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烟在水上

想到要要、一本正经地写一个帖子,我就感觉万分羞赧,因为感觉到自己一点主题也没有的。象这个题目,好象原是一首歌名,只因为看着蛮抽象的,便顺手牵牛,然后信手涂鸦。 当然,这要指望文才斐然,便是十足的笑话了。 同理,我忽然感觉到自己再写什么爱情故事也非常幽默,记得谁说过,女人是不能当作家的,只要她们一动笔,就好像天下男人都爱着她们似的。这实在令人忍俊不禁,我也万万受不了一个反复的文体朦胧的结局满腔正义的理想的鞭策的,我认识到自己是万万不能从事文学行业的。

烟在水上(图1)

唉,一个令人沮丧的原因是这两天发现脸上有了隐约的黄褐斑,这是严重的内分泌失调,更是作为女人不能容忍的肌肤的背叛。 一狠心吃了小鸡炖蘑菇,白果烧乳鸽,还有红烧猪大蹄等等做了残忍的肉食者(不过基本都在喝汤),吃了逍遥丸百消丹等等顺气理脉之物,看着病后逐渐还原的容颜,想起了哼哼的那句歌词“谁说我不在乎,怎能说不在乎?” 输完最后的液体,两只玉手已经遍体鳞伤紫青各异,大喝一声“御手”啊,道,春且住,伤且住,我只想每天早晨喝点小米粥晚上盖点厚铺盖,闲暇时候和朋友喝点跟斗酒吹点小牛皮就满足了,哪怕不要颜如玉,哪怕不要黄金屋。


要解决生活的难题,克服一切不必要的困难,来体验真正的幸福。我是下了这个决心的,所以背着他我第二次来到了这片黑色的土地。


天寒地冻冰雪载徒满目荒凉,房子还是那个房子,棚子还是那个棚子,星星看着咋不象这个星星月亮也不象那个月亮。这风真大,我偌大的心竟然感觉不出冷热,老乡们热情地招呼我吃饭,我看到了一切和十年前的变化并没有太大差异。今年的天气太冷,庄稼都淹坏了,那怎么活啊?老乡冽嘴一笑说,一袋面一车煤就过个冬天啊,夏天菜自己想吃啥种啥呗。那高高矮矮的平房老气横秋地屹立在那寂静的土地上,看不出它有什么悲喜的表情,只是觉得它的眼睛一直是默然地向远方眺望着,似在等待,又似在期盼,似在沉思,又似在眺望。


北大荒啊北大荒,小时候上地理课的时候就说你是北大仓了,可为什么那么多苦难深重的岁月你贫瘠的脊梁至今还未屈伸,为什么那么多热血满腔的工农群众拼却了那么多的青春至今酿的还是一杯苦涩的酒。头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为什么到现在为止不能翻身呢?


后面仓促的时间就被小时候一个胡同里长大的朋友们全部安排了,贫穷荒凉看不到了,浓浓的亲情把什么都化开了,即便那么久的乡愁都融化成又是欢喜又是辛酸的音符,化成漫天飞了。 如果让我继续生活在这,我能坚持下来么,这真是个严峻的问题。 我要好好想一想。


随便翻了下书,看到《我已是狼外婆》里陈村和舒婷的对话。


里面提到了顾城,说顾城是穷怕了,在美国的旅馆里一早上吃了七块免费的早餐蛋糕,可以将中午的午餐省略,晚上因为经常有宴请和PARTY就,就这样了。顾城的精神异常和钱不是没有一点关系的,他一辈子都为穷字犯愁。 这个插曲不能说不影响我的思考,或者说,我自己怀疑自己对什么都玩不起了,哪怕是醉死人的浪漫。


这一思考,我发现自己回不去了。 就像一个天大的笑话,一个无私的母亲把自己的儿女抚育成才,她的子女却是飞出去而不是留下来,这些儿女会牵挂他们的母亲会痛苦会流泪,却不知道为他们的母亲去脚踏实地地做些什么。

烟在水上(图2)

老老实实做人,认认真真做事,我不要那么复杂的想法了,我想我应该回去重新把自己的工作给做好。我没有太多的能力,不过谁知道以后呢?人淡如菊,更显不羁.

 

 

惠盈金服博客blog.hviyn.com)分享专业心得、记录人生感悟!提供并发布众多所学、所想、所悟以及热门精彩观点,打造信息化领域主流的网络日志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烟在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