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这一季的雨

牡丹和我性格,价值观,爱好完全不同,她是张扬开放的牡丹花,我是在角落中独自唱歌的浦公英,不知为什么却经常玩在一起。我跟她说我的梦想和为之努力的梦话,她不屑一顾说SHUT UP,她常有兴趣看我的诗词文章,看过以后却大叫简直酸倒牙啦,称我酸菜鱼。我没辙,想想,求她一件事情,还是叫我酸梅汤罢,好听些。

 

 雨



酸也罢,更酸也罢,只要不影响别人那就继续罢,我喜欢随笔,这里有熟悉的朋友,把我的所感所悟点点滴滴写在这里,是我的一大乐趣。况且现在的随便涂鸦,到垂垂老矣的时候都会是心爱的宝贝啦。下面的小文写得散散漫漫的,可能看者都不知道我到底想说个啥,那啥,没关系,你怎样想都行啊。

(一)邻家有雨舞多姿
短暂而美丽的夏季真的快过去了,回眸,仿佛一直在雨中,暴雨中骑单车,大雨中camping,小雨中散步,细雨中慢跑,出门不带雨伞,十有八九被雨淋到,听说Calgary是一座干燥的城市,今年自从她来,雨,就像住在隔壁,大家时时会碰面。渐渐地,在这座城市单飞的她,挥着翅膀飞入了这迷蒙而不可捉摸的雨世界,仿佛迷失了自己。醉心地嗅着雨的芬芳,掬着雨的清凉,感受着夏雨夹雹的暴躏,体味着细雨如诉如泣的缠绵。这一季,雨丝斜斜地编织着一面滤镜,滤过所有灰涩,她看到的只有鲜光。

 

(二)泪眼婆娑云里来


上周末,回到了Edmonton,开心地见到了昔日的朋友们,好友水仙陪着她去了一些地方:英文学校,West Edmonton Mall, 图书馆,超市…..她刚到这个国家一些懵里懵懂的事情逐渐浮现:第一次坐公共汽车,在WHITEMUD转车,在风雪中花了1个多小时找车站;糊里糊涂地报了一所英文学校CCI,却意外地获得了那么多的惊喜和友谊……

 

傍晚,雨也跟着来了,水仙笑着说,“今年Edmonton的雨很勤,每天傍晚有一场,第二天蓝天丽日非常清新。”水仙这无意中描摹的的雨过天晴,让她忽然间不再去想牵手走过的雨巷了,不再去想那些暴雨中的相依取暖了。是的,有一种智慧叫遗忘。有了遗忘,日子便会如以前般宁定而清爽。


“雨的前世是云吗?云的宿命是不是一定是雨?那么雨的来世,是又一次起起落落的轮回吗……”这是她看到一篇文章里的疑问,却问进了她的心。在仁波切上师的佛堂里,盘膝闭目静默地坐在佛前,突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仿佛千年间一直在这里静坐,一时间泪眼婆娑。旁边有人走来走去,耳边也听得人声人语,却无法起身无法开眼,心,已沉浸在与佛菩萨的对话中,是纠结的心絮,是自问自答,是豁然开朗,是殷殷企盼。

 

(三)静坐佛堂已千年


她知道自己不是佛教徒。从不知何为佛性,从不知何为空性,从不知何为金刚萨埵,从不知何为大乘法华。在佛前,只知道闭上眼睛便能心如止水,千年无波;睁开眼睛,看到佛的脸颊上竟然有慈悲的泪痕。


而后,去了仁波切上师的法会,很多人千里迢迢去印度拜见这位活佛,她三生有幸,不仅见证了十几位佛教徒庄严的皈依,而且也接受了一次灌顶仪式。临行,还单独拜见了仁波切上师,向他诉说了几个心愿。走出仁波切佛堂的一刹那,她突然渴望自己有一颗钻石般的心,里面是发光发热的太阳,刚硬温暖而又光芒。

 

(四)出门须伞方开怀


黄昏回Calgary的路上,一马平川的视野没有遮拦。诺大的天空是云彩的世界。这一面是浅黑的,浅灰的,灰白的,那一面是橙色的,金黄的,粉红的。这些云,千变万化,有的要变成雨了吧,有的要消弭于无形吧。就像那再美再精致、再苦再煎熬的日子,细细看来,其实也似浮云掠过的,没有真正的永远。真如一篇文章里所说“我们知道了一些东西叫善变。于是,最终我们还是孤单……

 

总有些静夜辗转无眠,总有些午后怅然无语,总有些时候欲哭无泪,总有些心声欲说还休……这些时候,无人能共,所以独享;无人能扛,所以独当”


其实真的很感谢这一季的雨,让她一直心晴无云,心晴无雨的心,体会到了湿湿的、不同的、雨的味道,在晴雨无定的变换中,她的世界日渐丰富,却日渐简单,日渐快乐也日渐淡泊,她喜欢享受着这雨的千变万化,却懂得独自出门朴素地行走,一定要带着雨伞。

 

 

==盈小惠==
落花无情水有意,亦浮亦沉! 莫使金樽空对月 , 亦正亦邪!
<我愿面向大海,春暖花开! 天马行空,自由自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这一季的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