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如果我是茶花女

吴敏伦在他的文章中写到:

“如果茶花女真的爱阿芒而又深信阿芒爱她,她应该明白她对他的重要性,不随便单方面去离开,因为单方面离开,对阿芒的后果可能比父亲嫌弃她更严重。相爱的人遇到这样大的事情,更应联合起来,商量怎样应付。即使最后仍是决定分开,无论是真分开还是暂时分开以顺父意,对双方的打击都不会这么大,那才是真的为阿芒着想。”

首先,茶花女不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是在风尘中打过滚的女人,决定和阿芒在一起,不是轻易的决定,离开,也不会是随便的决定。所以,茶花女不是“随便”单方面离开,而是深思熟虑的离开。因为她怎么想,也只有这样一个离开的方式是最好。她是否判断错误,是另一回事,但她在这种决定两人关系的行动上,可以推定是千思万想过的。

茶花女
“单方面离开,对阿芒的后果可能比父亲嫌弃她更严重”这是一个判断。作者说“可能”,那么也就有“可能不”。茶花女的判断,我以为是正确的。失恋固然痛苦,让阿芒放弃他的IDENTITY,还要影响他妹妹的婚事,后果当然可能更严重。再者,别忘了茶花女是一个交际花,社会和她自己对自己的歧视,不能不影响她的决定。当其时,她做了她所能做的最好也是最痛苦的决定。

"枉茶花女自以为爱阿芒,却如此虐待他,并对他的爱毫无信心。可见悲剧收场,不能全怪命运,她自己也要负很大责任。"

因为爱,扮演一个负心女子,因为她相信,这种“虐待”,与让他知道真相,在家庭和她之间的选择的为难相比,是两害相权取其轻。怎见得她对他的爱毫无信心?她没有信心的,是这份爱对于社会规范/压力的对抗能力。茶花女本人,未必有这么深刻的思想,其实,这是小仲马的所想。

小仲马给他的茶花女(阿尔丰西娜·普莱西)写到 -
“我不够富,不能象我希望的那样爱你;我也不够穷,不能象你希望的那样被你爱。”(时隔多年,前半句记得真,后半句靠GOOGLE了。)
面对现实,是如此无奈。社会对于在这个地位的人,有着即定的要求与行为规范 - 以个人去挑战社会压力,谈何容易!小仲马是一个被父亲遗弃的孩子,从社会地层挣扎出身,他要为自己,为母亲奋斗。爱情,尤其是和一个高级妓女的爱情,于他实在是无法负担的奢侈品。从社会,从经济,从理智,从他个人成长的背景,种种因素,都决定他这份情,只能是一段不了情。
虽然不了,只能一段,这情于他,最终升华成为文学作品。

发生悲剧后,指责当事人,是最容易的事。茶花女之所以在当时有那么大的轰动,不是因为这是一个悲剧(悲剧多着呢),而是它反映了故事之后的社会现象与问题。

吴还建议现代青年想想“若果我是茶花女,会怎样做,因为在现今社会中,父母干涉子女婚姻仍是常见的。”

茶花女
茶花女是一个在特定背景下,特殊人物的悲剧故事 - 即使在当时,也是一个有代表意义但极端的故事。

时代不同了,茶花女的故事不会重演。

“现今社会中,父母干涉子女婚姻仍是常见的”其实,这和茶花女的故事核心已经离题太远,茶花女远不是一个“父母干涉子女婚姻”的故事。

以前,我从未想过“如果我是茶花女”,现在和今后,哈,反正已婚,也不青年了,不会想这种无聊的问题。

一向不好辩,不相信“真理越辩越明”,多是你说饼圆,我说饼扁的不同视角得出的不同结论。

不过,茶花女是一部深深感动过我的作品 - 看到他人的议论,有了反驳的冲动 - 我看到的饼,是又圆又扁哪,哪里是你说的那个样子,呵呵。

 

 

 

惠盈金服博客blog.hviyn.com)分享专业心得、记录人生感悟!提供并发布众多所学、所想、所悟以及热门精彩观点,打造信息化领域主流的网络日志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如果我是茶花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