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第一个家

春的父亲是下乡知青,母亲是根正苗红的农村女青年。春出生后的第一个家是生产队借给春爸的储藏室。还不错,两间屋,高高的屋顶,挑梁,显得很宽敞。外屋放桌子,碗柜,大石水缸和一个灶台。灶台很大,可以隔两口大锅。大锅多大?直径没有1米也有80厘米,锅破了砸了卖铁能卖不少钱。春上小学一年级时没有书本费春妈就砸了破锅卖钱交费。另外还有一个春爸自己造的烧煤的炉子。烧煤在当时的村里可不普遍。春出生在秋季,冬天尿布消耗量大,又很难干,家里也没有任何老人帮忙,春爸趁农闲经常出门帮工,就打了这个炉子,可以烤尿布,熬稀饭等。

家

里屋放两张床,一个立柜,一个用来储粮食的五斗柜, 一张大的写字桌。说说那张大床。已经记不清它有多大了,在小小的春眼中,好大好大,带四根床柱子,床栏上雕花,床前一块木头踏板,不记得有没有雕花了。床上铺稻草,夏天一席凉席,冬天加一条薄褥子。


82年春节搬家时因为床太大,租的房子太小,放不下,就没有搬走。另外春爸用木头搭了一半阁楼。在计划经济时代,在山头都被砍得光光的丘陵地带,木头并不是很容易弄到。幸好春妈来自山里,就是站在那个村后的山坡顶,往四周一看,能看见得的最高的那一片山。那里的树还没有砍光. 木头是春爸春妈一根根从山上娘家扛回来的。整个房子除了阁楼那里有一扇小窗户,每个屋的屋顶上有两片亮瓦外,没有别的光线来源。不知道现在老家的房子还用不用亮瓦。 看太阳光透过亮瓦, 投射到地面上, 影子随时间移动变化, 给了幼年的春很多乐趣. 靠大床的墙壁上贴了春妈绣的毛主席像以及主席诗,是绣在褚红色的纱窗布上。另一面墙上贴了当时样板戏的宣传画,一小幅一小幅的,连成故事。


好像很多人家都贴有那样的画。春家的是《红灯记》,一直没有换。春外婆家的换过好多次,最后贴过《红楼梦》。当时,看这些画是春和表姐表妹们莫大的娱乐。后来墙上多了春的奖状. 被这些画包围在中间的是挂照片的镜框。春至今还记得她的百岁照,胖胖的;还有春爸春妈和他们朋友的照片。春和妹妹每年生日,父母都会带她们去相馆照相。可惜这些照片,以后都随着一段婚姻的破灭而被销毁了。照片可以烧了,可心里烙下的痕迹却无法消失。


和屋子相连的是一边是队里的谷仓,春家在谷仓的地下室高度;另一边是2家人,一家姓蒋,一家姓彭。他们的屋檐伸出很多,遮出一条过道,要进春家,就得先走过这条过道。不要想象成那种亮堂的过道,因为过道的另一边是一条阴沟,下雨天周围几家人的排水就靠这条阴沟了,而春家的污水也自然从这里走。紧靠阴沟的是另一排人家的坝子,要高出春家整整一层楼。门前有一整块青石板盖过阴沟,而且坎沿都是不规则的石块砌成,所以春出入经常走捷径:跨过阴沟,爬上坎。


更妙的是,爬上坎后,再大胆一点,就可以爬到春家的屋顶上。有一次猫把春的红领巾叼走扔到屋顶近中脊的地方,春就这样爬上屋顶把红领巾取回来。这道坎,也是春的救命捷径. 春常不听妈妈话趁她不在家跑出去玩,看见大人收工了, 她就从这里跳下去赶在妈妈回家前进家门.这条阴沟, 在小小的春眼中,是恐怖的象征, 就像现在的小朋友会害怕壁柜一样, 春也总害怕阴沟里藏着老巫婆, 吃小孩的狼外婆, 无头的鬼. 尤其夏天的晚上, 在外面歇凉时,大人们总要讲些鬼故事, 春在凉床上迷迷糊糊入睡时往往”看见”阴沟上头飘着各种鬼.春还曾经梦见春爸在清理阴沟时, 阴沟里出来一个鬼, 抓住爸爸的脚, 往里拖.


春一家在这里住到82年春,然后举家搬到春爸下乡前住的小镇,在一个返城干部留下来的房子里租了一间屋, 5块钱一个月。春爸早在76年前后就招工回城了。


很长时间,春都认为搬家是爸爸妈妈在为她考虑。因为那时春已经转到镇里小学了。春上学要走40多分钟路,经过好几个村子。几乎每个村子都有很凶的狗,春一个人走时很害怕,能绕开村子就绕着走。搬家前发生一件事,让春认为父母为了她搬家。春被两条凶狗袭击,它们无声无息的从后面扑过来,一只咬住一条腿,厚厚的灯芯绒裤子被咬破了,小腿肚子上四个小洞,春不记得狗的主人有没有来处理一下,春家的狗咬了人春爸春妈都会给处理的;也不记得流了多少血,哭了多久,只记得一个人孤零零地走了近半小时回家路上的凄苦无助。这样的认知让春很长一段时间里对父母无比感激,因而也减少了对第一个家的留念。

 

 

惠盈金服博客blog.hviyn.com)分享专业心得、记录人生感悟!提供并发布众多所学、所想、所悟以及热门精彩观点,打造信息化领域主流的网络日志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第一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