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杂草记

杂草是生在路边的, 石缝里,山野上。那么的不起眼,不绚丽,被拔掉,还会再生长,我就把自己活成了这样的杂草!

在贴吧里看到这样一个贴子:

几个女人在餐厅吃饭,因皮蛋瘦肉粥里没看到瘦肉和老板争执了起来。老板说,瘦肉都煮化了。但其中一女的越说越激动,大声哭了起来。老板惊呆了,安慰她说:"一碗粥而已,不至于啦,我送一个凉菜给你。"女人边哭边说:"我哭的不是这个,我难过的是,我已经三十几岁了还为一碗粥斤斤计较,这根本不是我要的人生!我什么时候才能不过这种日子啊!"

吃饭

顿时,整个餐厅的人听到她的话都陷入了一片死寂。

或许,很多人都会这样感叹人生,一直没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啊。

这让我不禁想起毕业那年,实习进了一家朋友介绍的私企,卖鱼腥草保健品,工资少的可怜。我每天要拎着四大盒鱼腥草奔赴北京各大卖场,谈代理谈进货。

有一次三伏天,那时候的地铁空调不好,我被拥挤的人群逼得喘不过气来。再加上汗酸体臭,简直难以忍受。好不容易到站正当我往外冲的时候,不知是哪个不要脸的在我大腿上拧了一把。回头看时车门已关闭了。我在原地站了半晌,地铁在我眼前飞驰而过,我真想把手里的保健品扔下地铁站!不过最终我没让眼泪掉下来,但我做了个决定,我要找份兼职,不为攒钱,只为打车。

现在想起来那时的决定简直可笑。但我知道如果我不想要那样的生活,我就要改变。

于是我托朋友找了份卖洋酒兼职。晚上7点到10点,一天八十,外加打车报销三十。

因为我会英语和俄语,被洋酒公司分到贵友大厦往北的墨西哥餐厅卖一种叫Tequila的洋酒,一周两天。另外三天到雅宝路俄罗斯餐厅卖Vodka。

整瓶洋酒放置在倒立的酒架上,一盎司是一杯,一瓶是二十四盎司。我们推销没提成到点下班。若酒还剩下几杯没卖出去,我还是坚持把酒卖光再下班。空闲时就帮餐厅打打杂。

不久机会来了,洋酒公司亚太区的大老板来中国市场巡查,墨西哥餐厅的外国老板一个劲地夸我。当他们转到俄罗斯餐厅时,经理说我俄语好,工作认真负责,酒都是整箱整箱卖出去。

于是没到三个月,我就接到了洋酒公司聘我去他们公司市场部做经理的邀请。

在辞掉保健品公司的工作时, 私企老板也是挽留我,因我没偷过懒。

就这样,我穿着职业套装,天天打车开始在高档写字楼里上下班了。

因工作需要,我渐渐认识了批发的代理商和超市、饭店、酒吧老板或负责人,也成了好朋友。我让代理免费给我供酒,卖场要酒就联系我,要多少结多少,自己做帐。白天上班,晚上就出来送货。多到整箱少则几瓶。我就找来家里的小行李车,吃饱喝足迎着夕阳,腿着给人家送酒。

有次酒吧老板问我是哪的人?兼职做,不累吗?为什么不打车。我自豪地说我是老北京,打车送货利润就低了,找公司报销那不合适。我不累,反而很快乐。

一做就是三年,后来亚洲经济危机,美国毅然关闭了我们在中国的洋酒公司。但我的香港老板极力向她的另一家洋酒公司老板朋友推荐我。

因此我没失业。刚巧,我的好友去了家互联网公司找我去兼职做他们娱乐网站的编辑,写写酒吧介绍和体验之类的文章。我从小喜欢写东西便欣然同意了。

在洋酒公司打工,自己卖酒,给网站写专栏。积蓄多了起来。在给互联网公司做兼职时,在同事的带动下我迷上了极限运动。就是骑山地车从山上向下俯冲速降那种。我觉得我不需要为了钱为了改善生存环境再奔波了,于是我放弃了洋酒公司的工作,也不再卖酒了。

由于我干过销售,公司又指派我去做市场和销售,成为了正式员工。圈子变成了客户和广告同行。于是我做了个俱乐部。起先客户和朋友玩不了我那种自虐的运动,我就改变了方向,成了吃喝玩乐的俱乐部。

我带着大家玩遍京城郊野,人渐渐多了,最后有八千人的数据库规模。因为想玩,我换了工作。同时为两家外企做销售卖不同产品。每月业绩都能完成,时间还自由。

俱乐部做的很好,我又在后海租了个小院,周末带大家郊游,平时在小院搞各种主题活动。如才艺表演啦,职场讲座啦,古董收藏啦,还做了交友,四百大元介绍仨儿,严格审查,知根知底,保证不是坏人。

嘿嘿,成就了三十多对儿,人脉也多了。有次去见摩托罗拉客户,递名片时,客户眨了眨眼睛,说她就认识一个搞俱乐部的朱朱。没见过面,但每次都到她活动网站上去看好玩的活动和体验。

我指了指自己的鼻头:真人在这呢,活的!

还有一次到海淀拜访客户坐电梯,正赶午餐时间,一下子涌进好多人,我被堵在最后。就听前面的人对另一个人说:你也收到那个叫朱朱的活动邮件啦?我也收到了,可我一打听全公司都收到了,竟没一个人认识她。不过小文挺好,挺健康,不招人讨厌。

我后背贴着电梯壁,心里乐得跟花儿似的。

正当我做的如火如荼的时候,闺蜜说我这么忙,都没时间谈恋爱了。老大的人连男朋友都没有时间交往。

是啊,我父母过世早,一直渴望有个家。于是我又放弃了做俱乐部,在一家公司上班,专心找朋友。闲时我就写写文章,看看画展听个话剧啥的。

有了朋友我就努力工作,希望挣钱养家。但看别人脸色,委曲求全营狗苟地向高薪摇尾乞怜,我又一次选择了放弃。

如今,别人穿名牌,我依然穿着我的破牛仔裤。别人开豪车,住别墅,一顿饭吃个两三千,我依然挤地铁挤公交,住出租屋,自己买自己做,交流的是菜市场的大爷大妈,各种接地气。我没钱,没能过上很多人眼里的好日子。但心态跟以前大不一样。

杂草

我的人生角色依然是杂草。但我喜欢写作,我就写。喜欢画画我就学,喜欢旅游我就走。缺钱时我就做些小项目,大富没有,生存即安。我知道我想过什么样的生活!

渺小也平凡,但我找到了作为杂草的一种生活面貌。每当看到真正的杂草,我觉得它就是我的顾知,相视而笑,有种喜悦。

我贪恋这杂草一般的生活!

 

 

惠盈金服博客blog.hviyn.com)分享专业心得、记录人生感悟!提供并发布众多所学、所想、所悟以及热门精彩观点,打造信息化领域主流的网络日志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杂草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