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旧作:流泪的迎春花

早上,经过广场,突然看见花池里黄黄的迎春花不知什么时候悄悄地开了。“就是在这个时节了。”我对自己说。

十一年前,也是迎春花开的时节,这是我永远都不会记错的。有时我会搞错自己的手机号码,所以有人问我时,我不得不对着名片念给他听,但这件事绝没有搞错的可能。清楚地记得,也是这样的一个早晨,也是经过这广场,也是黄黄的迎春花。不同的是,当时趁着没人注意,我采摘了一束,其实我是“蓄谋”的,虽然算不上“已久”,我包里的小瓶装老白干的酒瓶是绝好的“物证”。


迎春花
在这之前的一天,朋友打电话转告我“小杜”的妈妈的话,“大家有时间的话,可以多去陪陪小杜。”顿了一下儿,“他的时间不多了。”这是朋友加的注释,其实对我来说完全是多余的。我挂了电话,连再多说一个字的心情都没有了。

不是同事小张喊我下班,真不知道自己会坐到几时。什么也不做,什么也没想,就那么一动不动地坐着,直到小张把手伸到我眼前晃来晃去,才发现办公室里已经空了。“发什么呆啊,又失恋了?”平时关系都不错,玩笑开惯了。这要搁平时,我少不了和她斗几句嘴。可这回,我什么也没说, 站起身,径直朝门口走, 扔下一头雾水的小张。

第二天一早,我来到了广场边的花池旁,摘了一束迎春花,骑着自行车来到总医院。小杜的病房我是来过的,一进病房,先见到小杜的母亲,彼此笑了笑,笑得有些僵硬,算是打过了招呼。

此时,躺在病床上的小杜正在闭目养神,长期与病魔的斗争,已经使得本是健壮的身躯变得非常消廋了,脸上尤其明显。小杜的母亲凑到他的耳边轻轻地说,“小蓬看你来了。”小杜慢慢地睁开眼睛,用目光扫了一下床旁的凳子,我会意地坐下,掏出那束迎春花,递给他,小杜双手握着花束,凑近鼻子用力吸气,是那样的投入,我知道那是对人生美好的眷恋与不舍。他笑了笑,把花递给我,我也闻了闻,然后又掏出酒瓶,将花插进瓶子,轻轻地放到床边的桌子上。


病友


我对小杜说了些朋友之间的一些新闻,又提起了谁还欠一顿酒没有请,我转告他那位朋友的话,等小杜好些了,我们一起去。然后又说些多保重,好好养病之类的话,就离开了。

得知小杜走了的消息,还是从前面那位打电话的朋友那里。小杜走的时候,他正好在场,后来他告诉我,小杜临走前,好像想说什么,那么一口气没有上来,就走了。

出殡的那天,小杜单位的人,还有他父亲单位的人,再有就是我们这些同学们。这景象不禁令我想起当年小杜结婚时的情景,好像也是这帮同样的人,出发的地方也是在小杜父母家。我们这帮同学简直就是原班人马。可是去得地方却截然不同,人们的心情也是天壤之别。
和小杜告别的时候,我再也忍不住了,号啕大哭,我口中也没有什么词,只是一个劲的痛哭,眼泪模糊了我的眼睛,这回是真得疼了。
  
眼睁睁看着小杜被推进熊熊燃烧的火中,作为他的好友却无能为力,只能袖手旁观。那种疼,那份痛,若不是亲身经历,说什么也不会有人懂。
  
后来,我不止一次地想,小杜临走前到底想说什么呢?
  
适逢十年又一,追忆好友“小杜”志强,夜不能寐。生离死别之情,如心中的迎春,时常绽放,滋生蔓延,直至淹没其中。吟诗两首,情长纸短,难诉笔端。个中滋味,几人能懂?

 

 

 

惠盈金服博客blog.hviyn.com)分享专业心得、记录人生感悟!提供并发布众多所学、所想、所悟以及热门精彩观点,打造信息化领域主流的网络日志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旧作:流泪的迎春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