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招安与从良

初来乍到的新鲜感很快被单调的工作稀释的像白开水,人在他乡,最大的不适应不是来自环境,也不是语言,而是自身,是来自内心深处的那种孤独。


每当忙完一天的工作,拖着疲惫的躯壳从公交车上晃荡回家的时候,孤独便像滴在水碗里的浓墨汁,迅速弥散开来,直到把整个身心都给浸透。

招安

昨天在未名空间上看了cctv2的一个纪录片《未完的路》,心里忒不是滋味。片中采访的是一个姓谢的博士,讲述了他漂泊在北美7年的平淡生活。一个曾经豪情万丈的小伙子,如今已经在实验室泡成了一个小老头儿,还过着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漂泊生活,家对于他来说还仅仅是从儿时延续下来的一个概念。至于什么感觉,大概只有在实验至于靠自己的想象力去发挥了。


不管怎么说,片中的谢博士在众多的loser当中也许还算凑合的,至少他还混在马里兰,还有机会去冷泉港做报告。这两个地方至少对于做生物的同行来说,还是多少有些向往。对于我们这种游离在学术边沿地带的人来说,就更不能去细想了。


论坛上很多人感慨,多半都已退去了当初的豪情,不过是想有个容身之所,过平淡的日子了。内心深处那种衣锦还乡,回国做professor的想法已经被现实压缩到了内心最小的角落了,不敢轻易解压。


曾经有句口头禅叫做少不看水浒,老不看三国,至今我还是没有太理解其中的含义。不过回想自己学生时代看水浒的时候,总是觉得宋三郎太傻逼,为啥要接受招安嘛,朝廷这么腐败,做个鸟官有啥意思,到头来还把一帮出生入死的兄弟都给坑了。其实,想想现在国人的奴性丝毫没有比几百年前的宋三郎有什么进步。这帮漂在异乡的人,多数骨子里都还是渴望着朝廷能给个招安的机会。

孤独

漂久了总希望有个地方能靠岸,旅居异乡的学人和风月场上的女人的命运何其相似,靠青春吃饭的日子总有个头,总希望为自己的后半生考虑,于是都渴望有个靠岸的机会。说是搞科研,到头来被科研搞了一辈子,除了一身病痛啥也没有。辛酸!
 

 

惠盈金服博客blog.hviyn.com)分享专业心得、记录人生感悟!提供并发布众多所学、所想、所悟以及热门精彩观点,打造信息化领域主流的网络日志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招安与从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