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告诉你实话,其实我怕打针

有些恐惧感,是从孩提时代就根深蒂固,这辈子紧紧跟着你,对我来说,比较难启齿的有两样:一是乘手扶梯,二是打针


(一)手扶梯

乘手扶梯这件事听力来比较吊诡,实在是因为我老乡下孩子一个,从小没太多机会看到现代产品。第一类接触是在卡通《顽皮豹》(对岸翻《粉红豹》)里看到的,俺深深记得的有两个画面。一是粉红豹乘坐自动手扶梯时,把自己整个身体卷进了电梯的旋转盘里,转了一圈再绕出来的时候,身体成了一格一格的楼梯状;另一个画面是熨斗把粉红豹烫穿了,身体中间一个空心的熨斗形状。

手扶梯

俺从此害怕乘坐手扶梯,看着那不断卷动的铁梯,老害怕自己和粉红豹一样一不小心就卷进去了。即使稍大了以后到城里,在百货大楼里有手扶梯也坚持不坐。

平日自己爬爬楼梯也无伤大牙,但19岁那年第一次出国旅行时可把我害掺了。

记得在欧洲的国际机场入境转机时,我拉着行李站在手扶自动转带上,在转带的尽处,我的“粉红豹情节”突然冒出来,眼看着转盘卷进去,我迟疑了一会,整个人和行李竟栽在一起,接着后面的乘客也像骨牌效应,一个个堆跌上来,搞得机场紧急关闭手扶梯,才把我们跌在一坨的乘客纾解开来。

我红着脸,是罪魁祸首,但其实源头是粉红豹害的,又能说给谁听?即使后来,我经常一人拉着行李闯荡天涯,那次的糗事,成为我一生的印记。


(二)打针

怕打针这件事,对每个孩子都算正常的,但那恐惧感还存留在我这个年龄的人,就比较奇怪了。

今天去打了H1N1疫苗,虽然排了很久的队,但看到针头时,我还是找了很多理由拖到最后一个才打,我家老二竟然比我勇敢,打完针后没吭一声,只说“这药的味道很香”。


打针


我为什么那么害怕打针呢?不知道是不是和小时候爸爸的溺爱有关?爸爸是医生,小时候学校打疫苗,爸爸因为溺爱我们,会照我们的要求给学校开假证明,说我们已接送过疫苗注射了。我发高烧的时候仍拒绝打针,爸爸会彻夜在床头用酒精擦拭我的额头和全身让我退烧。

高中时,我离家住校,一到全校打疫苗的时间,我半天躲在女厕所不敢踏出厕所一步,希望那个时候全世界突然把我遗忘。后来在确定医务人员都离开校园,我才小心翼翼的踏入教室时,当场被全班轰然讥笑的画面仍历历在目。

所以,一路过关斩将,我很多年都不用打针,对打针的恐惧感,仍保留在孩童时期的最初印象。

当然啦,后来为了要为人母,我受了不少皮肉之痛,咬着牙补打了所有我这辈子辛辛苦苦躲掉的针,但不代表,我的恐惧感减少了一些。只是当妈妈了,在孩子面前不能太明显,总不好,送他们去打疫苗,自己躲在厕所里吧。

今晚睡前,听老大含泪的问我:“妈妈,我这辈子还要打多少疫苗”,我回答“那要看你的哮喘是否转好”,他一听到有希望躲掉,就开始说:“妈妈我答应你,我会努力的治疗哮喘,我从今天起,愿意每天让你给我用盐水洗鼻子,甚至愿意吃中药,只要能不再打针,我什么都配合……,我希望我的哮喘在三周内痊愈,我就不用再回去打疫苗了。“

半夜,左手因为施打疫苗肿痛醒来,为了溯源想想我”害怕打针的情结“,想起了我慈爱的父亲,虽然他对我是没有原则的溺爱,但是,那时候我好幸福呀。

想出了原因就愿意把这情节保留一辈子,虽然现在需要保护孩子和家庭,但是原来,我也曾经是个小女孩,也曾经可以任性的撒娇呀。

 

 

 

惠盈金服博客blog.hviyn.com)分享专业心得、记录人生感悟!提供并发布众多所学、所想、所悟以及热门精彩观点,打造信息化领域主流的网络日志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告诉你实话,其实我怕打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