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雪之下

原野上的风真大.我尽力把吹得乱七八糟的头发用一只手扎住,另一只手则搭到额前做凉棚状,狼狈又不无困惑得举目四望,寻找记忆中的小路.到处都变了!是的,我走的时候,正是原野的冬天,橡树上铺满了冰霜,雪层积到我的膝盖,刺骨的寒风肆虐在光秃秃的田野上.可是现在,空气中春日的气息浓烈得让我迷乱.整个原野上铺满了连绵的丝绒般的青草,五色缤纷的花朵点缀在其中,好像一张巨大无边的手工织毯.哪里还能找得到离家时撒在路上权作标记的虎耳草籽呢?

雪之下  

好在我的性子一向随遇而安,而且盛装的原野春色也多少转移了我沮丧的心情.于是我索性把身上的挎包扔在一边,漫无目的得溜达起来.春风的魔杖已经把整个原野变成了花的海洋.又亲自谱出曲子,一路撒下花的音符,将乐章不断延续下去.先是一丛丛金色的洋水仙开道,个个都骄傲得吹着小喇叭;接着是紫色或是粉色的风信子,扭动娇小的腰肢摇着欢快的铃铛,然后是成片敲着小鼓的三色堇,红的,黄的,蓝的,绿的,粉的,看得我眼花缭乱.我沿着花迹一路观赏一路前行,不知不觉走出了很远.绕过第39丛洋水仙的时候,我突然看到前方有大片的樱花林.一阵微风拂过,无数花瓣簌簌落下,如粉红色的春雪.我蓦得想起"香雪海"三个字来.忽然,树下一个小小的杂货店映入我的眼
.门前还立着一块木招牌,写到:雪之下.


  我好奇得走了过去,一个穿着淡绿色衫子的小姑娘站在店里向我招呼:"您来了,等您好久了!""我?你是哪一位呢?"实在诧异得很,不记得记忆中有和这小姑娘相熟的东西啊."当然是雪之下了"小姑娘抿着嘴笑着.我不好意思再追问下去,可又不明白雪之下是指什么."请先喝杯茶吧"小姑娘边说边端出个木盘,热气腾腾的清茶上飘着几片粉色的樱花花瓣.我接过来轻轻啜了一口,好甘甜,有一种说不出的清凉感觉遍布全身.我闭上眼睛,享受这份春的气息.眼前竟浮现出了故乡的情景:


  这不是植物园吗?植物园里的玉兰园,有白玉兰,紫玉兰,二乔玉兰,玉兰边上是金鱼池.看,那不是XX的风筝吗?还记得那天下午大伙儿骨弄了好久,才七手八脚得把它放上天空.哦,那里,那里,一大丛连翘花,不就是被我误认为迎春的小黄花吗?那是谁的笑语,夹杂在谁的歌声中?那是谁的声音,远远的跟着谁在奔跑.谁躺在草地上,脸上盖着手帕子惬意的睡觉.


  我的眼前突然充斥了这些又酸又甜的回忆,搞得我的心也鼓胀了起来,好一会儿才平复.我想回去!我想回去!先是一个小声音在叫着,接着越来越大,最后塞满了我得整个心房.


  我猛地睁开眼:"谢谢您的茶,可是我得马上走了,我想尽快赶回家去,因为不认识路了,恐怕还要花上好一阵子功夫!"小姑娘咯咯的笑了,"您瞧,这不是您的挎包吗?您喝茶的时候,我给您找来了.这是雪之下特产的眼镜,戴上它认路就方便多了,不过您回去之前,千万不能摘下来啊!夕阳下山之后,它就失效了!"小姑娘一边说,一边递给我一副淡绿色的眼镜."啊,是吗?那就太谢谢了!"我一面说,一面半信半疑得将眼镜戴上,咦,


奇怪得很,我眼前的草地上出现了一些红色的小点,一直向远方延伸下去.我赶紧跟着小红点,一路走了下去.就这样走阿走阿,也不知走了多久,山边的夕阳开始一点一点坠落了.可是小红点还是没有停止的意思.夕阳下山之后眼镜就失效了,我想起了小姑娘的话,急忙夹紧挎包,跟着小红点跑了起来.

雪之下  

忽然,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蓝色的湖泊,湖泊的四周,长满了高大的树木.我甚至看到好多熟悉的面孔,嬉戏在树林中.一股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我回家了!我回来了!正在这时,夕阳完完全全落山了.我眼前的小红点一下子不见了踪影.我摘下眼镜,凭着记忆中小红点的方位,撷起地上一朵小草.啊,这不是虎耳草吗?是我离开时留下的虎耳草籽,发芽了,带我回家?我默默的思索着,突然想起,虎耳草的别名,不就是"雪之下"吗?


  雪之下,即使是冰雪之下,也在努力得准备发芽,领我回家.是吗?我想起"雪之下"小店的小姑娘,原来那是虎耳草的小精灵,一直在等候我吧,我禁不住微微得笑起来了.

 

 

惠盈金服博客blog.hviyn.com)分享专业心得、记录人生感悟!提供并发布众多所学、所想、所悟以及热门精彩观点,打造信息化领域主流的网络日志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雪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