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孔乙己外甥歪传

1.

哗疯酒店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别处酒店都是当街一个曲尺形的大柜台,散客们只得当街打酒,生客是入不得内的;若有不识趣的,往往闹到头上顶着一个新添的板栗当街表演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

哗疯偏偏当堂横摆了几条长案,几条长凳,各色人等皆可入内坐地。做勒脖的人,傍午傍晚散了工,每每花四文铜钱,买一碗酒,三五结伙---自然是那些相识投缘的踞了一案,或坐或蹲在长凳之上,大声地喧哗热闹;哗疯的老板老板娘依例是不出来的,只几个勤快小二前后递酒,腰间别着抹布,预备抹去勒脖们脸红气粗时互相乱吐的浓痰。

 

 2

 

这些短衫勒脖佬们,虽然容易说话,但唠唠叨叨缠夹不清的也很不少。他们往往要亲眼看着黄酒从坛子里舀出,看过壶子底里有水没有,又亲看将壶子放在热水里,然后放心:在这严重监督下,羼水也很为难。搞到几个伙计里外不好作,难免的火气一日大过一日,终至闹出事来。伙计中最后生的a87,便是与几个青头大打出手,砸毁碗碟若干,摔手而去。

店中的气氛,便由此生了一些尴尬,渐渐地沉闷起来。直到一天,孔乙己的外外外甥来喝酒。

 

3

 

孔乙己的外外外甥,是不是姓孔,没人知道(废话,外甥当然不跟娘舅姓),称其外外外甥,是为了孔乙己死了许多年了,有外甥的话也必是隔了多代的。

来哗疯喝酒的人,多数携一夹袋,袋内除几个铜板,通常还有几个马甲;皆因为哗疯老板为人宽厚,对客人随地吐痰混不介意。勒脖客们吐习惯了,自然免不了互相吐;马甲就是吐痰大战时用的。沾的痰迹多了,洗不干净,也就弃了。马甲最多之人,就是“孔乙己”了。


孔乙己外甥歪传


4

 

"孔乙己"的马甲,有别于旁人,马粪纸所作;图其轻巧方便,二十余个叠在一起尽能收于袋中;也是为了被吐的次数太多,铜钱有限不得不如此。偏还有酒瘾,被吐得满身浓痰之后一定换上马甲再来。原来的一件长衫,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在国内被踢的脚印,依稀还留在臀的部位。喝的高兴了,便掉转臀部向人炫耀:“看看,这个是我“领导”踢的。。“ 此时勒脖客们必定哄笑一场,哗疯便有了许多生气。

”孔乙己“一到店,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孔乙己,你又换马甲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温两碗酒,要一碟茴香豆。”便自管拿出帖子来。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写错别字了!”孔乙己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老酒因你写错别字,撕了你的马甲。”孔乙己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书的事……读书人的事…,是我老师的不好,能算我的错么?”于是一件新粘的马甲,又沾上许多的痰迹。

 

5

 

来哗疯喝酒之人,多不买茴香豆;聊的兴起,孚一大碗,怒起来了,啐口吐沫,也孚一大碗。

“孔乙己”自己虽从来是一碗的酒量,却使勒脖客们酒量大增。故店家从不赶他。骂不过人时,往往嘀咕一句“儿子骂老子”;又从袋中掏出一本《说评》,或者是一本《经书》。翻开细看,便又高兴起来:“圣人也写错别字么”。

“孔乙己”也不全是逆来顺受,有时喝的多了,也会闹酒疯:“闹革命了!闹革命了!圣人下凡,白盔白甲。。。革命军。。仁川。。把你们都带上红帽子。。嚓!嚓!。。”这时候,老酒便会踱出来,拎着“孔乙己”的领子,把他放到门外,由他门槛上坐着吐。


“孔乙己”也并不孤单


孔乙己外甥歪传



6

 

孔乙己是断不肯交短衫勒脖客做朋友的,"这帮只会吐口水的粗人",心里很有些不屑。只有阿Q是个例外。

孔乙己把阿Q当作朋友,断不是因为阿Q会识文断字。自己茴香豆的"茴"字也是会写四种写法的,这个阿Q大抵是一种也写不出来。也断不是因为自己和阿Q时常被人轰笑吐口水,亦或喝醉被老酒双双拎出来,趴在门边吐的缘故。

某日看到阿Q被老酒恶狠狠的从酒店里撵出来,依旧大声喊着"柿油,柿油",众人依旧麻木的大笑:"只有豆油,麻油,哪里来的柿油"。这才觉得同样是短衫客的阿Q很有些不凡,由此便有了交朋友的想法。

想法只是想法,就如同众人的哄笑,一转眼便消逝得无影无踪了。

直到阿Q用一根竹筷盘了头,来哗疯喝酒,众多短衫客们的目光便有了不同,似乎多了一些异样。孔乙己这才越发佩服起来,料想自己是万不敢这么做的。被吐口水自是不怕的,只是担心老酒报了官,不单马甲毁了,连爱屁也保不住。

 

Q“先前阔”,见识高,而且“特有才”,看到老酒欺负孔乙己便在店内敲着碗唱“六月里来那个雪花儿飘”;本来几乎是一个“完人”了,但可惜他体质上还有一些缺点。最恼人的是在他头皮上,颇有几处不知于何时的癞疮疤。这虽然也在他身上,而看阿Q的意思,倒也似乎以为不足贵的,因为他讳说“癞”以及一切近于“赖”的音,后来推而广之,“光” 也讳,“亮”也讳,再后来,连“懒”字这样形似的都讳了。一犯讳,不问有心与无心,阿Q便全疤通红的发起怒来,估量了对手,若是不屑于理他的他便追着唱,气力小的他便骂;然而不知怎么一回事,总还是阿Q吃亏的时候多。于是他渐渐的变换了方针,大抵改为CCTV的方式了。

 

【完】

 

 

 

惠盈金服博客blog.hviyn.com)分享专业心得、记录人生感悟!提供并发布众多所学、所想、所悟以及热门精彩观点,打造信息化领域主流的网络日志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孔乙己外甥歪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