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水里的故乡

多年,都没有回过故乡了。自从移民以后,好像,再也没有想要回去的意愿。城市的繁华与喧嚣,让我疲于应对,忙于生存。

最近,开始多梦。梦见那些我熟悉的人,旧时的事。故乡,又在我的记忆中慢慢的苏醒过来。

 

每每早上醒来,我会眼神迷离。望着窗外透进的一丝阳光,我在想,我是不是老了?

我开始害怕喝酒,怕在酒精的刺激下,会想起那些年少轻狂的时光。我也放弃了夜读的习惯, 害怕看到动情之处,会看到一双十七岁,纯纯的目光。

那一年,她只有十七岁。每次走过她家的门前,她总是会拥衾依在栏前。如清泉般清澈的眼睛,会在不经意之间扫过我的身前。后来,我迷上了这双眼睛,迷上了这个静如白纸般的女孩儿。我并不太记得这段感情,是怎样开始,又是怎样结束的。我仅仅记得,那十七岁时候的初恋,在短短一月的时间里,就已经灰飞烟灭了。

我开始准备,用了1个月的时间。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在准备些什么?总是在一天推一天,总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日子,或者说一个合适的天气。直到一个月后的某一天,我开着车,准备去春熙路的王府井看一场电影。七点钟的电影,我却在红星中路被堵到八点半。于是,我调转车头上了高架,驱车四百公里回到了我的故乡。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一条大江,在月光的轻拂下,安静的像一个处子。我看着这条波澜不惊的大江,在这墨绿中宽得像大海一样的一条江。


水里故乡


突然,我泪如泉涌。这眼泪来的毫无缘由,就这样自然的像是雨后奔腾不息的小溪。坐回车里闭上眼睛,任这条小溪孱孱。后来,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睡着了。我的双眼,竟然穿透了这条夜色下的大江。我看见了我们家的老宅,看见了我的父母。我的父亲,迎着晨曦正在缓慢而倔强的清扫着门前的落叶。我的母亲,坐在煤炉旁,忙着炸制她的香脆排骨。

那双十七岁干净又清冽的眼睛,缓缓扫过我的身前。她拥衾,依着竹制的栏杆,美得就像一个瓷娃娃一样。

已经是凌晨三点了,我开始打电话,打给我好多年没见的发小。

“扯淡,你是不是疯了?哥,你难道买不起手机,看不了时间吗?”他依然睡意惺忪,
我开始笑了,我猜,他现在眼神中的迷离,一定还和二十年前一样。

一百公里,老三只用了一个小时。我很佩服他,他不仅带来了他自己,还带了酒,猪头肉,和他自己永远也忘不了的凤爪。

人生五味,酒过三巡。有些人,你不需要知道他在做什么,也无需知道他过的好不好。
你仅仅需要知道的是,他在就好。他在,无论是在远方,还是此刻就在眼前。只需要知道,这个世界,他还在。

“你那个十七岁的姑娘呢?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她的一头短发。”老三问我。

“我不知道,好多年,都没有她的消息啦。”

“你还爱着她吗?”

我弄了弄手上发黄的情人结:“爱吧!爱那个十七岁的姑娘。”

我们不在再说话,肩靠着肩像一对前世的情侣。我们,静静地看着面前那条大江,一任微风,轻撩着我们的醉意。

东方泛出了一丝白光。老三,拍了拍屁股上的露水和泥土:“走了,老子还要回去上班呢,才不跟你疯。”

车子走了几米之后,突然停了下来。他摇下车窗,吼的有点歇斯底里:“老子,就是你的故乡。你,就是老子的年少轻狂。”然后,他的车飙得像箭一样。

我上了高速,却慢的像蜗牛。突然想起了年少的时候看过的一本书,那本书中这样写道:“你爱的不是我,你爱的只是你的年少时光和青春岁月!”


 

 

惠盈金服博客blog.hviyn.com)分享专业心得、记录人生感悟!提供并发布众多所学、所想、所悟以及热门精彩观点,打造信息化领域主流的网络日志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水里的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