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虚拟时代的爱情

"纤纤小手,让你握着,把它握成你的袖
纤纤小手,让你握着,解你的愁,你的忧"

他喜欢听歌,喜欢让我隔着千山万水,放给他听。
他说能听到我的呼吸,我的气息。

电脑

电脑里正好放着最爱,我就边放着,边打着歌词给他。

他是握不到我的手的。只能用文字。

“只有那感动的是我,只有那感动的是你,
生来为了认识你之后与你分离”

开始只是写着玩的。因为特别喜欢这首歌,希望他也能看到。
但写到这里,自己都要伤感起来。
他在那边抗议,说是心都白跳了。

“好的,好的,我们不分开。”
我尽量用开玩笑的语气对他说。
心里是却是认真地期许了的。

他是我无意中从聊天室里捡回来的。完全是因为一首歌。

冬天最冷的那几天里,我不断听着“空城”。一遍一遍。我蜷缩在聊天室里,看着人来人往,这个地方,唯一让我感觉到有生气的地方。我可以什么也不做,却能得到许多好奇的招呼声,终于能在永不见面的地方,得到许多的关照,这很好。人们的气息就像一个个小泡泡,很温暖,但转身就破。一点痕迹也不留。那是我在异乡过的第一个冬天。人们说,那是十几年来最冷的冬天。

聊天室里人来人往,我打不清谁是谁。只是很机械地回复着他们。这很好,我不用空出脑子来思考。我不知道给谁说了什么,谁又对我说了什么。

有个人跳出来问我,为什么这么晚还不睡。我说我这是下午,他说他也是。然后他就很执意要加我的ID。男女话题,总离不开感情。对于这个比我小六岁的小男孩,我不想说什么。给他听“空城”。看我写的胡言乱语。他居然懂,在我隐藏最深,最想表达的那句话下面划了道线。回过来:“当大家都不愿去承诺,为爱去背负责任,再近的两个人,也不过是一座孤城”。

他说他的情绪被我感染了,现在变得很低落。
呵呵,我突然就觉得轻松起来,弗洛依德好象说过,情绪这种能量,不会消失,会累积,会转移。会从病人身上,转移到心理治疗师身上。我想,这次可能是从我身上转到他身上了。

一忽儿,不知怎么的。骂起我来。说我总是对喜欢自己的人会厌恶。对他们不好。我很生气。但又没有还嘴的力气,因为真是被他说中了。我觉得很奇怪,这个人,好像很懂我。好像就在我背后,好象早就认识很久似的。好象他不是他年龄般的幼稚。还是我不如我年纪般成熟。我有点迷糊了。

然后,又说起他的感情事,我一般安慰着他。一边有点气呼呼,在别人处受了伤,就来拿我撒气。一点点酸溜溜。也许妒嫉心是每个女人的本性吧。

他不会像网上其它人那样觉得女的到了外面就山鸡变凤凰,身价猛涨。只感叹地说,你们女的,在外头想嫁个好人,不容易的。

我很奇怪,小小年纪,居然会这样想,会站到女的角度去替她们想。后来知道,是他前面一段感情中女主角告诉他的。我想他是个用心去感觉的人。

他说他用是用几米漫画做屏保的。我也是。
他说他是个没事爱发呆的人,我也是。
他说他喜欢听忧郁的歌。我也是。
他说他喜欢听歌,我也是。

我仿佛看到一个熟悉的人。我们之间不需要太多的言语。

人们总是喜欢寻找和自己相似的人,热情地赞美他,欢喜他。是为了要用这种方式来赞美自己,喜欢自己。

有时候我们会一起下下棋,玩玩游戏,有时候互传好玩的帖子或图片。互相比赛自拍照的相片,或者搜集的图片。是快乐的日子。第一次,在梦里居然是笑醒的。我很奇怪。

不知不觉的,双双有了牵挂。小心地打听对方不在线的时候去了哪里。这种牵挂有些许的温暖。仿佛不再是个空城了,在这个虚拟的空间里

有点害怕自己的情不自禁,不想这种感情再漫延,有天刻意地没有上网。剪不掉,还是又再回网上。他没有如期般的挂念,语气里还带着些傲慢与自大。前些天的默契不见了。我便有点恼了。一不小心,他透露了自己的职业。语气里还是那种傲慢与自大,隐隐的,不管怎么解释都能感觉到。便生气了。想起他和我提过的女博士,他越解释,便越显示出他们的关系非同一般。生气了,不是因为他,不能怪他。反正恼火得要命,是妒嫉么?不知道。也许到现在心里都存着这个阴影。

爱情

差不多要决裂的地步了。一份默契的感觉,只要手指轻点就可以删除掉的。同我说,在差点决裂的那一刻,心很痛,真的么,我也是啊。剪不断的。装作气消的样子,又继续说着笑。罚我传照片给他。警告我不要传张太漂亮的,否则要喜欢上我了。我说,怎么会呢,我不漂亮的。一如当初所想的那样,隔着六年的差距和千山万水,两个虚拟的ID怎么会恋得起来呢。哪,那种隐隐的挂念又是什么呢?不管是什么,它一定会随着时间而去的吧。

我们还是会下下棋,看看图片。有时,他会给我写两首小诗。很简单的,很美丽的。有时候央我通过语音给他放歌。说是能听到我的呼吸,仿佛就在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变味了。心里变得怦怦直跳。

说是在梦里梦到我了。不确定。说是想我的时候,便流连我常去的坛子。说是秋天就会回去了,问我到时候会回去看他么?我说看你做什么呀,他无语。我在心里默默调整着回家的日程。

我有点惶恐。大家都有点当真起来了。但我不可以。我不小了。没有预计到生命中跳出一个这么小的小家伙出来的,我要等他长大,看他在那个大染缸里浸几年,会不会变坏么?我要拿我的末期青春来赌这场游戏么?这长长的时间与空间的距离,会改变多少。我,我有点慌张,有点手足无措。可这时我只觉得他是好的,是懂我的。只为这个,其它不想管。

我有想去占一下,我们的前景,还是算了,不要惊动这段感情,该怎么样,会怎么样的。一切都为时太早了。我只想一旁静静地看着它,没有任何的现实干扰,没有旁人的指点,它会发现成什么样子。

<<空城>>变成了<<风筝与风>>他是风筝我是风。
“当风筝遇上风,即使快乐的痛,仍能乘着狂风,天空中爱得英勇。”
“冥冥中遇上他,擦过爱的天空,倦极也不痛。”

我听着歌,轻笑。不知道将来自己会怎么看待这样一段往事。不知道是该说自己英勇,还是白痴幼稚。

 

 

惠盈金服博客blog.hviyn.com)分享专业心得、记录人生感悟!提供并发布众多所学、所想、所悟以及热门精彩观点,打造信息化领域主流的网络日志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虚拟时代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