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看外公老去

在故乡,有一日式老宅,去看望我的外公外婆前,早先母亲就给我打了预防针,电话里说到外公外婆这几年的衰老,所以见面后,我没有觉得异样,反而欣慰下来,外公没有说的那么佝偻,只是行动更缓慢些,暮春季节已经湿热起来,他还穿着毛衣、翻着衬衫领。外婆也还是满头银丝整齐地梳到背后去,只是脸上的纹路深一些,不复以前的富态。

外公

过去不觉得,现在看来客厅是过分狭小了,墙上那幅挂了几年的领袖像,看了尤其刺眼:花花绿绿的,了无生气,过了塑,始终磨合不下来的俗气。其实家里并没有人迷恋那领袖,只是一面白墙上需要点什么,就凑合点什么一样。

厨房里的陈设陈旧了,碗柜、壁橱、灶台和排风扇上又蒙了灰尘油脂。白瓷砖操作台上还是那只电饭锅上着气,黄黄的纱布一角从铝箔子边搭下来,我想,外婆又把什么剩菜热在饭上了。

在我和外婆说话的间隙,外公悄无声息地上楼去了,我心里想,那脚步一定是沉重的。过了一会,我也说上楼去看看,就也上去。那楼梯曾经走过十年,现在觉得陡而且窄了。到了四楼的平台,看见外公在侍弄花草,那瘦弱的背影,真是比以前要矮一些了。记得我小时候,外公迷过拉二胡,迷过瑜伽,迷过书法。那时我住在二楼,暑假闷热的下午,我躺在凉席上看小说,就听见楼下杀鸡似的二胡声。我曾见茶几上有几本讲瑜伽的书,只是没有见外公练过。外公的毛笔字倒是在报纸上看到过,那时我也在练柳体,一笔一划照帖临摹,比外公随心所欲的行书差远了。

现在,似乎他最关心的只剩下花草。平台上一行行排着十几二十盆花,有君子兰、太阳花、黄月季和绣球花,水泥的栏杆上还有几盆我不知名的绿植。凉棚下简陋的工具胡乱摆在靠墙的一张废弃的条凳上,墙边还有一瓶发着臭气的墨绿色的浑水,用剪去一半的塑料油壶装着。我问那是什么,外公就告诉我这肥料是怎么做成的。我并没有再反感那气味,因为外公的花草长得茂盛可喜,而每天有点牵挂、有点劳动,对外公的身体是好的。

记得小学时候,我的旧雨鞋破了,周六刹黑的晚上,外公带我去一元路一带的百货店去买新的。转了几个店子,天全黑了,我有点害怕,对外公说,这一带离家里好远,我们又不熟,迷路了怎么办。外公哈哈大笑起来,说,这一带,就是闭上眼睛走,也丢不了的。记得当时我完全信了,心里踏实下去。是了,外公年轻时,是那一带的巡警,每天要转好多圈的。

外公

如今,外公却会出去了找不到回家的路。他去了想去的地方,觉得能回来,但城市里的变化太大了,公交车也许多路线改动,等要回来时就弄不清了。听说有个好心的出租司机把外公送到了家附近,还不要外公给打的的钱。这件事后,大家都很忧心,要么不让外公单独出远门,要么要他揣个家庭住址电话在身上。只是,外公并不就范,还是偶尔会出去。

外公本来是很喜欢京剧的,家里原来有好些磁带,后来他就看专门的戏剧频道。午饭过后,外婆和麻将搭子在后院抹牌时,外公就打开着电视,音量更吵了,我想告辞一声,悄悄走进去,发现他没有像过去一样两眼发光地盯着看,而是沉沉地在藤椅上睡去了。

惠盈金服博客(blog.hviyn.com)分享专业心得、记录人生感悟!提供并发布众多所学、所想、所悟以及热门精彩观点,打造信息化领域主流的网络日志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看外公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