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梦里花落

中学毕业之后和再也没有和凯联系,然而十五年来他是我的中学经历中最美丽的记忆,那种无名的模糊的美丽。

凯既不英俊也不高, 他成绩不很好, 但也不很用功。老师总是对他说:“凯, 你这么聪明, 为什么不努力搞好成绩呢?”  我于是认定了聪明但不用功的凯是一个谜。 

凯激起了我的许多的好奇心。  我们同桌过一段不长的时间,似乎也和别人一样画过三八线,但双方很少为领土争执。他不常和我说话,但我们之间很友善。和凯同桌是一种模糊的有一点象快乐的感觉。
海边

我们之间只有两件事我清楚地记得。第一件事是有一次暑假回来,我问他暑假的经历。他说他们全家去了海边。我一听心里充满了羡慕。海对我来说是地图上才有的东西。十二岁的我连梦里都没见过海。于是我问他海边好不好玩。凯的眼睛移开了,过了一会儿,他微
微的低着头说,“海太美了。我第一次看见海时,我就喜欢上海了。”我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因为我的名字里是有一个海字的。十几年后我依然记着这句话。我依然像当初那个小女孩一样象从这句话里听出某一种意义来。

另一件事起源于一个传言。那时候班上同学对年龄很敏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的同学在传说,凯比我们其他同学大两岁。对于十二岁的我们来说,十四岁已经老得可以做大人了。但这只是传说,没有人能证实。不知道为什么,我很想问他这是不是真的。也许那时的
我已经有了女人的天性,能从凯的友善中读出信任和隐隐的眷恋,于是知道了凯会对我说真话。也许我想向自己证实这个感觉。能被谜一般的凯信任和眷恋事一件多么好的事啊。几天之后我就忍不住在数学课上悄悄的问了他。凯面无表情的看着黑板,过了一会儿,把
他的生日写在桌面上。他真的比我大两岁。我有一阵子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知道了我迄今为止知道的最大的秘密。但我一点也不快乐。
生活

过了一会儿,凯伸手慢慢地擦去了桌上的字。我犹豫着说,“对不起”。 凯淡淡的说,“没关系,本来我也不想这样的,是我爸妈的主意。” 我很想告诉他,我其实不在乎。但我什么也没有说。

回想起来那时我第一次明白“不得已“三个字。凯无言的样子我永远都记得。我后来又认识了很多男孩,有的英俊高大,有的天资聪颖,没有几个能睁着眼睛面对生活的一次次的打击的。我固执地相信凯能做到。我从心底祝福他,十五年前比我大两岁的凯。

 

 

惠盈金服博客blog.hviyn.com)分享专业心得、记录人生感悟!提供并发布众多所学、所想、所悟以及热门精彩观点,打造信息化领域主流的网络日志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梦里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