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奔跑的夏天

就像每一个夏天 晓明感觉着自己不停息的奔跑虐 阳光 蝉声和绿荫 都是疏密有间的鼓点 踩在命运的节拍上 承载着爱情和春天 匆忙而又充满生气的奔跑者

奔跑

和舞影认识,已经八年了。又是清晨,在北京机场,是自己的第几次来回,也记不清楚了。晓明望着巨大的窗外,此刻的晨风依然略带寒意,淡淡而又萧萧的,吹动着在九月的空气里漂浮着的雾气,极微漠却又极清冷的秋天。

时光和缘分,在学数学的晓名眼里,是两个完全没有任何关系的变量。八年在这个轻浮的年代听起来已经是一个很沧桑的重量,时光流转,不知不觉间,大家已经都在老去。

其实和舞应该是入大学的第三天认识的。那个暮夏的傍晚,天色渐渐暗下来的时分,晓明一个人坐在窗口,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那的足球场,孤寂与不安的想像着日子。后来有老乡来找,然后就出去了。那一年的老乡只有四个,只有舞影一个女生,那个夜晚,舞影很少说话,只是羞涩而淡淡的笑着。清灵秀气。

整个夜晚,和舞影的话是最多的。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纪,自从心不甘情不愿地被 录入这所大学,晓名一直觉得心里边郁郁的。而坐下来聊天的时候,才知道影其实也是以一个完全可以到任何学校任何专业的成绩进来的。晓名很吃惊的和影说起来,影淡淡的笑着,那神气让晓名浮躁了一个夏天的心气忽然间沉静了许多。那个夏天,回想起来,在小明的记忆里,只有那一个夜晚异常清晰。影站在那座后来无数次走过的小桥上,干干净净的神气,那个暮霞的轻轻的夜风,八年过去以后的夏天,伸出手去,依然是那么清凉而美丽。

接下来的日子里,老乡们很少来往。都有自己的生活,也都不是多么开朗的性子,晓名想不出怎样可以去找找影。只是有时候,大家匆匆地赶往课堂的路上,晓名偶尔会恍惚,觉得在这人海里,有一天会和影忽然的邂逅

时光就这样慢慢地流转着。后来听影讲起,那时候,她自己经常到旁边的大学一个人看电影,散场的时候,常常一个人要走过一道长廊,暗暗的。小明的心里会有许多轻微的叹息。总会无端地想起,上大学的时候,城市里有一条国际风情街。晓名有时候会去哪儿的商店逛逛,看看那些带着异国风情的小玩偶。晓名曾经在一家商店里看到过一朵青铜的玫瑰。很孤独地停在角落。那是个夏天的黄昏,阳光把世界铺撒成金色,萨克斯的音乐也正流动成金色,晓名拿起那朵青铜玫瑰的时候,冰冷的质感。无端端的,晓名在那个时候想起了舞影。他觉得这朵玫瑰似乎注定应该属于舞影的。

再早或者再迟,都是缘分。其实,有时候想起来,缘分也许是命运提前的定义。就象这一场相恋,注定的,就永远不会错过。就如那一朵让晓名回想了无数个夏天的冰凉的青铜玫瑰。也许有一天,可以在世界的另一个角落找到。

就像每一个夏天有 晓名感觉着自己不停息的奔跑 阳光 蝉声和绿荫 都是疏密有间的鼓点 踩在命运的节拍上 承载着爱情和春天 匆忙而又充满生气的奔跑者,那年夏天晓名第一次回国的时候算起来出去已经两年了。两年里什么都在改变,回来的感觉就像是旋转,有时候又觉得什么都没有变,变的只是人心,都在旋转着,谁都无法站稳的世界。

那年夏天晓名和舞影打了很久的电话 春天起她一直在家里守着生病的妈妈,生活简单规律。晓名在家很久以后才知道,毕竟,他们失去联系已经很久了,久的有时候在网上看见了也是很陌生的感觉。

毕业的那个夏天,那个夜晚,坐在一起说故事的浪漫转眼就过去了,这种生命中并不多有的快乐和甜蜜,晓名已经很久没有去回忆了这些在生命里看似很轻其实重得无法回忆的瞬间,有时候,真的你只能小心地把它们存留起来,即使回忆,也只是最快与最轻的一略而过,在能够拾起的些许青春的气息里体会年轻的岁月。

舞影那个春天一直很不快乐,晓明知道。所以每一次电话里晓名总是不停地讲笑话,每一件所能想到的事情都会被自己夸大渲染然后七折八叠的揣出来逗舞影开心。有时候舞影也给晓名讲些笑话,多是校园里那些熟悉的生活,少有的也有一些看来的笑话,象那个兔子,狼,论文和导师的笑话,晓名听到过的,可是他喜欢听舞影那么慢慢地讲出来,消磨这个长长的,一朵玫瑰再也不会凋谢的夏天。

小明的电话总在下午,带着忐忑。他不知道舞影辉怎么想。时间长了,渐渐的也变成了习惯。一个雷雨的下午,晓名问舞影你坐在哪儿的时候,舞影回答是在桌子上。晓名怔了怔,忽然间觉得无由的很亲切也很温暖。

爱情

生命本就是一场无边无际的追逐 在我们告别青春告别少年的时候 没有人告诉我们出发的界限 也没有任何仪式 就那么仓促那么倏忽的你已经站在旅程上 你需要承担一切责任 你需要最快速度的成熟 你必须面对

我只是需要一点宽恕。恍惚里,晓名想起了回国时在肯尼迪机场候机的情形,就要晚点了,匆忙地冲进候机大厅,火红的太阳从地平线跃起,刹那间光芒就已经覆盖了整个大厅。

他也想起了舞影那一次在北京西站接自己的清晨,两个人在人海之中焦急与茫然的寻找着,奔行着,担忧着,争吵着,待到汇合的时候,舞影扑在自己的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轩然欲绝的楚楚。

他想起了舞影睡在自己怀里的夜晚,那些闷热的不能入睡的夜晚。从高楼上眺望那些夏天的燥热的浮尘,漫有人语,远处的夜幕里,有婴儿呀呀的的哭声,有火车远远的汽笛。舞影蜷得小小的,像个初生的婴儿一般,眼角挂着习惯性的泪痕。晓明搂着舞影,静静地望着窗外的长夜。远处的夜色渐渐开始褪去,淡青色的黎明和清凉的晨风开始渐渐的升起。

在这个满是寒冷与执著的世界上,所有的喧哗,所有的浮躁,都在这样的黎明里,汇成最深的孤独,像潮水一样,涌来又褪去,低啸着,如一支尖利而忧伤的鸽哨,漫卷过每个人的心。

 

 

惠盈金服博客blog.hviyn.com)分享专业心得、记录人生感悟!提供并发布众多所学、所想、所悟以及热门精彩观点,打造信息化领域主流的网络日志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奔跑的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