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夏宫雪野

在莫斯科的时候,听说圣彼得堡正在下大雪,连续不停地下了两天两夜。可当我们来到圣彼得堡时,天空虽是依然天低云厚,但却已看不到片雪飞舞。街道显然经过清理,落雪都堆积到车行道与两旁的人行道之间,坐在汽车里观看,宛如一双长长的白雪玉龙,沿街共舞,与车赛奔,无尽蜿蜒。每到十字街口,两条玉龙便会分道扬镳,各奔东西,分别与另一条玉龙相伴同行,共奔前程。数不清过了几个街头,记不清转了多少次弯,更辨不清与车竞驰的,究竟是哪路玉龙,何方神仙。反正前不见龙头,后不见龙尾,只见那龙身通体白鳞,洁净晶莹,匍匐爬行,与车并驾齐驱,始终没拉下半步。正看得热闹,忽然车停,玉龙潜入雪地,不见了踪影,原来到了夏宫。

夏宫

那夏宫乃俄罗斯皇家宫殿,有“俄罗斯的凡尔赛”之誉。三百多米的双层建筑,黄白相间的楼体,圆拱宽敞的窗户,鎏金饰铜的穹顶,在雪地里一矗,那金碧辉煌、富丽堂皇的皇家色彩更加鲜明气派。飞雪飘落穹端、屋顶、窗棂,宛如为金殿披上薄薄的白纱。风拂雪飞,朦胧弥幻,更如纱巾飘扬,为这古老的宫殿增添了几分圣洁、典雅与雍华。落雪如同为大地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白毯,以无限的清新迎接每一位到访的游客。那氛围的隆重,那场面的高雅,如逢贵宾光临。


走进宫园,才知除宫殿外,夏宫还有上下两个御用花园。上花园并不很大,面积不过15公顷,整整齐齐地栽种了几行树。有的树叶已落光了,虬枝蟠杈,光秃秃、黑黝黝的,宛如铁铸钢锻,站在冰天雪地里,傲骨铮铮,迎风凛雪。有的依然苍翠郁绿,枝繁叶茂,毛茸茸、绿幽幽的,修剪得如伞如塔,在雪地里排列擎立,披霜戴雪,生气勃勃。


踩着吱吱的白雪,在上花园里漫步。极目环眺,上花园满园都是皑皑的白雪。新鲜、清洁、松软的雪花散发着湿润的清馨,如海里的波浪,湖里的涟漪,一圈圈在树下泛滥,一层层涌向远丘,将皇家花园装饰成了银色的世界。圣彼得堡位于俄罗斯西北部,纬度很高,冬季的太阳似乎怕冷,总在地平线上徘徊盘旋,始终没升上空中,仅仅在天边映出一条明亮的彩霞。花园里的游客却兴致勃勃,热情洋溢,踏雪、扬雪、看雪、观树、摄影,欢声笑语不断。

夏宫

不知不觉,从上花园走到了下花园。下花园位于夏宫宫殿后,沿斜坡展开,面积至少是上花园的七倍。沿石阶而下,仿佛步入了一个童话王国。梯形石阶之中,参差散布着两百五十多尊大大小小的金色铜雕,有人物、走兽,鱼龙,姿态不一,神情各异,但都形象逼真,惟妙惟肖。白色的雪花洒落在雕像的头上、脸上、肩上、身上,有的雕像甚至被落雪掩埋了半截,看上去恍若被魔法霎时凝住,被冰雪瞬间冻僵了似的。人云,这就是夏宫著名的大瀑布喷泉群。泉源来自上花园的地下泉,泉压借助于地势的自然落差。若在夏季,这里每日水龙冲天,玉珠飞溅,瀑布奔流,金辉银影,蔚为奇观,犹如天上宫阙,蓬莱仙境,人称“俄罗斯艺术之珠”。传说,彼得大帝亲自参与了喷泉的设计,生前每年必来夏宫度夏,当时俄国的许多宫廷舞会、重大庆典都在这里举行。


时值冬令,自然看不到如此人间胜景。大瀑布之下,承载奔流泉水的河渠也结了冰。冰凌挂在渠沿,如刀似戟,森森地泛着寒光。河渠两边,宽阔笔直的道路白雪晶莹,干净得如同从天而降的银河。道旁树木成林,落叶的桦杨枫杉枝丫上凝雪如花,常青的苍松翠柏叶稍头缀雪如纱。朔风旋过,雪花纷飞,扑朔离迷,影影绰绰,仿佛天女散花,更觉江山多娇,分外妖娆,自有一番雪景令人爱慕。史载,圣彼得堡始建于1703年,次年,彼得大帝下令兴建夏宫。300多年来,夏宫始终是俄罗斯和圣彼得堡的骄傲。二战期间,德国法西斯军队将圣彼得堡围困了872天,扬言要在夏宫庆祝胜利。当时圣彼得堡有3200多幢建筑被摧毁,642000多人死于饥饿、严寒与轰炸,硬是没向敌人低头,始终没让侵略者得逞。据说,在这座皇家园林里埋着当时抗德红军先烈的英灵。但茫茫雪野之中,层层白雪之下,我并没有发现陵茔。

夏宫

再往前走,就是芬兰湾,芬兰湾北面就是波罗的海,波罗的海连着北冰洋。海风也许是从北冰洋刮过来的吧,凛冽锋利如刀,冷得脸颊耳朵都疼痛,泪眼婆娑。我素来热爱海洋,喜欢那气势磅礴的蔚蓝、奔放不羁的浪涛和神秘奥妙的深邃,我欣赏大海潇洒自由的精神,也敬佩它那包罗万象的胸怀。可眼前的海湾却冻住了,波澜不惊,千里冰封,无限寂寥,白茫茫的,平静得像片广阔的雪野。纷纷的白雪落在冰封的海面上,将海洋化为平平坦坦的雪原。阵阵的海风扬起雪花,将落雪堆垒得逶迤起伏,如同浪涛一般,又将雪原变幻为雪海。大自然的千变万化,真让人对俄罗斯北国风光的美丽与神奇感叹、留恋、赞美不已。

 

 

惠盈金服博客blog.hviyn.com)分享专业心得、记录人生感悟!提供并发布众多所学、所想、所悟以及热门精彩观点,打造信息化领域主流的网络日志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夏宫雪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