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曾经,喜欢一个人

我曾经非常喜欢一个人。刚刚去复习时顺手拿了个旧本子打算做草稿,里面竟有四年前写下的一些感想,看了后难以忘怀,索性今晚放任一次,就不工作了。

曾经

四年前我在写的时候,也是在回忆。大概手里满满地握着的时候,是想不到要记录什么的 - 如果钱多得花不完,谁又会费心把它存起来免得遗失呢。那次会想起来写,是因为这件事:我在机房做作业,忽然旁边一闪,扭头一看,进来一件熟悉的绿色T-shirt。当时心重重地跳了一下,脱口而出我念念不忘的名字。TA当然没有理睬,我也意识到这决不会是我想念的那个人,人家还在北京呐。之后免不了有些难过,到家后就写了从前的回忆。


要照现在的我来看,那回忆是太沉浸在自我的感受里了,唯一的意义是那时候年轻,至少记性还不坏,略过那些无聊的感伤,到底有一些事情的轮廓在;假若物是人非时,比如今天,再追忆的话,恐怕不会那么细致。


从回忆里我还吃惊地发现,从前我觉得让一个人高兴是我的唯一责任。为了这个目标,什么该做的事情都可以不理。这真让我惭愧,居然大学毕业了都还不是一个独立的有自我意识的人。我很高兴自己现在有了进步。不过从另一方面说,自己的心肠可比那时候硬了,总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有照顾自己的能力,包括物质上的和精神上的。这么假设虽然大致不错,可是每个人总有软弱的时候,过于强调人人都应独立自强会导致对真正有需要的人帮助不够。最理想的状态恐怕还是应该严于律己,宽以待人。想不出什么速成的法子,只有慢慢朝它努力了。


心动的过程清清楚楚地记在那么几页纸上。有些段落我现在看了还会笑。比如在大学生之家吃饭,排队时我不知说了什么,TA听了后笑,眼睛和牙齿在暮色中透着光。我忍不住认真地说,你的眼睛和牙齿特别亮。TA听了得意道,那不就是明眸皓齿吗;说完后做不好意思状。我看了这段后,想起来前几天听教会的朋友说,人的爱总是有原因的。真的是。我从来都没有像自己以为的那样无私。有趣,大概是我最欣赏的品质。对于不那么好玩的人,我还会那么有耐心吗?这和好色,贪财比起来,又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呢?我不是一样从自己的利益在做着判断,又根据判断的结果来亲近一些人,远离另外一些人吗?


那时候我可真穷啊,要不是写在纸上,实在难以想象,半夜三更饥肠辘辘,居然要凑钱买一碗米粉分着吃。还问能不能只下一份米粉,可要装在两个碗里,尤其是青菜叶子一定要对半儿分! 卖米粉的师傅听了直笑。 我一定是很高兴吧,才会一直记得。如今是用不着凑钱了,可是一碗米粉也再不能让我记若干年了。

喜欢

年轻的时候做事真是任性。我们在房顶上用铁丝吊个装满碎石的易拉罐,坠下去敲宿舍的窗户,想和里面的人闹着玩,自己高兴的不得了;不料过一会就隐约听到下面怒气冲冲地声音:有病啊,玻璃要碎了;才快快地把罐子拖上来,看到彼此手忙脚乱的样子,不禁大笑,浑没理会下面的人。可能自由的定义在人生的不同阶段是不一样的。小时候是不自觉地想要由着性子来,现在老了,要考虑后果了,是不是就失去自由了呢?我想应该不是。年龄大了,经验多了,就更能理解别人的痛苦,也更愿意试着站在别人的立场上看问题。也许最贴近自由的状态,就是想到一件事,然后用自己的双手去实现它;可惜的是大家的利益常常有冲突,到底牺牲哪一方实在很难判断。这种时候该怎么办我还是不知道,还好到目前为止好像也没有什么你死我活的局面要我做这种选择,有点误会解释解释也就好了。我现在只希望不要钻到钱眼里,还是要经常抬头看看有没有偏离自己的目标。


好了,说到自己的目标,我也该把这几页纸收起来了,去做自己现在该做的事情。

 

 

惠盈金服博客blog.hviyn.com)分享专业心得、记录人生感悟!提供并发布众多所学、所想、所悟以及热门精彩观点,打造信息化领域主流的网络日志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曾经,喜欢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