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论小说写作

小说写作,应该是艺术的一种。

电影英雄最后说的几句话,比如,杀的最高境界就是不杀。这句话很搞笑,却是真理,属于赤裸裸的真理类型。不过这并不是英雄剧本编写人的功劳,因为那个剧本编写人基本是个弱智,即使不是弱智,也是白痴。但弱智白痴也可以有读书的爱好,而且越是白痴,越是弱智的人,因为对自己没信心,就越喜欢读很有层次的作品。


论小说写作
这最有层次的,莫过于老子了。大音希声,等等。不过,稍微对生活中的事情思考一下,就会发现老子孙子之类的道理,生活中随处可见。文明虽然在进步,对人本身人与人关系的思考,却似乎没有什么进步。

这里有一个很浅显的道理,是很多人讲过的。我将之拿出来,顺便对一些流行作品进行衡量,以定它们的层次。我不是文科出身的人,但向来不将古今中外搞文科的人放在眼里,王朔所谓无知者无畏,这句话用来形容我是最合适不过了。

小说写作,其实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这一点,和其他艺术一样。这个道理很浅显,很多人都是知道的,我相信。比如王朔这个小混混,就曾经说过这样的话,将某某某扔到什么苦地方,估计能写出一部红楼梦。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可以想象出他满脸横肉油光闪闪的得意神情。每次想起这句话的时候,我都对那些写出传世名篇的作家充满了深厚的同情,就如同看到那些死去的矿工。在我的眼里,越是伟大的作家,越是接近那些默默死去的矿工。

这样的人,大家的名字都是再熟悉不过了。比如鲁迅,卡夫卡。在下面的文字里,我更乐意称呼鲁迅为矿工甲,卡夫卡为矿工乙。或者,如果兴致来了,也可以称呼凡高为矿工丙。

论小说写作
之所以想写这篇文字,是因为无意中重看了一遍狂人日记。

上次看狂人的时候,应该是念初中,或是念小学?看狂人的时候,想起了很多人,甚至想起了普度杀人事件。然后想写一篇文字,说说社会上一个潜在的群体。还没开始写,就想起了王朔的话,想起了社会上的一批象他那样的家伙,想到他们的得意,就有点受不了。

人活在世上,食色二字。因二字的不同程度的满足,诞生出很多写小说的素材。人,作为一种高级动物,每天除了吃饭拉矢放屁之外,很神奇的,还有一种精神需要。这种需要拿出来贩卖的时候,名之为艺术。

天之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岂心志。这句话应该是不错的。一个作家的人生轨迹,决定了他艺术创作的上限。比如毕加索,这个不知所谓的混混。即使全世界将他的作品奉若珍宝,我依然将他看的狗粪不值。

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在其活着的时候,必然是接近生不如死的状态的。也许物质上还过得去,但是他的作品里,一定很强烈的体现出备受煎熬的状态。这一点,可以很轻易的从众多艺术作品中表现出来。除了上面的矿工甲乙丙,还有很多很多,数不胜数。

就我个人的理解,真正的艺术,都需要一种近似癫狂状态。当然,就如古董可以冒充,这种癫狂也可以冒充。我不是很了解毕加索,但是看它的画,我看不到任何扭曲和歇斯底里,只看到不知所谓。如果这世上的人都和我一样,他的作品可能卖不到一分钱。

但是,这小毕,我相信他,一定可以和王朔一样,在适当的时候,画出渴望一样的作品。简而言之,在艺术家群里,有一批人,对如何成名有着天生的无比灵敏的嗅觉。如同那些股神之流,天生血液里就流淌着钱的气息。

为那些真正的矿工们悲哀,因为他们在有生之年,必然是非常不快乐的。

言归正传,再看那些小说电影音乐绘画,以艺术的名义,他们都在干什么。比如余华的活着,我以前刚看到的时候,就没看下去,我的人文修养,还只到欣赏武侠文学铁路文学的层次,所以,对于这些悲天悯人的作品,我都充满了敬畏。

然后,如同那个浑身浊臭的周星星同学所说,不是一只苍蝇,而是一群,围着你嗡嗡嗡。于是我明白了,即使这些矿工用自己的血书写一段记忆,在那些幸福着的人们看来,不过是让他们享受快感之余,再享受一下催泪弹的甜蜜。

你明白我在说什么了吗?不明白吧。这就对了,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作为一个自言自语的叙述者,在我出生的一刻起,就注定我这一辈子,生命之中不会有飓风降临。

 

 

惠盈金服博客blog.hviyn.com)分享专业心得、记录人生感悟!提供并发布众多所学、所想、所悟以及热门精彩观点,打造信息化领域主流的网络日志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论小说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