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天大


一直想回去看一看天大的树,天大的花。


初到天津,是不相信天津还有春天的。且不说湖面上的冻冰,单是风沙的肆虐,也足以打消所有的浮想联翩了。直到看到了天大的花,天大的树。
天大

最早的时候,是大一那年去东阶上课。春天的天津,虽然艳阳高照,出的门去,依然是寒风刺骨。天津的第一年里,明白了什么叫寒风凛冽,什么叫春意料峭。小学时常用在作文里的词组,都突然间现身说法。好几次早上起来,窗外阳光普照大地,树梢纹丝不动。俨然是个好天气。于是欣欣然出门,想感受冬日里难得的阳光。毫无例外的,每次都被冻得灰头土脸,仓惶而归。三番五次之后,再也不相信吹面不寒杨柳风,对天津的春天,也再没有了往日的幻想。

那一天也是在东阶上课,因为是大课,加上东西阶的暖气向来很足,很多时候,悠悠然的听课,轻轻松松的聊天,遇到去得晚,没有好邻座的时候,便是小睡一把。这样的舒服,愈发使下课出门那一刻显得残酷。通常是几个人抖抖索索的,互相依靠着,在人流的涌动下勉勉强强迈下台阶。头自然是低着的,怕寒风费尽心机的往领口里钻。莫说东阶外本就萧条,即是满目的美景,怕也没有半点的心情。可是,那天刚走出东阶,感觉什么地方不太一样,一抬眼,却是东阶门前侧首零落的枝条间几点鲜红,没有绿叶,没有簇拥着的热
闹,甚至都不知道是什么花。可是它就那样高高兴兴的呆在那里,仿佛是冬日里吃着冰糖葫芦的孩童脸上的微笑,平白的使人欣喜几分。原来,天大也有春色的。

后来是青年湖边的柳树。

西湖的柳浪闻莺,我听说已久,却从来未曾看过,想来也和青年湖边柳树差不多吧。那里是经常路过的地方,尤其是上下课的时候,人山人海,毫不喧闹。初春的时节,柳树先发嫩芽。近处是几乎看不到什么绿色的,只有远远望着的时候,能感觉得出那一层新绿。顺
着青年湖岸边一路看去,才明白为何有“柳幕堆烟”的说法。就是那淡得看不见的绿,透露着嫩黄的颜色,风过去,柳幕轻扬。最妙是仲春时节,柳叶都发了起来,颜色由嫩黄而专翠绿,风也柔和了许多,青年湖边的台阶,便是晨读最好的地方。有时,还能看见不知名的鸟儿在湖上盘旋,欣赏湖水映出来的矫健的身姿。到了夏天,那里又是聊天的好地方。尤其是傍晚间,几个人抱个西瓜,边吃边聊。有微风轻送,有柳浪起伏,有活动中心的霓虹灯光影在水波间荡漾,晚些的时候, 还会有笛声从湖的另一端传来,当真惬意得很。


说到花,自然不能错过天大的春海棠。
天大

最灿烂的,该是北洋书店门前的了。每到四五月间,便是一树一树的花开。都是粉红色的那种。可惜花期很短,刚刚还是满树的花骨朵,乍一开花,是极致的灿烂绚丽,四五天后,便是落花满地,随风飘摇。偏偏总赶上五一前后开花,正是忙忙碌碌出去旅游的季节,一不留神便错过了它。也只有大二那一年,才赶上一次。也许是因为校园里突然间安静下来,没有了往日里匆匆忙忙的赶路,才得以在天大不慌不忙的散步。原来在十一楼后面的破破落落的院落里,也有好几株的。许是阳光没有那么足吧,总能败得晚一点。听说北洋书店已经拆了,不知那几株海棠是否安在。

比起春海棠的绚丽,合欢花仿佛显得寥落些,却是我钟爱的花。记得不错的话,自动化系楼前的那一株该是大的了,再有就是45斋和35斋中间的两株。一株在靠近学二食堂方向,另一株离草坪很近。都很小,不过两三米高的样子。那一带,从上大学起,一直荒到毕业,除了裸露的土地,便是放得乱七八糟的自行车。唯有的两株合欢树,也只能遥遥相望。开花的时候正是夏天,正午间,叶子都卷着,花儿的红色也显得漠然。天色晚些的时候,叶子伸开了,花儿也如羽扇般张开。一树的小扇子,在风中摇曳着,仿佛演奏着的霓裳羽衣曲。一直毕业之后,才发现气象台道上,两边都是一树一树的合欢花。曾经微雨后和朋友沿着街道一路骑车下去,虽然是合欢枝枝绽放,却丝毫没有花海的感觉,也不显得喧闹,倒更见的合欢的空灵了。


爱晚湖的荷花


起初到天大的时候,一直以为只有三个湖。青年湖的小白楼,敬业湖的英语桥,向来人声鼎沸。友谊湖仿佛不属于我们似的,靠近留学生宿舍,是去的少的地方。直到后来才发现沿着湖边的台阶,原来有近水亭台的,是落日映辉的好地方。只有爱晚湖,默默无闻的。


与友谊湖一桥之隔,一不小心,都以为是友谊湖的另一半。而且地处偏僻,在天大工会后面。连名字都显得与众不同。天大是工科院校,多的是北方的朴实直率。说起来整个格局建筑风格都是方方正正,连敬业湖都是标准的长方形。倒是映了图书馆里那幅巍巍学府的字联。曲径通幽,旖旎婀娜是少见的。唯有的王学仲艺术馆,躲在敬业道和求实路的角落,有流水亭台,却更见的人工的痕迹,与天大的风格不甚相宜。倒是这爱晚湖,多了几分委婉和秀气。

天大

晚湖断然不是天大的风光去处。那里虽然也有柳树,却不同于青年湖边的柳树,随风清扬,意气风发,有的是激情澎湃,满是“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的志气。爱晚湖该是柔风轻拂,柳丝弄水,多的是“惜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的淡淡的思绪和留恋。爱晚湖边,有依稀可辩的小径,许是地处偏僻,无暇管理,加上一段没膝深的断壁残垣,倒见得浑然天成。小径通往荷叶从方向,一路走过去,踩在泥土和落叶上,几乎要有吱吱呀呀的声音,不象敬业湖的亭台,是砌的整整齐齐的台阶,规规矩矩的亭台,还设有石桌石椅。可是六七月间,爱晚湖确是最好的所在。一眼望去,荷花沿着小桥,铺将开来。远处,仍是一泓湖水,对岸,是柳树轻飘。接天荷叶无穷碧是谈不上的,没有密密匝匝的那种排场和张扬。不时地,还能看到荷叶间的波光粼粼。花开时节,更多的是含苞未放的花骨朵,点缀着几株盛开的荷花。都是淡淡的粉色荷花,亭亭玉立在湖面上,疏落有致,别有一番情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