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点心渣子

大杂院门口钱奶奶那家在院儿里地位非常特殊。因为人家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小时候的那个年代,居然全家都是餐饮业的。

历史的必然性,天才儿童家都特穷。我小时候经常为了块巧克力跟家里人感情破裂反目成仇。可是人家钱奶奶家就不同了,儿子是北冰洋汽水厂的,媳妇是食品商场售货员,老人家自己是点心厂包装点心的!!!
点心

钱奶奶一直特喜欢我,经常把带回家的点心渣子给我搓一碗吃。你说怪不怪,这点心渣子吃起来比正经点心还香,想想也是,我小时候的梦中点心:萨其马,
槽子糕,大桃酥都搓这碗里了。还有不知名的点心上掉下来的糖渣子。咯吱咯吱香甜酥脆。。。。

我堂妹堂弟的牙开始能嚼动花生巧克力的时候,就只有这点心渣子成为我生活的支柱了。在我学习数学的黄金时期,可以数得清的巧克力块儿变成了点心渣子,导致我人生走上了弯路。

后来我爸发现我脸上老挂着点心渣子,心想不对呀,咱家不衬这么多种点心呀。我的秘密就这样被发现了。我爸这个怒呀。

现在想想也是,要是我的孩子每天跑人家领点心渣子吃,我还不得脸上套个连裤袜出门。

我家门背后老挂着个鞋刷子,从我记事起就不记得谁用它刷过鞋,好像是专门对我用刑的。所以我挺大了都不知道鞋刷子是刷鞋用的。就好像后院二子见我奶奶用鸡毛掸子打扫屋子也挺纳闷。

乒乒乓乓我手心被鞋刷子打个稀巴烂。后脑勺也挨了三骨拐。但是比肉体的痛苦更加痛苦的是:我爸一提起我小时候,就完全忘了我那个时候能写会算,还会边跳边唱“河南的阳光照耀在脸上”,只剩下吃人家点心渣子了。
老家

后来咋了我忘了。只记得钱奶奶北冰洋汽水厂的儿子调动了工作,去了水果罐头厂,从用大缸子接汽水喝变成了从流水线上抓削好的桃子吃。后来他们厂倒闭,居然又去做风靡一时的美式炸鸡,再后来自己开个小店卖炭烤羊肉串。那个时候我思想斗争很久,是长大了嫁给跨院做炒疙瘩的胖子,还是嫁给这个羊肉串叔叔。

前些日子刚刚听说,跨院的胖子真娶了我那时候的玩伴,羊肉串叔叔至今还独身一人。。。

 

惠盈金服博客blog.hviyn.com)分享专业心得、记录人生感悟!提供并发布众多所学、所想、所悟以及热门精彩观点,打造信息化领域主流的网络日志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点心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