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白桦林

当春天就要来到的时候,忽然下了好几天雪。清晨时走在路上,脚下吱吱嘎嘎的踏着雪地,抬头看,天有些阴沉沉的,压得很低的样子,鸟儿掠过白色的屋顶。于是猛然间想起朴树的那首《白桦林》来了。


第一次听《白桦林》,是在九九年夏天。当时正走在傍晚的街灯下面,一位朋友唱给我听的,并告诉我,是最近新出的歌手写的。我非常惊讶:这调子完全就是一派俄罗斯风味,他是怎么能够写出来的呢?

白桦林

后来买了这盘磁带,开始仔细地听。前奏里的女声伴唱,立刻给人带来雪一般的凉意,仿佛告诉我,在远远的,远远的地方,有什么样的故事要讲了。伴奏里,吉他叮叮咚当地响,仿佛织了张网,整个背景充实而苍凉。长笛透明的声音从高处几次快速地滑下来,像是鸟儿在天空里划出了一条条线。手风琴暗暗地打着节奏。手风琴这种乐器,总是能让人联想到苏俄。那个北方的国家,社会主义的、人民的国家,有过朴实的人民和美丽的故事,不论这些的背后隐藏着什么,不论那个政权后来怎样覆灭,那些在人们心里留下的传说,在历史上已不可更改。


静静的村庄飘着白的雪
阴霾的天空下鸽子飞翔
白桦树刻着那两个名字
他们发誓相爱用尽这一生


这第一段就奠定了整首歌的基调。村庄,积雪,阴天,鸽子,这几个意象在后来的几段中不断重复,勾勒出一幅北方村庄的图画。然后由白桦树开始,引出要讲的故事来了。在那样一个遥远的村庄里,年轻的人们,有着冰雪般纯洁的爱情。这第一段,镜头由远及近,意境极是优美流畅。


有一天战火烧到了家乡
小伙子拿起枪奔赴边疆
心上人你不要为我担心
等着我回来在那片白桦林


也许世事总是如此吧。《约翰·克利斯朵夫》里面说,爱人的得不到人家的爱,被人爱的偏偏不爱人家,彼此相爱的又不得不分离。否则故事怎么演下去呢?难道,还能让他们最后欢欢喜喜地遂了心愿,然后在岁月里由爱生厌么?所以故事里总还是要发生变故的。这是多么残酷而美的变故。


天空依然阴霾依然有鸽子在飞翔
谁来证明那些没有墓碑的爱情和生命?
雪依然在下 那村庄依然安详
年轻的人们消失在白桦林


这一段副歌是整首歌里最美的部分。旋律跌宕起伏,和歌词的配合天衣无缝。“天”字唱出来的时候,不轻也不重,似乎有试探的意味,恰到好处地描绘了天空的阴霾。在小伙子走后,景物依旧,天空,鸽子,村庄,白桦林,一切依旧,只是,物虽在而人已非。依然是安宁,无边的安宁。可在这无边的安宁下面却波涛暗涌,冥冥中预示着不幸的未来。谁来证明那些没有墓碑的爱情和生命?在这小小的村庄里洒下的眼泪,在历史书中是绝对找不到的,到哪里去找这“证明”呢?便只有一些善感的人们,来将它们写成歌,不断传唱。“证明”二字,放在这里原是极妙的。


噩耗声传来在那个午后
心上人战死在远方沙场
她默默来到那片白桦林
望眼欲穿地每天守在那里
她说他只是迷失在远方
他一定会来 来这片白桦林


不管她放声哭,一切都只是默默的。这本来也是个默默的安详的故事,写一些默默的平凡的人。她怎么也不愿意相信爱人已经永远地离开,她不肯承认这个事实,“她说他只是迷失在远方”,这句话,深情若斯。当一个人固执地去爱的时候,很多时候是逃避现实的。她潜意识里已经知道是真的了,可是还是很镇静很顽强地告诉自己和别人,不是真的,真的不是真的呀。


冥冥中注定的事情终于发生之后,前面的副歌再次重复。依然是厚厚的积雪,依然是鸽子,依然是安详的村庄和阴霾的天空,这第三次重复和前二次又有不同。物在,人已不在。这时候,人已经像一粒沙子一样,就这么淹没在战争的泥石流里,从此,只活在爱人的心中了。


长长的路呀就要到尽头
那姑娘已经是白发苍苍
她时常听他在枕边呼唤
来吧 亲爱的 来这片白桦林
在死的时候她喃喃地说
我来了 等着我 在那片白桦林


故事里面,歌里面,爱情似乎总是至死不渝的吧。现在生活中的我们,也的确需要这样一些美好的神话。一世的时间,以生命作为砝码,无疑更能动人心弦。但是在我看来,这首歌里面最弱的就是这一段。虽然说的是那样坚贞的情感,却有意尽的感觉,回味比前几段少了很多。尽管如此,这段从结构上说还是必不可少的,就像所有的故事都需要个结局一样。

歌

唱罢这一段,最初的前奏再现,女声高高的吊起,诉说着无限悲伤和缠绵的爱情,还是当初的天空,飘着雪花,鸽子继续在空中飞翔,一切都和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然后音乐渐弱,终于消逝了。


这首歌几乎跨越两个八度,但是听起来根本不见高。记得苏芮唱的《是否》,在高潮处震人心魄地跳了上去,那句“我不在乎”,是怎样彻骨的爱,怎样压倒一切的孤独和悲伤,又是怎样的哀矜和骄傲!可在这首《白桦林》里,同样写的是爱情,一切却都含蓄在一片宁静当中,就是生死离别的悲伤,也没有高亢的情绪,都是那样沉默的,如同流年的声音


那是怎样纯真的爱情。还记得张爱玲的话:“生在这世间,没有一样感情不是千疮百孔的。”我不得不认为她说的有道理,而且从美学角度上说,也更有深度一些。真正的悲剧是没有大奸巨恶的,也没有天灾,只是人性使然,使之不可逃避。可是,我们又怎么能够不歌唱那些纯真呢?便只让那大雪,将大地上这些黑的黄的红的绿的统统盖住,只余下一片洁白,让我们象少年时代一样,流下两行晶莹的泪水吧。让我们固执而顽强地相信着,这样纯洁、真诚而且持久的爱情是存在的,真的是存在的,就像姑娘心上的人儿,依然在远方流浪。


当我在歌声里写完这篇评论的时候,已是很深的夜了。熄了灯,挑开百叶窗向外面望了望,这是多么白净的雪啊。在雪中一座座小白房子,尖尖的房顶铺满了雪,安宁得连狗都不见叫一声,还真有些像歌中那寂静的小村庄。

 

 

惠盈金服博客blog.hviyn.com)分享专业心得、记录人生感悟!提供并发布众多所学、所想、所悟以及热门精彩观点,打造信息化领域主流的网络日志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白桦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