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最远的距离

常在网上看到同胞和印度人,也就是所谓阿差的故事,当然绝大多数是BAD EXPERIENCE。生活中也听到朋友们和阿差的故事,同样,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所以,贵喜虽然一直想码点自已与印度人交住的文字,总是犹豫良久,最终又放下了。然而内心有时被一种对印度朋友们,特别是对罗杰的内疚细细唑咬着,良心不平的感觉。最近发生的钱夹事件终于让贵喜下了决心说说有关与印度人的友谊的故事。说是故事,其实跟贵喜一向的文字一样,都是些婆婆妈妈的琐事儿。

敲下“友谊”两字时,贵喜的手哆嗦了一下,很惭愧自个儿的所作所为。

刚来加拿大时,对加拿大各方面的知识很缺乏。在一个小城市住了几个月,别说印度人,就是黑人也很少见。那时贵喜感觉加拿大就应该是这样。所以搬来多伦多DOWNTOWN,又在一个印巴人较多的区域,起初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贵喜对沿街众多的印度人开的小店及满大街五彩缤纷的印度人很难适应。现在想起来,那个区居民比较贫穷,各色有色人种都不少,包括中国人。但贵喜当时只觉得印巴人奇多无比。印度人、巴基斯坦人、斯里兰卡人等等的概念是后来才建立起来的,当时贵喜统称他们印度人。

国外建筑


记得当时英语老师麦克问贵喜,来加拿大最SHOCK的冲击是什么?贵喜脱口而出:印度人。这个回答显然出乎麦克意料之外,他非常惊讶地问WHY。贵喜顿住了,SHOCK就SHOCK了,还真没琢磨过WHY。想了想,贵喜回答说,第一是没想到加拿大有这么多的印度人。第二是没想到印度人这么黑。麦克没想到贵喜的理由如此浅薄,倒乐了。

说到这,插句题外话。贵喜这人一向跟着感觉走,最不善长思考,尤其是深刻的思想。所以,来福对贵喜喜欢读名著、看哲理片、听古典音乐之类习惯大惑不解。尤其是当年贵喜的N篇学术论文还很有点深度,得过挺大的奖,受过好评,不过其中有个观点让有些领导们很痛恨,认为是抹杀了改革开放以来全体干部职工的丰功伟绩,但私下聊起来,又不得不表示这个观点还是有点儿道理的。这一切更是让来福云山雾罩,摸不着头脑。不过,来福也不喜欢思考,想不明白,就难得糊涂了之。吉祥呢,也把爹娘这点德性全盘继承下来了,随和得成天价欢天喜地的。自从知道了昆德拉先生的名句“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后,来福和贵喜自嘲:上帝对俺全家一定是绷着脸儿的。

题外话讲了一堆,贵喜的意思就是请大伙儿见谅笑贵喜为老浅g的可笑。小文没有沉重的反省和思考,也就是和大伙儿聊聊小故事轶事琐事而已而已。

至于觉得印巴人没那么黑,贵喜一定是被印度电影的俊男美女先入为主了。已经记不清看过的第一部印度电影了,所以贵喜一向权当“流浪者”就是自个儿看过的第一部印度电影。丽达小姐曾让贵喜惊为天人。加上“永恒的爱情”等等,里面的男女主角们个个白白净净的。想想那些电影里面一定也有不少深色的印度人出现,可贵喜就是没一点印象。再说当年贵喜爹书橱里印度作家只有泰戈尔先生,每本书的扉页上老人家都是智慧深邃,且白颜仙须。

永恒的爱情
不厌其烦地说了半天印度人的肤色问题,只因为接下来的故事跟肤色有关系。

那会儿吉祥对乒乓球着迷,所以贵喜总带他去附近的社区活动中心打乒乓球玩。正是因为乒乓球,在社区活动中心,贵喜和吉祥认识了罗杰。

当时贵喜比吉祥的乒乓球打得好,所以吉祥也不象现在这样烦和她打球儿,加上一开始他也没伴儿,不和贵喜打他就没得打。因此刚开始几回,母子俩一到社区中心,总是谁都不理不睬的,只顾母子对垒,打完了就走。无奈僧多粥少,乒乓球台经常不得空闲,贵喜和吉祥得排队等球台。

等球台,眼就不会闲着。慢慢地贵喜和吉祥对常来打乒乓球的球友们有了大概的印象和了解。

罗杰是贵喜注意到的第一个球友,黑黑的高高的小伙子,二十七八岁。惭愧的是当时贵喜对黑人和印度人的长相混淆不清,居然一直以为他是黑人。后来聊天,当罗杰说他来自印度时,贵喜脱口就出,俺以为你是非洲来的呢。罗杰假装没听见,但脸上的表情肯定不会认为贵喜是在COMPLIMENT。贵喜挺尴尬。

之所以注意到罗杰,一是因为他球打得非常好,二是因为他很沉默,三是因为他非常友好,善待他人。他球打得好,所以他一到,大多数情况下总有正在打球的球友邀请他打球。不管邀请他打球的球友水平有多差,罗杰总是有请必应,微笑着陪着臭球手练,把小球儿喂到对方顺手的拉置,偶而加点儿难度,臭球手们总是开心得认为自个儿球技突飞猛进了。

兵乓球
有一次,一位年轻的中国母亲请罗杰陪她年仅6、7岁的儿子练球,小孩子也就是刚摸了两天球拍儿。贵喜虽然很理解那位母亲的心情,但有点不以为然。而罗杰一言不发,仍旧平平和和地陪小孩子捡了半小时球。

 

吉祥巨想能和罗杰打球,可他脸皮儿g,自个儿张不了口,就暗地怂恿贵喜。贵喜当然很想罗杰能跟吉祥练练球,可她网上脸皮厚,但联系不了实际,也开不口。母子俩嘀嘀咕咕的,当然用中文。吉祥说您是俺娘呀,自然得您出面。贵喜说小子哎,你自个儿的事自个儿处理不了,就还是跟娘玩儿吧。

儿推母搡了好几回,罗杰听不懂,可看出了端由。有次,贵喜和吉祥正在打球,罗杰走过来,站在边上看。贵喜和吉祥一边打球一边旧皮球重踢,罗杰突然对贵喜说:“CAN I PLAY WITH HIM?”

吉祥当时小眼儿就乐眯成一条线了。

 

自从有了罗杰做教练及陪练,吉祥的球技真可谓日新月异突飞猛进了。这点可从后来连匈牙利老头都肯赏光陪吉祥练练球得到证明。

匈牙利老头应该有六七十多岁,因为他说过他退休了。可能是常运动保养好的缘故,老头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身板也硬硬朗朗的。想起来也奇怪,前前后后在社区中心交往了近一年时间,贵喜和老头居然从来没问过彼此的名字,老头倒是知道吉祥的名儿的。贵喜和吉祥一直用“匈牙利老头”称呼他,所以小文也只好继续沿用此称呼了。

和罗杰相比,匈牙利老头显得桀傲不驯。他一般不跟人说话,自然从不跟臭球手人打球的,球友们也懒得烦他。老头有的是时间和耐性,有时候坐旁边很长时间,如果还是没有他认为值得他一脱一绷的球友来,他便离去,真正奉行了宁缺勿滥原则。

这一脱一绷,是贵喜注意到老头的起因。

居说老头曾是匈牙利有点名气的运动员或教练什么的,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老头儿打球前,架势摆得十足。无论冬夏,打球前,老头总是先把外衣外裤脱去,穿短袖运动衣裤上场。衣裤脱毕后,老头绝不会忘记拿出条头带来绷在脑袋上,再伸腿扩胸地运动几下,精神百倍地上场。

特别是要和高手较劲前,老头这一套更是做得一丝不苟。老头眼中的高手,其中一个是罗杰。每次老头儿做脱绷热身运动时,罗杰总是候在一旁,黑黑的脸上挂着笑容,平静如初,看不出被老头的嚣张气焰吓倒的任何痕迹

 

 

 

惠盈金服博客blog.hviyn.com)分享专业心得、记录人生感悟!提供并发布众多所学、所想、所悟以及热门精彩观点,打造信息化领域主流的网络日志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最远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