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女子,知己难寻

孤独的时候总希望有个把知己可以像男人们那样推杯换盏聊个痛快,可惜,奔东跑西坐下来掐指一算,落在手中的酒肉朋友都寥寥无几,不是自己人缘不济,知己难寻确实是个人生的大问题(男的就不说了,结婚之后你休想再像往日般跟他们称兄道弟)。

一直喜欢和自己差不多的人交朋友,活泼开朗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有点假小子还略带点情调,遇到事儿可以一块抽刀就上。从高中说起?R算一个,个性活泼爱唱歌爱看书,成天拿琼瑶小说里的女主角严格要求自己,我们一起度过了3年雀跃激昂的青春岁月,一起攻下过全校歌咏比赛和篮球赛的头奖,各自在北京晚报发过散文,生日的时候一准收到对方的礼物,考试也是比着的前2名,哦,还曾一起成功策划弹劾一位物理老师。大学考到不同的学校但近在咫尺常来常往,一起学抽烟一起对着瓶子吹啤酒聊到凌晨互诉恋爱的曲折。

女子

后来R去芝加哥念书,最后一句话是:等我站住脚肯定把你保过去。我当时心想:算了哥们,你自己混出个人样就不错了。她刚到美国我已经开始工作,怕她孤独就借公司的便利经常打电话给她,第一次打听见她在电话那头哭着说:特苦。那叫一个心疼,于是打得更勤。可久而久之我的电话引起伊人的疑虑,估计以为我惦记她临走时的那句话,最后她满是狐疑的问一句:你……有什么事吗?嗯?看来已经适应美国了,放心了,也就不好再打扰,就这样,失去了联络,怕她误会我有什么企图。

大学里遇到个特革命的Y,愤世嫉俗特立独行,登即成了死党, 那时候三里屯服装街还红火,放学就一起去淘所谓“外贸”破烂,也是Y陪我度过了这辈子再也不要经历的那场恋爱浩劫。后来上班了,起初Y的运气没那么好,后来干脆自己出来混,丈夫是从别人那儿抢来的。我那时候很忙很忙,也许忽略了这份友谊,Y总是计较谁先给谁打了电话,是我的错,在她最需要支持的时候自顾自瞎忙,于是,友谊被生活的沉重搞砸了。

上班后大都是以烟会友,一烟即熟,遇到W的时候觉得,这丫头真酷:穿戴名牌却从来不知道名牌是什么,从来不买公司里XX们的帐,谈不拢拔腿就走了,管你丫是谁。还有一次在太平洋百货,我们俩无意把滚梯给堵住了,商量该上哪层逛,就在那时,俩贵妇骂骂咧咧挤过去还怒目圆睁得骂的不停,我们当时没意识到,意识到的时候我大吼了一句然后问Y:要是她们回来咱打不打?Y特从容的说:打呀?!虽然事情终是没发生,但我还是为Y的江湖气兴奋了半天。后来我到处漂去了,已经几年没有见面,偶尔只在msn上淡然的聊两句,Y正处于事业低迷,自己经营的公司没赚钱想出去从头再来,可好像已经很难回到过去呼风唤雨的时代了,亦或许,虽然我也常常因为工作的事搞得一脑门子债似的,可她总觉得我过得比她好,常常没说几句就停了。

不太明白这种心理,所以不知道如何处置这样的友谊。当然还有A,B,C,D那些曾经一起无论白天黑夜战斗过的几个,无论什么事都尽心尽力帮忙,只为珍重那一段友谊,比如:帮L家搬家,我一白领小人儿,大箱子一个一个抬,为她免费设计网站免费写文章,在她落寞之际请她喝酒解闷,听她诉说婚姻的失败和委屈,可到头来让我签什么协议澄清那些免费条约还不给我附件……这样的事遇到很多很多……

知己

而且,离乡久了,再回北京发现自己已经落伍了,话题基本是,年薪多少多少丈夫如何如何、名爹名亲戚名牌名人名车名房以及名度假胜地尔尔,那些话象镀金的器皿在星空下散出莫名其妙的光芒,不知道是自己离生活远了还是北京远离了自己。交友必用成了都市生存的硬道理,比如姐姐有个朋友,大话连篇吹牛跟呼吸一样顺便,每次吃饭不AA,贵了就等对方掏钱便宜了就热情付款,成天想着法利用姐姐在机关的人脉,要不就推销自己的产品赚钱。

平生最持久地一个朋友要算比自己晚出生2天的堂妹,小时候一起偷叩门儿爷爷的苹果被抓,放二踢脚崩了爷爷的屁股,一起捡人没放响的小鞭拿来跐花,穿一样的衣服被误认为一黑一白的双胞胎,教她怎么穿衣服怎样泡男孩子,高考结束后和男孩子们一起去旅行,她跟我闹别扭因为她暗恋的那个爱上我……她是在妒嫉和效仿中和我一起成长的发小。

还是因为很忙很忙,她住在郊区很难出来一起混,结婚生子之后更成了另外一个世界的人,常常特热心邀请我去她家,以为可以像童年时候那样胡侃一宿,可没两句就绕到丈夫孩子家庭上,我没有啊我,说什么?打电话就成天听她说妈妈不好妹妹不好婆婆不好小姑不好,东家长西家短说话就像演戏,如果对谁好一定指望人家有朝一日回报她,如果不,你就等着诅咒吧。后来听说她变得很物质,在税务局工作是肥差却一天到晚哭穷,车子房子都是跟父母要的,孩子也是父母带大,结婚那么多年几乎没做过饭,都是在娘家和婆家蹭的。她儿子很淘气,这很正常,可她无限制地纵容自己的孩子,在别人家乱翻东西,弹钢琴跟砸钢琴似的,大人说话总是捣乱不敬,她从来也不说什么,别人说一句就立马挂一张臭脸。

给孩子报了无数学习班兴趣班没两天就不去了,那孩子还对人说:我就是想多见识见识。好像钱是大风刮来的。有次我大吼了那外甥,他妈从此不理我。想想也罢,跟这种人类也学不了什么好,算了吧,道不同不相与谋,尽管是亲戚,若不是亲戚,从小学就被我从名单删除了。

总的说来是自己运气不好,算命的说我命中多华盖少贵人,所谓贵人也许就是朋友吧,不能怪别人,特别是女孩子,要遇到知己很难很难,太优秀不可以,木秀玉林风必摧之,据说女人的天性是妒嫉。但至少在回首往事的时候想到那一个个过客,脸上还会浮现昔日的笑容,人生是一个漫长的旅途,一边相遇一边丢弃,这就是规律。朋友是什么应该怎样维系友情,到现在也不是太明白,遇人不淑是一回事,社会的退步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惠盈金服博客blog.hviyn.com)分享专业心得、记录人生感悟!提供并发布众多所学、所想、所悟以及热门精彩观点,打造信息化领域主流的网络日志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女子,知己难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