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老北京的记忆随笔

近几日,在家看了几部有关北京往事的影像,非常喜爱,令我这个南方人对于北边的文化兴趣也是愈来愈浓。其实,老早以前我就开始钟情于北京特色的文化了,无论它只存在于记忆中或是在现实里的。虽然只去过北京那么两次,而且都很急促,每次也只呆个几天而已。但还是忍不住要来持笔,来涂上一段北京韵味的画色。南方人写北方,自然是有些木纳,随笔而已。

对于白菜文化,确实跟我们那边不一样,就是两个世界。90年代前的北京人,在冬季来临前会大量储存白菜,这实在是另我吃惊不小。这不是一般的储存,买个10斤20斤,而是拉着平板车上的数百斤白菜回家过冬了,确实有意思。对于这么庞大的数量,不知道南方人要吃上多少年,实在是不敢想象。住四合院的,堆菜有地方,满院子都是,我们便可以称它为白菜四合院了;住楼房的,他们也有招,在楼梯上垒着,一边是过道,一边是白菜山,风景也颇为奇特。

四合院

 

其实我们那里也会储寸些食物来过冬,风鸡蜡肉什么的,无非是些小东西,就那么几串,在墙头楼道里挂着。有条件的,就再腌些咸蹄膀,过年之时也好上一锅腌哆鲜。北京人过冬的白菜价格很便宜,3分钱一斤,主要是政府贴钱在上面。买那么多白菜也就十几元钱,一个人每月薪水的一半也不到,能够一家人过一个冬天了。很难想象,他们是如何消化这么多白菜的,影像里也没多少介绍,可能他们做白菜时,会有很多种吃法来享受着这些美味,自然里面的文化也大了去了。

看到北京的人名和店名可以倒着写,甚觉有趣,想必也是早已和国际接轨了。一家做肚子的菜馆,起名曰“爆肚冯”,一位爱好碎片收藏的主“片儿白”,还有什么“小肠陈”,确实带着浓郁的北京文化。这位冯老爷是家传的做菜手法,历尽百年,只是解放后就慢慢的不能再做生意营生,进了工厂上班去了。

 

80年代,有人愿意出资请冯爷出山,在经历过那么数十年政治的风风雨雨后,老爷子居然不敢重启祖上留下的这门手艺,只想安安稳稳过日子。在看到人家老字号开始日进斗金,心也就开始动了,“爆肚冯”又开始演绎它的传奇历史了。“片儿白”是位白姓收藏家,以前就看到过有关他的报道,只不过这次又经历了一回。收藏碎瓷破瓦,不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能做的事,这也只能是那么些有眼光,好这一口的人喜好的。哪里在休整马路,哪里在开发土地,这么一拨人就会出现在那里了。他们穿着打扮几乎临近于乞丐,却又能大方地掏出大把银子,来买下那些我们眼里所不为的东西。

 

这位“片儿白”如今居然也能开办了自己的收藏博物馆,虽说不大,在那么一条胡同里,却也能有着数万件见证历史的碎瓷破瓦,来给参观之人叙述着当年的历史,这里面也不乏有着元青花,明青花的精品,虽说只是残缺而已。


瓷器


老北京人的早点也是和我们那地方也有着很大的区别。无论以前还是现今,这早饭在同一个地方都是差不多的。我们在家一般就吃些泡饭,有条件的就去吃王兴记的馄饨小笼或是功德林的素面了,小资生活就是称呼其为“吃点心”。在“林家铺子”里,有着这么一个场景,林老板为了稳住上门来催债的上海客,到了第二天早上,特地让活计准备好点心来款待他,其实也就是几两小笼。而老北京人好的就是豆汁配焦圈、包子配炒肝了。看着主持人咧着嘴喝了口豆汁,估计不是很上口,而且直呼酸。而店老板称这就是流传数百年的北京早点,说是老北京人就好这一口,习惯于吃这个,这豆汁对身体也很有益。看这店堂里也坐着些许年轻人,看来这原汁原味老北京地道的早点也大有人客了。

对于极具北京特色的四合院和胡同,我也喜好不已,也很想这么涂丫几笔,只是非常欠缺这方面的文化底韵,日后再去钻研了。

 

 

惠盈金服博客blog.hviyn.com)分享专业心得、记录人生感悟!提供并发布众多所学、所想、所悟以及热门精彩观点,打造信息化领域主流的网络日志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盈金服-盈小惠博客 » 老北京的记忆随笔