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拔牙

一次拔掉4颗牙,要是你的话你怕不怕?
坐在候诊室等着的时候我问女儿:“你怕不怕?”
正在听音乐的女儿拔掉了耳塞,听我又重复了一遍问题后,歪着头认真地想了想,回答我说:“不怕。”然后又看了看我,反问道:“你呢?”
我实话实说:“我有点怕。”女儿很不屑地轻轻一笑:“我都不怕,你怕啥。”

 

拔牙 


医生来了,很有信心地对我一笑,想起上次见面时他信心十足地告诉我说他是专业水准的,20分钟就可以搞定,拔牙是小事,没问题。女儿跟着他走了,我的心情就像神曲一样忐忑。


生完女儿的时候我跟老公说:“将来咱们女儿要是生孩子,我肯定是那个死抓住女儿的手不放,一边说女儿你别紧张一边自己哭得一塌糊涂的妈。”老公说我发神经了,刚生了女儿就能想那么远。今天我又想起了这件事,自嘲地想也许将来真到那一天的时候说我发神经的还得加上女儿。


专业水准的就是专业,20分钟后那个帅哥医生又出来了带我进去,仍然是信心十足地告诉我拔牙很成功,我的女儿将来会很美丽。我心虚,只管问我女儿现在疼不疼,需要给她吃什么药?
到药房配了药、遵医嘱又买了些配合女儿的牙的食物,折腾一圈回家后正好做晚饭的时间。马不停蹄地开始做饭,给女儿做了她最爱的土豆泥,吃晚饭的时候告诉她:“你今晚只能吃这个。”好在她爱吃,女儿的脸色不算太沮丧,我心稍微有些安慰。


第二天一早起来,我又不厌其烦地问女儿牙疼不疼,女儿仍然回答不疼。我有点迷茫,哪有人拔了四颗牙会不疼的?这止疼药也有点太好使了吧?


吃了两天止疼药,女儿不肯再吃了。反正疼也是她自己疼,我不再坚持。可是人家真没说疼,我不甘心,哪有人拔了四颗牙一点事都没有的?拔牙这事真就这么小,没啥影响吗?可是这话不能说,说了显得更神经了,没人能懂我。


一周过去了,看着女儿牙床上的洞越来越小,我揪着的心渐渐地放松了,也许真就这样过去了。就是拔4颗牙嘛,多大点事。
周日晚上,女儿说有点头疼。我暗想,又开始撒娇了,没事总头疼,虚情假意地嘘寒问暖一番,打发她睡了。


周一下午,从办公室出发去接女儿继续去做箍牙,要把拔掉的那四颗牙缝挤紧了。临走前同事问我怎么最近女儿的牙做得这么频繁。我说牙医说女儿的嘴太小、牙太多,拱得牙床变了形,需要拔掉4颗牙,再紧到一起把牙床勒到正常的状态,都是为了女儿将来……


到学校接了女儿,看到她的脸有点发红,摸了摸,有点热。我觉得我好像一直在期待着这一幕的出现,现在终于实现了。折腾一番回家后,女儿终于发起烧来,小脸一会儿被烧得红得发紫,一会儿烧退了又白得像纸,我像没头苍蝇一样围着她乱转,给她拿吃拿喝拿药,不知道要忙些啥。静下心来之后,慢慢地觉得终于想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一直在担心。


拔一颗牙问题不大,但是拔掉4颗牙毕竟不是小事,拔牙之后身体的能量都聚集在恢复拔这四颗牙造成的创伤上,免疫力肯定会下降。人很多时候凭直觉能感觉到不妥,但是被蜕化掉的人类已经越来越麻木,失去了防御自身的本能,在没有富有经验的专业知识帮助的时候,往往只能是像傻子一样任人摆布。值得庆幸的是,母爱的本能还没有蜕化掉。如果人进化到把所有的本能都蜕化殆尽,是否就都剩下精英了?这个世界是否还会这样丰富、多情、有滋味?还是人类就彻底灭绝了?

 

脑子又乱了,想不清。一次拔掉四颗牙,要是你的话你拔不拔?



==盈小惠==
落花无情水有意,亦浮亦沉! 莫使金樽空对月 , 亦正亦邪!
<我愿面向大海,春暖花开! 天马行空,自由自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拔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