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在姥姥家过年

这注定只是我生命中的一段岁月,但是却让我永远都忘不了。又是岁末,其实不为了那100伪币,我是定不会去想的。可是在他姥姥家过的年总是让我觉得久违的温馨。

他姥姥家里是过气的高干,虽然如今光景大不如前,但是一辈子行得正坐得直。每当儿孙们说起现在社会上的事,又或讲起当年比自己低个七八级的小兵如今怎么怎么样,少不得长叹一声,摆摆手,说,不说那个。

姥姥姥爷前半辈子叱诧风云,后半辈子种花养鸟。儿孙们各忙各的,也只有过年才难得聚齐了。

姥姥

老两口就过年的几天最高兴,虽然都是八十出头的人了,依然精神矍铄。仿佛养了一年的精神就是为了这几天打上几圈麻将。

那还真不只是几圈,儿孙们轮流陪着打,老两口除了吃饭上厕所都不带下桌的。姥姥精明,务实,基本上不糊大的,门清自摸无会儿只要沾上一个就推牌。姥爷是很老实厚道的人,也很有大将风度,三番以下的从来不糊。舅舅是老油子,属于在部队里练过,在机关里混过,在社会里闯过的,那打起牌来又是一番风景。

几圈过后,少不得谁输谁赢得,谁毁了谁的大牌等等。有时间或里能听得出来几十年大家庭里谁对谁的什么事不满,都是旧账,说的人只快活快活嘴,听的人也一笑了之。

牌局通常要从下午开始,边打边守岁。头几年绝对是守岁的,不到天亮不下桌。后几年老两口身体不如以前,儿孙们也不敢让他们太累,那也要打到三四点才去睡。经常我们小辈的都盯不住先睡了,早上起来,姥姥已早起来下了年夜饺子,摆上一大桌煎炒烹炸的吃食。心里暗自那个佩服啊。边吃,姥姥就边点名下拨牌局的陪打,小辈儿们多有谈着恋爱的,早想着跑出去了,所以大多推三推四。最后经常便落在我们头上。

家

我的爸妈都是大学毕业后分到北京的。家里从来都没有什么过年的传统。以前一共就四口人,除了看春晚包饺子,也再没有别的内容了。

所以对于我来说,到他姥姥家过年倒是很新鲜,贴春联,贴窗花,到旁边的庙会逛上一圈,姨夫总会买来应景的盆栽,姥姥也总是把家里储满了各式水果,零食。家里从初一就宾客不断,姥爷当官时做了不少善事,这么多年感恩的人还是依旧到过节时要来看看,提个果篮什么的。

打麻将也是在姥姥家学会的,为了培养我上手当牌搭子,姥姥姥爷没少费心思。而我居然也就上了麻将瘾,虽然打得不好所以每每总推辞不上桌。但是心里却是痒痒得紧,而且上了桌就不想下来。

这瘾一年犯一次,过了年,出了姥姥家瘾就没了。

如今,想起,直恍如前世。祝老人家身体健康!

 

惠盈金服博客blog.hviyn.com)分享专业心得、记录人生感悟!提供并发布众多所学、所想、所悟以及热门精彩观点,打造信息化领域主流的网络日志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在姥姥家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