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外婆家的故事

外婆是我至亲里接触较少的,但我的记忆里的故事却是相当的丰富多彩。在我们那个孩提时代,每个周末只有星期日一天的休息。因此,去外婆家也只能是当天去,当天的回。外婆家离我们家的直线距离也不算很远,现在开车去那里,也就40分钟就到了,但那个时候的交通并不发达,去往外婆家是坐船去的。

清晰记得,几乎每个周日早晨,天还没亮,5点钟,母亲就让我起床。穿好衣服简单洗漱后,我们便同出门了。天蒙蒙暗,孤零零的些许路灯撑在细高个电线杆上在风中摇弋着。清晨的巷道是那么宁静,路上的行人很少,但在那个时间点,总是能遇到三两挑夫,挑着他们自家种的蔬果,步履急促的赶往前面崇安寺菜场,去做早生意了。


风景插图


沿着笔直的小巷,到巷口右手转,便到了阿仁大饼店。这时的大饼店门口,几个早起赶着上班或是锻炼身体的人已经在排队买早饭了。3分钱一个大饼,2分钱一根油条,母亲通常会给我买根油条,自己也拿上一根,边走边吃,因为要赶停在大洋桥桥堍6点钟出发的那一班船,早晨也只有那班船是去往外婆家了。

 

有时父亲也会早起,送送我们,赶上时间还早的话,他会送我们母子上了船后,骑着他那辆28寸的老式自行车,到桥另一堍的中国饭店小卖部,给我和母亲捎上几个小笼馒头来。父亲是非常爱我的,每次看到我高兴的伸出小手拿馒头的时候,那慈祥的笑容也就立刻会浮现在他的脸上。

将近6点,随着大副在那底哑的广播里催促着送亲友的的人登岸,这时候父亲才会离开我们。到了船上,我最爱坐在靠窗的位置,在那里,才能看到随着船的前行而不停在移动变化着的水花,那可是我最为喜爱的。船前去不久,便来到了黄埔墩。这是一座很小很小的小岛,上面有着一座两层的楼阁,前后各有一个小庭院,种了几株不知名的小树。小岛端立在河的中央,把河分成了两条路线。

 

黄埔墩的历史已经有很久了,宋朝之时,名仕文天祥受人迫害,被发配流离,途经无锡就被拘禁在这个小岛上。宰相海瑞前往无锡拜忘恩师顾可久,也曾游玩过黄埔墩。清朝时期,乾隆帝下江南,也特地来黄埔墩游玩过数次。现在的黄埔墩依旧存在,唯有一位老人和陪护他的一只家犬,在日夜看护着这已经存留在历史长河中数百年,见证过无锡变迁的小岛。在岛的东面河岸堤上就是当年著名的无锡米市了,早在20世纪初,这里就是全国的四大米市之一。而如今那旧时喧哗交易的场景已荡然无存,替代的是一些古式住宅楼群的建起。

风景插图2
再过去,到铁路桥了。过了桥也就是出无锡市区,当然也就是那个时候的无锡市区,现在的市区就大得多。船就一层,坐着累了的人们可以去甲板上走走,透透气。母亲是不让我去的,怕船晃荡而伤了我,我也就只能一直坐到乡下。河的两边是长满青草的长堤,时不时能看到在自由放牧的羊群,在低着头吃着青草。随着船的经过,它们会抬起头来看看,象是在跟这群每周必见的熟客打声招呼。看到这些羊群,也最为开心了,它们给这枯燥的旅途带来了些许的欢乐。船到三岔口,有时还能看到被运送过河的汽车,甚至是火车,都是拿大木船载的,横跨过河,现在估想起来也觉大不可思义了。

2个小时的路程,早上8点,船就到了石幢镇,也就是我外婆家的所在地。这时的大副又会站在甲板上冲着河岸边大喊大叫一阵,紧接着把缆绳仍到河岸上,岸上有人忙着接应,忙着系绳。这个场景在我很后来去布鲁斯半岛旅游之时又见到了。等船靠稳,大副才让我们排队上岸。别以为马上就可以进外婆家了,外婆家在北七房村,离这里还很长有一段路。

 

上了岸,就会有熟悉的人开始跟母亲打招呼,“大小姐,带儿子回来啦”。其实母亲不是什么富家的小姐,在姐妹中排行老大,那个时候都这么称呼。去往里面,看到的是那些错落有致的小桥,流淌不一的河径,四周也全为白墙瓦房,每户人家小院前后,包括小桥旁,小河边都栽满了花卉,绿树。当时并不觉的什么,现在回想起来,实在是太美了,一个尤如名家画中的安逸小村。过了这村便到了一望无际的麦田边,外婆家是要跨过这麦田,再往前走一段路才能到。

 

这麦田中却有一条小路,说它是小路,其实就是一条宽一点的田埂。碰到前面来辆自行车,你就得站在路边让其通过,否则是无法同时过了。那条天埂也不算太长,但对于我一个小孩来说,走得实在是太累了。田埂还不好走,到处是高高低低,坑坑洼洼的,若逢下雨天,那就遭殃了。来到田埂尽头,还会经常望到二姨和姨夫在田地里耕作,他们看到我们,也会高兴的向我们挥个手打声招呼。过了麦田,经过二姨他们家,再往前走不多远,就会看到那个瘦瘦的,柱着拐杖,永远是一身藏青色布衣的老者站在碎石路上,在默默地等着什么,她便是我外婆。因为每周都要来,外婆就喜欢这样在门口迎接我们。外公过世的早,整个家的里里外外都由外婆一人打理,她的脸上早已爬满了皱纹。


风景插图3

 

这是一座三间小屋,进门是客堂,里屋是小姨他们的卧室,我的外婆住在最里面的一间,也是三间房中最大的一间。外婆的屋里有栓小门,大人们是不让我打开的,还是等我上了点年纪后,有一次我自己把门给打开了。

取下上栓,拿走下栓,打开两扇小门,展现在面前的是另外一份天地,真的好比柳暗花明又一村。原来屋后是一大片杂草园,几棵大树树立在里面,园地里遍布杂草,四周围也是其他人家的屋墙。这个有上百平方的园子是几家人家后屋的围墙所围而成。那时候还是孩子,因而怕去得里面被蛇虫咬而不敢进去。站得屋内,可以听到外面蟋蟀清晰的叫声,树上知了的蝉鸣。

 

到后来,在看了鲁迅先生写的“百草园”后,才觉得外婆家这后园也有着那么一些灵韵。其实我也去过“百草园”,其和外婆家的这后院有着类似之处。现在回想起来,可能那时候大人怕我们进去里面被虫咬,或是担心会有虫爬进里屋来,所以也就不让我们小孩出到园子里了。

外婆家所处的这个地方叫“北七房”,是一个有着数百人的小村庄。那的时候的北七房在我的影响中实在是太美了,到处是麦田,一望无际,现在哪怕要寻出一块较大的麦田来,也已是可望而不可及。河水也非常干净,有些人家还在河边挖上几个鱼塘和养蚌的池塘。外婆家是我每年寒暑假必去的地方,也是我那些居住在城里面的表哥,表妹们每年要来游玩的乐园。那时的日子过得都很贫穷,但这穷白相的知足感却胜现在多少倍。我们有时候也会约定在假期里一同来外婆家。钓鱼,摸蚌,爬树也是经常的事,最喜欢游泳了,也就是在外婆家门口的那条小河里,我学会了游泳。


风景插图4


水里面最为有趣的事,就是同伴们把四周围的水花生,也称水草,推在一起,等着气泵船的到来。泵船行过之时,河水随之起浪,可能是导致水中暂时缺氧的缘故,鱼儿便会跳出水面。这个时候只要把已经备好的水花生往鱼儿翻跳出的地方一推,那些鱼儿就落在水草上面了,一拿一个准。掏鸟窝,捉知了,填鼠洞,打野鸭也都是我们在外婆家所享受到的童趣。

飞飞是我表弟,他是我小姨的孩子。79年的一天,我和母亲照常去外婆家。到了那里,大人们让我坐在门口的石阶上,并嘱咐不要到外面去玩,之后就把门给关起来了。在外面也不知道坐了有多久,感觉上是呆了很久很久,最后,门打开了,说孩子出来了。那个时候的我只有6岁,对这事也是槽懂得很,到后来长大了,回想起来,才知道那是表弟的出生。有了表弟后,对我每周去外婆家添加了更多的乐趣。等飞飞大一点,他变的更顽皮,每次我们去的时候,他都会藏到床底下,以这种方式来迎接我们。

周日下午3点钟是母亲和我回程的时间,外婆总会给我们带一些吃的东西。我们在4点之前定会赶到石幢那个码头,因为船4点准时出发,从不等人。这船平时一般都是用的客船,但偶尔我也坐过运牲口的木船,可能是客船在维修。这种运牲口的船,坐在里面实在是难受得很,一个大船仓,里面圈着牲口,大家只能坐在船口,最主要的是味道特别难闻。但那也没办法,那个时候只有这交通工具能载我们回城里。

 

母亲在她年轻时候,经常也会徒步从城里走回外婆家。船到大洋桥码头,已是下午6点种了,这个时候,父亲会在码头等我和母亲。到我上初中的时候,外婆家开始通汽车了。但也不是很方便,车次很少,而且去车站和下车后都要走很远的路。到现在,已经有直达外婆家的公交车了。当然,我们最近几年回外婆家,都是坐着自家亲戚的小车回去的,40分钟就到了。

外婆家的往事是我最值的回忆的,童年的快乐因为童年的天真才变得如此珍贵。


 

 

惠盈金服博客blog.hviyn.com)分享专业心得、记录人生感悟!提供并发布众多所学、所想、所悟以及热门精彩观点,打造信息化领域主流的网络日志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外婆家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