以方便的出入我们家去得盛巷了。否则,他们要通过其旁侧的白水荡到巷子里来,要多绕一些路。但不起墙,那家中就自然不是很安全了,到时,旁人都能随意进入。奶奶是个既漂亮又非常能干的女人,为了能使得家里更为安全,就去得殷家谈判。

 

当时解放前的殷家主人很是了得,有权有势,腰上经常还系着把枪,谈判当然未果。奶奶又约他去茶楼谈,又约去了一些当地的绅士,当着全茶馆的人,奶奶最终还是赢得了那一次的谈判,之后天井后墙才得以启好。

老屋是我爷爷年轻时候买下的,他的6个子女也都在这里经过了他们的童年乃至成家立业,也伴随着我一直到我结婚以后,才被拆迁掉。它,带给我的是心中悠远的回忆。


 

 

惠盈金服博客blog.hviyn.com)分享专业心得、记录人生感悟!提供并发布众多所学、所想、所悟以及热门精彩观点,打造信息化领域主流的网络日志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老屋,带给我的是心中悠远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