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燃一注香

路过教堂的时候,我经常想起刚来美国的日子。师兄两口子带我去costco,我觉得价钱太贵,什么也没买。无独有偶,我也经常去教堂听圣经股事,然后蹭饭。周末蹭饭次数多了,遇上一次大型点的活动,牧师讲道,有整整一屋子人。一对美国胖夫妇坐在我旁边,女的头发已白,手交叉放在腿上,男的留着胡子。讲道以后开始传一个钵,很多人会往里放钱,美国夫妇没给钱,直接传了过去,脸上的表情应该和我一样----没有过硬的理由让自己从容,瞬间的踌躇又过多占用了装作从容所需要的时间。比起牧师的哔哔,我看见他们以后觉得更peaceful。

教堂

我姥姥家一直有樽佛像,三十公分高,放在一个装衣服的木箱子上,两边有香炉,有时候会有燃着的香。我坚决不信这些。我妈和她的闺蜜聊天的时候,如果提到了算命先生,八字不和,命相不好等等,我也会放下手里的小汽车,生气地说“妈,那些都是迷信!”和我爸分开以后,她也经常念叨算命师傅曾经预言的多么准。我就会批评教育她。高中生已经开始写议论文了,我也说得更头头是道,代言我所代表的正义。我说了一段以后,她就会低头看着旁边,也许会恩一声。我认为我说服了她。

大学时候我还是带她去了庙里。因为小时候在商店我一只手被她拉着,另外一只手在嘴里,巴巴地看着小汽车的时候她总是买给我。拉着她上山的时候,我从她路过小庙那一瞥里看出了我有过的巴巴。求了签,给了一张小纸上面有八个字,想要听解释要进去见住持。她读了读那八个字,把小纸收了起来,拉着我走。我说为什么不见住持,她教育我说儿子,我求的是神,不用听他说。"

寺庙

出国吃了几年教堂饭,吹了第一个女朋友,我春节毅然回国。夜里骑着车瞎转,遇到了一个教堂,我忽然觉得很亲切,吃过的饭历历在目。我坐在台阶上,屁股一凉,想通了和女朋友分手这件事。走之前,我把没开的啤酒留在了教堂前的台阶上。荒诞的邂逅荒诞的发展出了荒诞的关系,但却确确实实地影响了我。我已经等不及假期过去来尝尝这个教堂的免费饭了。

后来和我妈聊天的内容会掺杂很多关于算命,八字,风水等的扯淡。某一天她提到姥姥不信佛,家里的佛像是给早走的爷爷带饭,每天三次。怎么能通过烧香把饭带过去我就没有细问了。

 

 

惠盈金服博客blog.hviyn.com)分享专业心得、记录人生感悟!提供并发布众多所学、所想、所悟以及热门精彩观点,打造信息化领域主流的网络日志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燃一注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