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一只逃出生命的蚂蚁

醒来时已经是好晚了,看着我的房间……不对!不是房间,阴暗,潮冷,封閉,狹小,与其不如说像是个盒子。

房间
  

我有种鼻孔中充斥着蟑螂尸体发霉的味道的感觉,起身滑开没有马桶盖大的窗户想来透透气,窗户下半段还是被盖在地下可以看到黄土和已经腐化的植物根部,我像只肥硕的蠕虫一样歪着脖子看着天空,用贪婪的眼神像要看穿那片蓝色,不对!天不是蓝色了,本该是蔚蓝的天也许是夕阳已下,被红色霞光滑开了一道伤口,像把刀用力划开后背溢出来的鲜红。自己不禁打了一个寒颤立即关上窗户,发出了滋的声音很刺耳,像利刃刺穿喉咙时那低沉的嘶吼。说到吼,我冷笑了一下,它哪里会吼,可是不对,我明明听到声音,从哪里发出的?

  感到胸口闷痛……

  突然!我看到角落有一群蚂蚁,杂乱无章的团成一团黏在我昨天滴落到地上的一滴蜂蜜水上,我想我瞳孔一定放到了最大,我最害怕蚂蚁!不不不!是蚂蚁使我害怕!我慌张的夺门而出去拿幽深走廊的尽头处放着的一瓶杀虫剂,我扒开杀虫剂旁边的蜘蛛网吹走灰尘,许久没人动过了把,还是善良的人多啊,我边这样想着边跑回屋子拧开盖子,这些动作我做的像是要救自己的命一样,真可笑!明明是伤害别人怎么把自己弄得那么狼狈又丑陋不堪。我看着那团蠕动的蚂蚁在喷出的气体下萎缩成一个个黑点,呼吸突然变得紧促,我找来纸巾擦拭它们的尸体,嘴里嘀咕着阿弥陀佛,

  对,我是一名虔诚的佛教信徒。

蚂蚁
  

其实我真正的感觉是愧疚,但毕竟恐惧强于愧疚,我害怕蚂蚁,会趁我沉睡时钻进我的被里,或是我皮肤的毛孔里,致我于死地。

  扔掉纸巾后我一头栽到床上,慢慢的,慢慢的,心越跳越快,越来越不安,越来越害怕,想睡去沉沉的安静的永远不醒来……突然,我又睁开了眼睛……

  这次的醒来有点不一样。

  我发现我这间房间变得好大好大,大到是我这辈子都没见过的世界,我怎么如此紧贴地面?我左右徘徊,瞪大了眼睛,却只能看到我的影子,好小好小,

  于是我开始爬行,我要爬的快一点,我看到那边有好大一束光亮,我记得那里,那扇窗,再爬的快一点,我就可以看见,看见外面鲜艳的光,我要快一点,爬的在努力一点,那鲜艳的光褪下时还有凉爽舒服的风吹动我的触角……

 

 

惠盈金服博客blog.hviyn.com)分享专业心得、记录人生感悟!提供并发布众多所学、所想、所悟以及热门精彩观点,打造信息化领域主流的网络日志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一只逃出生命的蚂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