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疯姑娘

疯姑娘住在霞浦村尾。村里没人见过她说话,只看到她乐呵呵地从家里跑出来,有时穿着鞋子,有时没穿,有时穿着衣服,有时没穿。疯姑娘从小就喜欢在草丛里抓虫子,抓住了再把它们放掉,她还喜欢爬树,常常趴在大的树枝上学鸟叫,她爱在山坡上奔跑,满山坡都是她的笑。

疯姑娘
   

 疯姑娘很小的时候亲眼看着亲妈跳了河,从此再没说过话,也没哭过。父亲娶了个邻村的寡妇,后妈带了一个儿子来,名叫穆子,比疯姑娘小三岁。每次疯姑娘跑出门,别人找不到她,只有穆子才能把她找回来。时常有放学的孩子在河边看到疯姑娘,朝她丢石子,编出小曲嘲笑她,她从不恼,也对着别人笑,每次穆子看见了,都会很生气,捡起石子扔那些坏小子。穆子喜欢牵着疯姑娘回家,对她说:“伊姐,我会照顾你一辈子。”

    疯姑娘慢慢长大了,总这么瞎跑不成,父亲在村里给她找了个编箩筐的工作,一个小箩筐五角,一个大箩筐两元,疯姑娘不喜欢坐在工厂里干活,总是跑出工厂,经常一个月编不了几个箩筐。

    有一天,穆子跟疯姑娘说:“伊姐,以后我不念书了,念书要花钱。” 母亲听见了,说:“没出息的东西,念了书将来才会赚大钱。”

    疯姑娘听了,对着穆子笑。
          
    家里来了亲戚,住在县城的远房表哥覃珄,要准备第二次高考,他妈怕他分心,让他住到乡下可以专心读书。覃珄常和穆子说县城学校里的趣事,疯姑娘也在一旁听。覃珄问她:“妹子,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吗?”疯姑娘还是笑,覃珄接着说:“妹子,以后我天天给你讲故事吧,你就不要成天跑出去疯了。”

    从那天起,疯姑娘不再从工厂里跑出去,天天工作到下班就跟母亲回家,回到家后也不再出门,总是安静地呆着。覃珄和穆子一起在灯下看书,她就坐在一旁编箩筐,覃珄讲故事时,她就静静地听,静静地看着覃珄。穆子对覃珄说:“哥,伊姐好像喜欢你。”覃珄说:“她哪懂这些,别乱讲,我是真喜欢她,你看她多漂亮。”穆子沉默了。

编箩筐
    

疯姑娘整齐起来很漂亮,可是那样漂亮的时刻很短暂,母亲帮她梳好的头发很快就会被她自己揪乱了,过年时穿上的新衣服也不知何时就破了,唯一不变的美丽就是她的笑容,一尘不染的笑容,傻呵呵的笑容,那种无论看到天还是地都会有的笑容。


     这天,覃珄对疯姑娘说:“妹子,我们去放风筝吧。”疯姑娘笑着,看着覃珄扎完风筝。覃珄牵着疯姑娘来到山坡上,以前,疯姑娘常常一个人在这里奔跑,这是第一次有人陪着她奔跑,这是第一次有人带着她玩,这是第一次她知道有一个东西叫风筝,可以飞得很高很高,这是第一次她学会握住手中的线。

    那一天,他们很晚回家,穆子很担心,问他们去了哪儿,疯姑娘一只手紧紧拽着风筝,另一只手紧紧拽着覃珄的胳膊。谁都没有多问什么,穆子无意中听到父亲问母亲:“你看覃珄会对她好吗?伊妹要是有人能托付终身我也放心了。”母亲说:“覃珄他妈那关可没那么容易过。”父亲长叹一口气。穆子暗下决心,无论伊姐有没有人娶,他都会照顾她到老。

    高考的日子临近,覃珄每天依旧读书、讲故事给疯姑娘听,有时还会给疯姑娘梳头、洗脸、洗脚,穆子很知趣地避开,总有意无意地听到覃珄问疯姑娘帮她天天洗脚好不好,还听到疯姑娘呵呵地笑。

    疯姑娘变了,变得整齐了,变得温柔了,变得眼睛里有人了。穆子为她高兴,心中却又很失落。时常独自回想起疯姑娘当初跟他牵手时傻傻的笑。

    覃珄回县城了,临走时跟疯姑娘说很快会回来看她,让她乖乖在家等着。疯姑娘每天照常上班下班,不再出去疯了,他们都知道她在等。可是,覃珄的母亲那里传来的消息是要儿子在家里好好等着上大学,免得出什么意外。覃珄的来信却是另一个版本,他说虽然母亲不同意他和疯姑娘在一起,但他一定要让家里人接受疯姑娘。没有人对疯姑娘说起这事,似乎她整整齐齐、满怀希望地等待是父母都愿意看到的状态。穆子却不愿伊姐如此,想拉着疯姑娘出去走走,无奈她只愿在家呆着,一次次地卷着风筝的线。穆子想逗疯姑娘笑,就学着覃珄讲故事给她听,她也听着。偶尔穆子也帮母亲给疯姑娘洗脚,渐渐地,偶尔变成了常常。

    日子如风般过去,穆子也要准备高考了,疯姑娘似乎已经习惯了在家的生活,没有人再提起覃珄,他也没再来过信。一日,疯姑娘下班回到家,看到家里来了客人,是覃珄,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女孩。女孩上上下下打量着疯姑娘。

    疯姑娘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那女孩,直接冲上前去,紧紧地抱着覃珄,呵呵地笑着。覃珄连忙把疯姑娘推开,一直说着怎么这样怎么这样。

    疯姑娘可不管这些,再一次冲上去,拉着覃珄的手,想拽他胳膊。覃珄又一次把疯姑娘推开,大声吼道:“不许再这样!”

    疯姑娘吓呆了,站在一边,父母会意地要拉着她到里屋去,可是她不干,要到桌边去拿风筝给覃珄,可是覃珄先她一步拿起风筝说:“是,我们是一起放过风筝,但这不代表什么,你懂不懂你懂不懂。”覃珄一旁的女孩问:“那她为什么刚才要抱你?你妈说她是傻子,傻子怎么知道抱你?”覃珄连忙争辩道:“她是疯子,我都跟你说过多少遍了,疯子会做什么我怎么知道,你怎么就是不相信呢!非要到这里来,现在这样可好?”

    “住口!不许你这样说伊姐,她不疯,疯的是你!”刚回家的穆子在门口怒吼着。疯姑娘静静地听着这一切,似乎明白了什么,她从覃珄的手里抢过风筝,朝覃珄身上一次次用力地甩去,嘴里发出很大声的“呃~呃~”。她要把覃珄赶出家门去,覃珄很狼狈地拉着女孩走了。疯姑娘大声地哭着,像个委屈的孩子,穆子走过去,紧紧地抱着

风筝
    

疯姑娘又疯了,成天往外跑,偶尔没穿鞋,偶尔没穿衣服。她不再像过去那样笑了,也不抓虫子,也不爬树了,更不到山坡上去了。她有时还去上班,还是经常跑出去,现在大家都知道她去了哪儿,还是只有穆子能把她带回家。放学的孩子还是会朝她丢石头,但她只会静静地看着河面,不再朝他们笑了。穆子也不再朝那些孩子们丢石子了,只是默默地陪着疯姑娘,牵着她的手回家。

    母亲还是天天给疯姑娘梳头、洗脸,带疯姑娘去工厂。穆子高考结束后患了肾病,其实症状很早就有,只是穆子不想让大家担心从来不说,他以为能撑过去,不想疼到不行的时候也是该住院治疗的时候了。那天,疯姑娘在河边呆着,父亲来到她身边,说回家吧,今天穆子不能来接你了,他住在医院里。那一夜,疯姑娘一宿没睡,等着穆子回家。

    穆子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到了,他却不能去了,因为缺少医疗费,穆子也只能回家治疗,母亲直抹眼泪,穆子亲爸就是得肾衰竭走的,现在轮到儿子了。疯姑娘看到穆子天天在床上躺着,也帮着做些事情,偶尔在穆子旁边坐着,静静地看着穆子吊瓶子,渐渐地,偶尔变成了常常。

    穆子有一天对疯姑娘说:“伊姐,我怕我不能照顾你很久了,我以为自己能赚很多钱,将来可以养你和咱爹妈的,要是将来我先走了,你要自己回家,知道吗?”疯姑娘听了,找来几本书交给他,穆子明白她想要听故事了,有气无力地读着,读着读着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不见了疯姑娘,叹了口气,以为她又疯去了。晚上,疯姑娘和母亲一起回来了,整整齐齐的,原来她又去上班了。

    穆子做了一个梦,梦见疯姑娘又傻呵呵地笑了。

 

 

惠盈金服博客blog.hviyn.com)分享专业心得、记录人生感悟!提供并发布众多所学、所想、所悟以及热门精彩观点,打造信息化领域主流的网络日志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疯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