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刘小改嫌恶的前半生

刘小改说小不小,眼瞅着就奔四去了,偏生命里孤蹇,至今未能得享天伦。赶上不用上工的时候,他揣一把乌泱泱的茶壶就去泡茶铺。这个名叫普舍的小镇不大——用刘小改的话来说“比不上我媳妇儿的屁股蛋大”——两条鱼龙混杂的街道,丁字口交汇处突兀地耸立着一座年久失修的危楼“高古楼”。茶铺偏于高古楼下一隅。

茶

当然,象刘小改这样不世出的雅人,又怎肯同流合污地叫它高古楼呢?他惯于轻啜一口茶,慢条斯理地跟他的茶友道:“这楼啊,乃建于明嘉靖元年,号‘扶元阁’,别名‘聚奎楼’,嘉靖二年,普舍的陈表就高中进士,曾官至浙江道监察御史,后又调任钦差大臣,被贬还乡之后又与杨慎结为至交好友,兴办州学,响当当滇中第一名士也。这杨慎你们知道是谁吧?《三国演义》开篇‘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正是他的大作,可惜天下人只知罗贯中,不识杨慎啊!”


“吹你的牛!”茶友们哄堂大笑,不再搭理刘小改,打麻将的继续打麻将,下象棋的继续下象棋,拉胡琴的继续拉胡琴,崴花灯的继续崴花灯。刘小改无可奈何地再啜一口茶,叹道:“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晌午,日头的余热焐得人醉酒一般。刘小改开了口子的皮鞋偶尔灌进一丝风,酥酥地象挠着心尖,他眼睛一眯,多久没碰媳妇儿那又白又肉的身子了?他伸手挠一下裤裆,被隔壁坐的纳连贵看在眼里,“咦?刘小改想女人了嘿。”

朋友

胡琴声停了下来,唱《包二接姐姐》的一口气吊在那儿,上也不是,下也不是;碰红中的手里拿着两张红中迟迟没打出去;别着马腿的却已跳将过去。众人视线都落在凑着乌糟糟壶嘴喝茶的刘小改身上,他不紧不慢地放下茶壶,“想当年,我刘小改也是享过齐人之福的!”

(未完待续)


惠盈金服博客blog.hviyn.com)分享专业心得、记录人生感悟!提供并发布众多所学、所想、所悟以及热门精彩观点,打造信息化领域主流的网络日志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刘小改嫌恶的前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