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贝贝,一个精明城府却不世俗不市侩的女子

大客车载着一车欢声笑语奔跑在公路上, 车后卷起的漫天尘土如那噼哩啪啦的鞭炮激起一阵浓烟, 为行人一路助兴.

"两只老虎, 两只老虎
跑地快, 跑地快
一只是那高严, 一只就是佳妮
真奇怪! 真奇怪!"

除了手托着下颌目光飘在窗外的贝贝, 大家都节奏地鼓掌, 友好的嬉笑, 为高严佳妮的牵手掌声还在响, 我的手酸痛, 醒了... 呵, 原来是场梦.




初相见


贝贝姓郑名琰, 小名贝贝. 贝贝的爸爸是院里的高工, 很多人是看着贝贝长大的, 大家叫她郑贝贝, 我也会这样的叫唤她, 随大流嘛第一次见贝贝是我实习结束后的秋天


将夏日的火热一天一点驱散的秋雨带来的早晨, 格外的清爽, 宁静和透亮. 挂着雨珠的泛黄的树叶经晨阳的光顾显得光彩照人, 即便是急走在落叶翻卷的湿漉漉道路上追赶班车, 也是轻松欢快的脚步, 每一个呼吸都被这秋天的早晨吸引. 不会写诗, 所以无法表达它那如诗的意境;即使我会画画,却也无法只用几抹色彩表现出那种秋晨唯美的意境. 就是在这样一个美丽的秋晨, 我在班车上见到了贝贝


班车那一刻车门开启, 一抹阳光洒进车内, 随后顶着一头丝滑黑亮直发的一张白皙的瓜子脸踩着优雅步伐的少妇在晨光下出现在车上, 如一道亮丽的风景矗立在我眼前


凝目看去, 少妇精致的脸上那黑白分明的剪水双瞳不是摄魂般惊座却已是满满的顾盼流转;翘翘的睫毛忽闪忽闪像是在给会说话的眼睛鼓掌; 秀气直挺的鼻梁给那张脸带来了一份硬朗; 一张不大不小的嘴巴红润润的将嘴角微微扬起, 是硬朗之后的柔美, 还是自信; 再看那对不描而黛的眉经她打理后, 似乎所有的时尚与神采都写在了那俊眉中


一件竖领泛着丝光的米色风衣, 腰带在腰间那么随意的一挽, 一方以水红为底, 以棕和湖蓝及灰系搭配出漂亮图案的爱马仕丝巾挂在胸前, 一条灰色九分裤下面做工考究的黑色带跟鞋裹着一双秀丽雪白的脚丫, 这是郑贝贝喜欢的服饰风格, 每天都能看到贝贝换上不同的衣服, 总会有不同的漂亮丝巾飘在长发间, 工作日里无论贝贝怎样的不重复服饰, 但总是以一个都市干练独立的OL形象出现在大家面前.

贝贝比我大几岁, 工龄还要更长一些. 贝贝高中毕业后, 读了个2年的电大, 就匆忙忙的加入到革命工作的大军中. 听说上岗指标用的是爸爸离退的空缺, 加上那时候院里的一把手跟贝贝爸爸是老相识, 而且关系很不一般


因为我跟贝贝的家都住在离工作单位很远的市中心, 每天上下班都需要按时赶乘单位定点发的班车, 所以大客车上是我认识贝贝的地方, 也是跟贝贝低语聊天最多聊得最热闹的地方

 

因为7月里跟我一起到院里报到上班的4人里, 只我一个女的, 实习回来后贝贝迅速成为我在工作单位里的新伙伴 那个时候在新单位里, 贝贝快要变成我的眼睛和耳朵了, 她给我介绍很多人和事. 我感激她的热情和友好.

贝贝喜欢跟我聊天, 一上车只要看到我身边的座位空着的, 她便会款款向我走来, 携着一缕香我跟她讨教如何一步一步快速搞定一个精致自然的妆容; 她向我请教怎样能手不抖动把眉梢画细画得生气. 贝贝的讲解详尽流畅且有致, 如同一位画家在给学生讲述她的作品; 我的解说也是形象生动, 从选用眉笔到如何用心用气完成最后一步, 绝对是娓娓道来, 声情并茂呀. 之后想来, 如此时尚优美的女人贝贝怎能有描眉的困惑呢, 一定是旁敲侧击地告诉我"你的眉修得太细~~" 嘎嘎!

一天下班后的路上, 坐我身边的贝贝跟我聊工作上的琐事. 忽地贝贝问我: " 你的男朋友在国外呢?"
突然来的提问, 还是很私人的问题," 哎, 你怎么会有这样的说法呐?"
贝贝:" 传达室李姐说的阿!"
晕喔... 忽然想起来前些天收到了使馆寄给我的关于新西兰的一些资料, "一定是传达室李姐看到邮局发来英文信给咱瞎掰呢."
贝贝听后哈哈大笑:" 李姐可真八婆阿~~~~ 嗨呀, 不八婆的能叫真女人嘛, 呵呵..."

贝贝就是这样一个精明城府却不世俗不市侩的女子; 一个让人见之忘俗, 观之可亲的女人

 

 

眼泪



有一天我觉得眼睛特不舒服, 酸酸的, 最后还是决定去医务室看医生.
胡大夫一边给我做眼部检查, 我的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
胡大夫:" 啧啧, 这眼泪多的, 能给郑贝贝一滴滴就好了."
:" 贝贝? 贝贝眼睛?"
胡大夫:"贝贝不会流眼泪."
:" 哦, 就是说贝贝不喜欢哭, 对不?"
胡大夫:" 不是. 贝贝会哭, 哭得嗷嗷的, 就是没一滴眼泪."
:" 噢~~~~"

胡大夫
胡大夫是院里的老职工, 跟贝贝爸爸家一样, 都住院家属楼, 两家住得很近. 听胡大夫这样说, 暗自以为是胡大夫的讲贝贝小时候调皮的玩笑话呢, 于是一只耳进去一只耳出去的听听了事丝毫也没放心上.
直到一天, 快过母亲节了, 我跟贝贝聊给妈妈选礼物的事儿. 对选何种礼物送何人贝贝讲得头头是道, 听上去感觉贝贝对礼节人际及情面方面的事情是心思敏捷, 成竹在胸, 胜券在握呵.
当我问贝贝给妈妈准备的母亲节礼物时, 贝贝一笑, 平静地看着窗外:" 我把它们存放在我的柜子里, 等圣诞节时候去里昂, 一并送给妈妈."
--贝贝的妈妈真如科里的大喇叭徐高工所言在法国呢.

:" 贝贝, 周末咱们一起去K歌吧?"
贝贝笑了:" 我想妈妈, 只是淡淡的."
:" 嗯..."
贝贝:" 知道吗, 十五岁时候妈妈拎着旅行箱离开我的房间穿过走廊推开家门的那一年开始, 我就没再流泪直到遇到我先生."
:" 唔~~ 很多年没哭过?" 忽地, 胡大夫曾说过的"贝贝没眼泪"在耳边响起...
贝贝:" 是的. 奇怪吧. 每年过生日我都许个愿, " 給我一滴眼泪吧" 可怎么都哭不出泪来, 呵呵."
:" 原来眼泪都是给你先生攒着的呢, 嘎嘎!"

大喇叭曾讲过, 贝贝嫁了个有钱人家.
不以为然, 是真爱的眼泪和纯真的爱情让贝贝找回了年少时候的那份幸福.

 

5.4


工作后迎来的第一个青年节, 院里组织青年职工参观延安革命旧址和游览壶口瀑布.

接到活动通知后, 很快地我接到了贝贝的电话, " 喂, 看到"庆五四"的活动没? 你去吗? "
:" 看到了, 忙着干活呢, 还没顾上想 去不去呢."
贝贝:" 还有什么可想的阿, 院里管吃管住管行管门票的. 咱俩住一屋吧, 我这就找刘建宁去登记了阿!"
:" 呵哈, 总得跟我爸妈说一声吧?"
贝贝爽朗的声音:" 所里组织的纪念五四的共青团活动, 共青团员必须参加, 家人要支持的嘛!"
:" 我没说不参加呀."
贝贝:" 那我就去登记啦." 咣当~~~~~~电话挂断了.

餐馆聚会
随着忙碌的工作, "延安游"的日子来到眼前. 我提醒贝贝带上自己的拖鞋, 贝贝叮嘱我最好带条自己的被单, 说旅店的被褥不会多干净.

两辆大客车, 员工及其家属如期汇集在院门口, 只等出发的号令.
贝贝漂亮柔顺的直发披在肩上, 散在胸前, CK仔裤和一件袖口镶嵌着蕾丝花边的黑色T恤裹在她高挑匀称的身上显得清纯艳丽, 白净脸上的太阳镜, 还有那随意的一顶棒球帽及脚下的哥伦比亚让一身休闲装扮的贝贝在人群中亭亭玉立.

一路上不跟工友打牌的时间里都在跟贝贝闲聊.

说是院里很久没有组织共青团搞如此大型的活动来纪念"五.四"了; 说我运气好, 赶上送旧院长走迎新院长来的年头, 不仅奖金拿得爽, 工会活动也是频频举办, 出手很大气.
贝贝能一气说出哪哪家饭馆的招牌菜, 哪哪家餐馆的菜实惠, 哪些家水吧的咖啡味美, 哪家茶楼的茶香甜, 哪家店的衣服有特色, 哪家店的裤子版型好...偶尔我擦一下香水, 贝贝能嗅出这款香水的牌子, 说出它的来由和价位.
令人咂舌的是, 有着青葱玉指的贝贝侃起烹饪和配菜来就像一位在炉灶边大展身手, 欢舞以对的大厨. 我相信贝贝不但是个美食家, 还是位巧厨娘.


时光不会因为快乐而逗留, 跟夹着飞扬尘土卷着油墨书香的革命根据地挥挥手, 汽车载着我们浩浩荡荡向西南而行.

为了能精力充沛, 顺利有序的游览当年大禹治水的始端--壶口瀑布, 组织决定在距离壶口50公里的宜川安营扎寨. 运气的是, 我们到达领导预订酒店的时候正好赶上停电, 于是乎我们迎来了一个偶遇的烛光晚餐.

贝贝不惊不恼也不喜, 悠哉哉赏风景, 我俩东一句西一言的聊着, 亦如往常. 整整一天的走马观花, 旅途颠簸早已让大家饥肠辘辘, 嗅觉视觉味觉合作愉快地 一丝不苟地在四周寻找着任何可以让胃口愉悦的东东.
贝贝不慌不忙的踱着步:" 多饿些时辰, 到时候大家必定群起赞叹"组织安排的晚餐多么得味美无比阿!" "
...

欣赏贝贝的精巧细致; 读她的与众不同; 赞她把生活打理的滋滋有味.

 

 

小刀


与电话里贝贝跟我讲得一样, 贝贝和我住一间房.


我正要打算去洗漱, 贝贝眉头一拧:" 糟糕, 忘记带小刀了."
:" 急用吗?"
贝贝低头整理行李包:" 不急, 就是想用用反正也睡不着."
忙完了手里的活, 贝贝: "嗨, 晓菲, 你跟欧阳朝晖熟, 陪我去跟他借用一下, 好吗?"

回想实习的日子, 我们几人几乎每天能打个照面, 赶巧的时候会一起去食堂买饭, 有时候还会给下班晚的那位代买饭菜. 说来的确是熟悉一些的.

:" 这么想用呀. 好吧, 陪你去."
待我话音落下, 贝贝的眼睛笑成了月牙, 立马从床上跳下来披了外套拉我出门.

敲打欧阳的房门后传来由远而近的脚步声, 屋门敞开, 欧阳一展他阳光的笑脸:" 二位好!"
我忙笑答:" 你好你好~~~~"
贝贝忽闪着眼睛:" 嗨, 麻烦借用一下你的剃须刀, 可以吗?" -- 哈,贝贝说的小刀原来是指剃须刀呀, 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这个小花头!"
欧阳的微笑没有掩饰住他大眼睛里藏着的疑问, 顿了一下 :" 可以呀, 等我拿给你."


回到房间, 待我从浴室出来, 看到贝贝正在用欧阳的剃须刀清理腿上的汗毛呢, 我格格的歪倒在床边...
贝贝双眼睁得圆圆:" 嘘~~~~ 这房间不隔音! "
贝贝鬼鬼地望着我:" 要保密的阿~~~ 可千万别让欧阳知道啦, 这小子知道了的话一定会气地七窍冒火!"
....

接下来的日子里, 只要欧阳见到我, 旁无他人时, 他都会执着地问我" 小菲, 给我说说那天郑琰借我的剃须刀干啥用?"
想起来贝贝交代我的话, 我总会淡笑道:"剃刀一直在桌台上放着的, 没看到贝贝拿它干啥用呀."
欧阳听后诡秘一笑, 摇摇脑袋, 甩手离去.


直到现在看见剃刀, 我会想起贝贝的调皮.
还会想, 欧阳或许至少带了套剃刀外出吧.

 

 

惠盈金服博客blog.hviyn.com)分享专业心得、记录人生感悟!提供并发布众多所学、所想、所悟以及热门精彩观点,打造信息化领域主流的网络日志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贝贝,一个精明城府却不世俗不市侩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